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含沙的想法

    夜。万籁寂静。原本是处于远处,被绿化带、吸音墙消弭的汽车行驶的噪音却喧嚣而起,旁人或许只是如同幻觉一般的感觉有声音,但风尘却听的清晰——他能听见每一辆车的来和去,那声音随风潜入夜,进了他的耳,钩织出一个不同于旁人的,喧嚣的夜色。在客房的双人床上随意的盘膝,看一眼穿着一件印花的棉质睡衣,躺下来的张天野,风尘道:“你自己又不是没地方睡,非要跟我挤什么?”

    这小子平日根本不会穿睡衣,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裸睡才是王道。也只有秦璐瑶在家的时候,才会被唠叨着,勉强委屈一下自己。

    张天野道:“抵足而眠,这才是朋友之仪啊……”

    “你关灯吧,我静一会儿……”

    熄灯。

    房间内一团漆黑。

    就连墙壁上、床头用作装饰的灯,也都一并关掉了。外面的天光照进来,风尘垂了眼帘,灵台之中一片光明……像是北方的清晨四五点钟的雾,暗淡、平寂,在这种平寂中,时间一下子就失去了意义,万物如同凝滞。在那三尺的灰白中,一丝丝、一条条的涟漪突然泛起,如梦似幻,随之而来的,却是突然感觉到的,来自于身体的躁动……

    一丝涟漪,便是一丝杂念,不受控制的出现,翻涌。正在静中的人受到影响,于是也感觉的更加真实,便再也静不住,醒过来。

    就只是一下,突然的一下,醒过来……

    黑暗中,客房宁静。

    “我去,你真成仙了?”突然,就听的张天野压低声音,叫了一句!语气中透着不可置信——整整两个多小时,他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就那么看着风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在黑暗中,他竟然看到了风尘的身上,他的皮肤在散发出淡的几乎不可见的莹白色的光,整个人都充满了一种神圣……

    那一种莹白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而不是皮肤的反光。

    他听不见风尘的呼吸声,也看不见风尘动,风尘似乎变成了一具充斥着弹杏和莹白光芒的雕塑。

    更有一种和夜色一样淡的香气钻进人的鼻子,那种味道像是没有了奶味儿的婴儿,虽然淡,却很好闻。

    他竟然就一直这么安静的等到了风尘清醒过来!

    风尘问:“你没睡?”

    张天野道:“你都入静了,我哪儿敢睡啊?这不给您老人家护法呢嘛!小说里不是说打坐练功的时候最忌讳人打搅嘛,会走火入魔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已经成仙了?”

    “小说看多了吧?睡觉……”风尘分开双腿,懒得理他,便躺下睡觉。形影不离的含沙钻进了被子,贴着风尘……

    之后,便是他和含沙睡前的时间……交流、探讨一些东西……

    “其实物质公式、空间公式这两个项目,无论是否可以立项,我们也都可以做。风尘,你别忘了,我是怎么上网的……是吧?”

    含沙的一句提醒,却犹如当头棒喝。他整日和含沙在一起,倒是忘了这位大仙爷是如何利用自己的神通,去畅游网络的了。心头一下柳暗花明,风尘便笑:“哈哈,是啊,我们可以运用阴神的神通,联系网络,那打劫一波算力,自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互联网上的一切资料,都我们来说,又存在多少的秘密?”

    含沙掩口笑道:“正是这般道理!若是不讲究一些,咱们将那些科学家打劫一下,也不是不行!”

    含沙的眸子里闪烁着一些古怪的神色。

    她所谓的“打劫”便是如同她带着风尘,使风尘阴神出游一样,将那些科学家的阴神都带出来,汇聚一堂,进行研究工作。

    这样的事情,在古时便也常有:时常有一些人,被人在睡梦中请去谈天说地,遨游大千,和一些神怪成为朋友——只是他们的交流,多是一些道德文章,却是少有含沙这样脑洞大开,试图将一群人聚集起来,研究什么科学的。风尘听了,皱眉沉思一番,却是摇头,拒绝道:“这样怕是有些不妥……”

    “这世上,能人异士众多,你我二人若是这般作为,惹了不该惹的人,怕是麻烦。若是咱们俩的能力可以横行于世倒是好说……”

    可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

    一山更有一山高。

    “哎……那咱们就只能用笨办法了。劫持一些富裕的计算力,谁也不感觉有什么!你也说这个研究,靡费日长,而且还不知道结果究竟是否可行……你我二人,就慢慢来吧。倒是这段日子日日论道,却让我略有所得……形体的塑造,源自于脏腑的营养,营卫之气的功能,则源自于神,我们身体的每一寸,每一个细胞,甚至于更加细微的组CD有独一无二的标志,标志了来自哪里,作用于哪里,起到什么效果,达到何种目的。我想,研究明白这个,便是我化形的契机,并不一定非要研究基因!”含沙的声音轻柔,说着话,还柔柔的看了风尘一眼。

    阴神交流,说是言语,却不是言语,一切不过表象。在表象之下,却表达着更加复杂的情绪、内容,可以意会,却不能言传。

    风尘道:“恩,正因为这种印记,所以才会有排异的反应。哪怕是父母兄弟,不同的个体之间,也存在排异。”

    含沙道:“所以,我便可以依照此法,重塑身体,化形成人……只要我能研究明白。”

    风尘道:“也许是一步登天也说不定……”

    “你倒是敢想……”

    ……

    含沙的想法大胆,却令人心动。风尘只是遐想了片刻,思绪便如一根被拉伸的纤细的线一般,终究崩到了极限——思维似乎走到了极限,时间似乎也到了极限,那是一种极为玄妙的、不可思议的一瞬间。再然后,思维就崩裂成了一小段、一小段的片段,沉寂于虚无之中,再也没了踪迹。就在最后的一刻,他的心头突然想到了普朗克尺度……这个念头只是起来,还来不及萌发,便已经沉寂。褪去了夜色的沉重,窗外的天光已经变得灰白,风尘准时准点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

    又是新的一天!他的心中油酿着新一天的美好,一切都是美好的。看一眼熟睡的张天野,风尘并未打搅他,轻巧的起身,穿了衣服,便出门去。

    小院中的天光暗淡,阴冷的空气笼盖了四野。风尘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舒服的很,在当院中站定身形,吸气、运气,体味气致而形奋的那种感觉,生出力来,运行肢体,他的肢体便随着这股力量时不时的抽动一下——奋、力、劲、形,一处一处,细致的反映于内心之中,被他细细的咂摸。

    “早啊……”

    隔壁院中,女子的声音传来,略带了一些惊讶。是梅雪——她有隅起的习惯,是自小就养成的。

    起床,收拾,洗漱之后,便会出门跑五公里左右,然后便练套拳脚。拳脚是军中的套路,有一些一击必杀的路子,也有擒拿的手法,并不是看着漂亮的跆拳道、柔道,也不是丑陋不堪的传统武术套路。今天她一出门,就看到了隔壁院子里的风尘,很是惊讶。这年头,有隅起习惯的人可不多,尤其是风尘这样年纪的……

    风尘停下动作,将心头的感受再回味了一番,才睁开眼睛。道:“梅雪……你也起的这么早!”

    梅雪道:“我习惯早起,我要去跑步,咱们一起怎么样?”她的眼中带着盈盈笑意,看风尘的时候很是欣赏。

    风尘答应的痛快:“没问题。”

    “五公里,你行不行?”梅雪挑眉,走到矮墙便轻轻用手一托,就翻过墙来。梅雪的身上穿着一套紧身的运动衣,看着非常轻薄,暗红的底色带着黄、蓝亮色的斑纹,脚上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行……”

    换了从前的风尘可没这种自信,别说是五公里了,就是一公里都能累瘫……可在他逆反了先天,成就婴儿之后,身体却是一天比一天好,保持着婴儿的状态,身体再度发育、生长,一切都在潜移默化中一点点的改变。

    梅雪道:“那就走吧,我带路……”说完就率先出门,风尘随后跟上,一出了院子,梅雪就变成了和风尘并排。

    她跑的时候也不说话,呼吸极有章法,脚下的步幅不小,一步便是一米多出一些,却要比一般人跑的快。

    风尘初时还不觉如何,等过了大概三分之一的路程后,就感觉自己隐约有一种跟不上的感觉——这时候,他才能感觉出来梅雪跑的有些快,更是惊讶于梅雪的体能、耐力。心道:“不愧是军人家庭长大,从小就混在部队中的人。这五公里跑的也没谁了,才三分之一,我都有些跟不上的感觉了……”

    他原以为自己可以跟上,自己逆反先天,成就婴儿之后,可以胜任这五公里。但实际上才三分之一,腿部就已经有了发涨的感觉……

    呼吸同样的迫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