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与跑步之中见真意

    气流经过嗓子眼时干燥而炽烈,像极了沙漠中的风。肺叶就像是一台漏气的风箱,呼哧呼哧的湍喘……

    上一次经历这种痛苦、干呕、难以忍受的时候,还是在初升高的体测,在那之后便从未体味过了。

    风尘呼吸的急,气也喘的湍急,他并非体力上不如美雪,只是因为不会跑——

    跑,是一门学问。

    短跑、长跑、中途跑……都是一种经验,一种总结。不是一次又一次的训练、揣摩,纵然是告知其中的诀窍,也是无法掌握的。梅雪却还能开口说话,并且只是略微显得有些气喘,声音并不虚弱,也连贯,她问:“风尘,你能不能坚持啊?”她问了一句,还特意放慢了一些速度,这让风尘轻松了许多。一慢下来,他的双腿、呼吸、心跳都得以轻松,竟是变得平和了几分,风尘回道:“还行。”

    又跑了一段,梅雪压着速度,慢下来后,她的呼吸同样在恢复。梅雪道:“你体力不差,耐力也还行,就是没有长跑的习惯!”

    事实也的确如此。

    “嗯,跑五千米这还是第一次……”风尘点头,他的呼吸已经匀称。

    他逆反先天,成就婴孩儿,却要比常人更善调整自己的身体。

    无论是身体的内在,还是外在。

    梅雪笑一下,说:“你可比张天野那个小子强多了……我也试着带他跑过,就拉了一下他的极限,五千米跑了一千米,人都瘫了。”她一边跑,一边讲,“你是不知道,当时可吓了我一跳,那小子躺在地上,脸叫一个白,都白的发绿了,嘴里还吐白沫……”

    风尘心说:“这是给人拉瘫了啊……”口中道:“不会吧,这么严重……”

    “他虚……”

    梅雪的这个评价,估计要是张天野听了,一定要跟她拼命。

    “我呢,每天早起跑一个五公里,已经是一个习惯了。小那会儿就住在军属大院里,一出门见到的就是当兵的训练,早上没睁眼呢,听到的就是起床号……从小,就是这样。起床号响了,就起床,士兵训练,我也跟着练。他们跑五公里,我也跟着跑五公里。他们四百米障碍,我也四百米障碍……你知道我当年可是有一个很厉害的绰号的……”

    忆往昔,梅雪眉飞色舞,兴致盎然——那显然是一段足以让人回味美好的青春,是儿时最为快乐的一段岁月。

    “什么绰号?”

    梅雪恶行恶像的亮了一下自己的小虎牙,哼哼一声,说:“新兵杀手,你怕不怕?”

    风尘:“啊?”

    “五千米跑,我的速度在男兵里面都是优秀级别的。所以,新兵的时候,那些班长啊连长之类的,总会拿我和他们那些新兵蛋子比较……丢脸,真丢脸,连个女生都比不上,人家比你们小,跑的还比你们快,今儿谁要是跑的比那位女生慢,早饭就别吃了,加练……”梅雪神气活现的学了一段,听的风尘莞尔。

    脑海中想象出一群新兵,跑的和狗一样,却被梅雪一骑绝尘,又惊闻没了早饭还要加练的噩耗之后的那种绝望……

    怎么就感觉那么有趣呢?

    觉着有趣,他的嘴角就自然而然的,勾起了那么一丝浅笑。梅雪坏笑,说:“咱们还有最后一千米了,冲一冲怎么样?”

    “好!”

    风尘很是干脆,这一声也中气十足。

    被梅雪在开头的一段路程拉了一下,又放下速度平缓了一段,四千米已经过去了,但他却并没有了那种累的感觉——反倒是全身活动开了,一股说不出的,温温和和的热弥漫了四肢百骸,整个人舒爽的像是泡在温泉里一般。自身的心跳、呼吸、血液的流动也都感受的更为清晰,更为鲜活!

    对于“气之所至,形之所以奋也”的感受亦更加的清晰,身体的整体运动和局部的变化,运转,也更为精细。

    相比于平静,在运动中,原本隐藏的东西,也逐渐显露的清晰……

    一动一静——

    若动的更为激烈,静的更为透彻,那么这种感觉,是不是会更加的清晰?他想要试一试,所以便试一试:就用这五千米的最后一千米,来彻底的放开自己,来试验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气,收束了心中的念头,一如平时入静的前奏,但却并不去静,只是去贴近那种静,于是他的身体、动作,也开始了一些变化……

    他虽然并未静去,但却已经接近了那种状态。这自然就导致了大脑对于氧气的需求降低,虽然只是微小的一点点,但当这些氧气作用于肢体,当他不在主动控制身体,使之奔跑的时候——

    他的动作却变得更加符合于“人”或者说符合于他“本人”的运动状态,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动作。

    一种机械却韵律,看着并不美观,却给人一种古拙的姿态,就出现在他的身上。

    虽然有些怪,但却真的很快——

    他的双腿向外翻出,契合于骨骼、关节的结构,顺从于肌理的发力动作,但看起来却像是一个外八字患者一样。若是发挥想象,甚至会让人想到一种可以在水面上飞驰的蜥蜴的动作……

    快——就像是一道风。

    梅雪瞬惊:

    这是什么情况?

    她只是愣了一下,就忙追过去。可风尘的速度却快,快的一骑绝尘,根本就追不上。梅雪的脑子一阵混乱——跑的这么怪,还跑的这么快,闹哪样呢?梅雪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动物世界里看到过的那种蜥蜴——一种个头极小的,被称为“耶稣蜥蜴”的蜥蜴!梅雪甩甩头,干脆不追了。

    这种百米冲刺一样的速度根本就追不上……

    力,形之所奋也;气至则形奋。

    风尘的心念沉寂,心思沉寂,更为充沛的氧气运行于身体,抛开了后天的因素、桎梏,他的奔跑随心所欲,他顺应于自己的身体结构,肌肉运动肌理,发挥出了自己此时、此刻的巅峰速度——这速度有多快?没人知道。

    他忽然停下——已经是在张天野家的院门前,五公里的最后一段路程已经结束了。他沉吟不语,心头间一丝丝的感悟流过。

    那种气行、形奋的感觉,就留在脑海中;那种运动的流畅,符合于自身结构的惬意,也在身体中。

    就在他咂摸这种感觉的时候,梅雪也跑了回来。只是一千米的距离,并不算远,二人也就差了不到两分钟。梅雪绕着风尘转了一圈,见风尘无有异状,才道:“怪气啊,你怎么跑这么快?我感觉你都破纪录了,应该去参加奥运会……”

    “我可是科学家,去参加奥运会,国家都不答应!”风尘笑说了一句,说道:“不过,刚才跑步的感觉,真的很好。”

    “谢谢你,梅雪……我想我以后也有了跑步的习惯!”风尘真挚的道谢,是梅雪让他一下子体会到了跑的时候,那种酣畅的乐趣,也让他对如何研究气、形、奋、力、劲有了了不得的突破,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那感情好……”梅雪眼睛一亮,颇是兴奋:“那说好了,咱们可就是跑友了。以后咱们在一个城市的时候,跑步随叫随到……”

    风尘:“……”

    “哎,你是不知道,找一个跑友多不容易。一个个懒死……你住单位是吧?咱们提前约好了,看时间,你找我或者我找你都行。你拿手机了没?”也不给风尘拒绝的空当,梅雪噼里啪啦一通,就将这个“约定”给定了下来。

    只是风尘没带手机,他摇摇头,说:“没。”梅雪就直接跟他一起进了张天野家,取出自己的手机,存了梅雪的号码,又给梅雪拨了一下号。

    完成之后,梅雪暴力的拍打了几下张天野的门:“小叶子小叶子起床了,睡什么睡,起来嗨……”

    再然后,就闪人了……

    等张天野睡眼惺忪的从屋里出来,半梦游一样的洗漱之后,就又听隔壁梅雪的喊话声:“国产汉堡,欲吃速来。小叶子,风尘,就等你们俩了……”却是梅雪回家做好了早餐,又知道张天野的德行,知道他不会自己弄早餐,而风尘又是自己好容易找到的一个跑友,想到以后自己不用一个人孤独的跑步,可是感动坏了,便多做了两份,请两人一起吃……

    “这次不是黑暗料理?国产汉堡,我怎么没听过?”张天野嘀嘀咕咕的从卫生间出来,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和风尘道:“走。”

    然后跳墙过去:这两家人串门儿从来不走门,谁让墙头不够高呢。

    梅雪家中的格局极为简约,有一种后现代的,充满了科技气息的感觉。吃饭的地方临窗,落地的大玻璃窗,窗外点缀了一个小花圃,叫一个美。风尘是第一次来,梅雪就给他介绍了一下,颇是自得:“这家里的格局都是我弄的,那个小花圃,好看吧?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自己动手弄的!”

    “厉害。”风尘竖起大拇指。

    “好了,下面见识一下我的手艺……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国产汉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