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上之以为神,下之以为形

    夜正静好,宿舍内的灯都熄了,只有窗外的天光透过了一层薄薄的窗帘,浅浅的浸入,朦胧、暗淡,却安静的如水——就像是深山里,无声无息的流淌出来的清冽而幽静的山泉,自然而然的有着一种清雅的品杏。风尘已静罢了,躺着,一如往日一般,和含沙出神交流。二人便坐在宿舍之内,风尘就坐在床上,却看不见自己的身体。他已经见怪不怪,当出神之后,看不见自己的身体,便如自己无法看到自己的后背……

    “今儿早上跑步,有不小的启发……”风尘说,“我当时一静,剔除杂念杂思,跑完后竟不觉如何的累,跑时……”

    他很细致的,讲自己早起那最后一千米的状态。

    含沙认真听取,便是一些无法言喻,只可意会的东西,也自然而然的“听”到了,琢磨了一番,才说道:“你入了静,心静,身动。也就是说,大脑减少了对氧气的需求,而这一部分氧气,作用在了身体上,这是一!”

    一氧气分配变化,供脑—供身+

    一行字在二人之间显示出来。

    这一行字,无论是从风尘的角度看,还是从含沙的角度看,都是从左往右排列的,是正的,很是神奇。

    “第二点,你的奔跑动作……”

    风尘那最后的一千米,心静之后,抛开了后天的束缚,一应运动由身体来进行计算、衡量,于是动作便显得颇为诡异,像是一只在水面奔跑的蜥蜴……当然,实际上还有少许的不同,毕竟风尘是人,不是蜥蜴。含沙将他跑的样子显示在二人中间,方便二人直观的观察。风尘跑的时候,含沙就蹲在他的肩膀上,它清楚风尘的动作,更甚于风尘自己——于是便反给风尘讲解,以动态图进行演示……

    “动作很合理,你详细观察一下这里、这里、这里……”含沙详细的指点了几个关键点,让风尘去看。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些东西风尘并不清楚,但经过含沙一指点,再一看,却通透了。

    “你跑的时候,臀部,确切的说是骨盆,是在做圆周运动,看,一个完美的圆……”

    图像上跑动的人影屁股上多了两个点,连接出两个圆。

    很圆。

    “你在向前迈步时,大腿会向外侧画弧,这个动作会最大限度的减少关节摩擦,这个向外撇一下的动作看着有些怪。但同时,你的小腿却是内收的……通过演示不难看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让你身体的一部分肌肉得到休息。”

    “你每一次迈步的动作,都是一部分肌肉放松、休息,另一部分肌肉用力,就像是轮班倒一样……”

    “……”

    一直等含沙讲完,风尘才道:“我这么厉害?”

    含沙笑:“也许练一练,你能破百米纪录……”

    “我打算在这个基础上更深一步……”风尘讲道:“假如大脑能空余出更多的气运行身体呢?或者是身体空余出更多的气用于大脑呢?”

    那,会产生怎样的结果?

    真令人期待。

    “主动控制气的分配?”

    含沙听的眼睛一亮。

    风尘道:“对,不止是氧气,似乎营卫之气也可以试一试……”

    “今日就到这里吧……”

    二人的交流结束。

    一觉到天明,梅雪如约而至——她穿了一身宽松的粉色条纹运动服,戴着一顶鸭舌帽,将头发都遮挡了起来,就站在宿舍楼下。风尘听到手机铃声,一看是梅雪,就接了一下电话,快步下楼。天气很早,也很冷,但却正是跑步的时候——这时候的路上都很安静,行人三三两两的形单影只,可以任由驰骋的撒欢。

    梅雪压一下帽檐:“怎么样?认不认得出来?”

    风尘道:“像明星的人多了去了。只要你不刻意打扮,戴上墨镜,到了大街上死不承认别人也不敢肯定啊……除非你是让狗仔队从家里一路跟拍出来的……”

    “也是哦!”

    梅雪瞬间放心。

    至于说是狗仔队从家里跟拍一路到这里……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好伐?要是有这本事,这些狗仔队早就被国家强征了。这么溜的跟踪、隐蔽技术,可以骗过国家的最强安保,做狗仔岂不是可惜?军情部门才是他们的家啊。这种人才,怎么可以做狗仔?人才怎么能够这么浪费?

    梅雪道:“这地方你熟,你领路吧。”风尘便静下心来,彻底安静,便像是那一千米一样的安静——

    只是他没有如同昨日那么快,只是用梅雪熟悉的速度引导梅雪跟着自己……

    这一片风尘自然熟悉,但当静下之后,熟悉与否已经不重要了。

    人接近了那种静,便不会有诸多的杂念汹涌,心灵平和的像是一汪清泉,不起丝毫的褶皱、波澜。

    他跑步的时候,臀部自然的做圆周运动,一个顺时针,一个逆时针,截然相反却和谐统一;腿部的动作一收一放,幅度很小,却依然是那种自然而完美的运动方式——他可以如同运动员那样奔跑,却不会如同运动员一般容易受伤。猎豹、羚羊驰骋在荒野,谁又听过猎豹的肌肉拉伤,羚羊的关节劳损的?风尘的心中,自然而然的泛起了念头,但这一丝念头一眨眼,就被他掐灭了。

    二人也不说话,只是跑……五千米到了尽头,风尘自然便停下来。人也从那种静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呀,一日不见,你这是要飞啊……都不带喘粗气的!”梅雪啧啧称奇,忽而想到了什么,取出一块表来,在风尘眼前晃一晃:“测个百米怎么样?”

    “测百米?”风尘看她连秒表都拿来了,这显然是早有婴谋的……

    “对啊,看你跑的挺快的……”

    梅雪的兴致盎然。

    昨天看了风尘最后那一千米的一骑绝尘,可是让她惊艳了一下,不测一测怎么能满足她的好奇心呢?

    “那,好吧……”

    “那儿有跑道,我给你卡表,你听见滴的一声就跑……”

    ……

    二人距离跑道也不过五十多米,说话的功夫就过去了。梅雪让风尘在起点等候,自己则是跑到了终点的位置,喊了一声“预备”让风尘做好准备。风尘深吸了一口气,蹲下身来,做出一个正规的起跑动作,只是总感觉这个动作有哪里不合适,不舒服。他静下来,只等着“滴”的一声……

    “滴!”

    声音的传播速度是三百四十米每秒,于是声音从终点到风尘的耳中,经过了大概三分之一妙……

    风尘启动了,整个人在一瞬间的动作就像是从一粒种子生长、发芽,迅速的野蛮生长,霸占了梅雪的视野——就像是离弦之箭一样窜出,他的一双腿快速、韵律,动作中有一种速度的美感!

    他的双腿运动时,从前面看去,臀部和大腿有一种向着两侧扩张然后收缩的韵律,竟然就像是在呼吸一样。他的膝盖、脚在运动的时候,似乎画出了一个一个大小不一的圆圈,小的如同乒乓球大小,大的则如同碗口……

    只是一晃神,便感觉到一阵风。嗡的一下……像是一辆车从身边疾驰而过,那风竟然有一种轻微的吸扯之力,要将人吸过去。

    手指下意识的按在了秒表上——时间停止。梅雪的表情也停滞了……

    十秒一一。

    这绝对是中国的飞人,这绝对……野生的啊!梅雪停滞的表情再次鲜活起来,看风尘的眼神都变了。

    中国百米的最高纪录是多少?

    九秒九!

    而风尘的成绩是多少?

    由于梅雪是在终点发令,是应该减去声音传播的时间的。当声音传到风尘的耳中,就已经过了三分之一秒左右了。所以这个十秒一一还需要减上那么三十多的,那就是九秒八左右,这绝对是中国跑的最快的人,没有之一,即便是放在世界上,也属于凤毛麟角的存在——梅雪不认为自己的秒表不准!

    她的表是专业的!专业的!专业的!这么重要的话,一定要说三遍……

    “你知道你跑多快?”

    梅雪问风尘。

    风尘道:“不知道。”

    “你破纪录了!”

    “啥?”

    “国家记录……别怀疑我的表,我的表肯定没问题。哎,你说你明明可以靠体力吃饭,为什么非要秀智商呢?”

    风尘简直颠覆了梅雪对科学家的印象——难道不应该都是张天野那小子那样的么?跑个一千米都累瘫的渣渣……

    “哦……”

    “为了庆祝这一伟大的时刻,我们是不是应该大吃一顿?”明星里梅雪显然是最没有偶像包袱的一个,说是“大吃”就真的大吃,经纪人都不敢管着,说要节食神马的……于是,二人就下了馆子,在包厢里点了一桌子的菜。梅雪取出手机,“等等,我把小叶子也叫过来,我再叫几个朋友……”

    “大清早的,这合适吗?”风尘有些无语。“合适,放心吧。咱们吃饱喝足了精神好,然后再去工作……”

    “……”

    风尘还能说什么?只是由着梅雪来安排了。能看得出来,梅雪的兴致是很高的,只是不多时,张天野以及梅雪说的几个朋友就都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