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难得的晚餐

    毫无疑问,攻克了尺度的壁垒之后,得到的将会是维度公式——这个公式会统一物质、空间公式,形成一种“三位一体”的极致!由此,也不难看出独属于风尘的野心!在历史上,拥有这种野心的科学家屈指可数。这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牛顿、爱因斯坦两位大牛。

    正三人说着,风尘便听外面停车声,跟着又有脚步声,这声音很小,张天野和梅雪并未觉察,但风尘却听到了。

    “叔叔和阿姨回来了……”

    前脚话落,后脚张天野的父母便进来,秘书也跟着进来,低声说了几句便走了。秘书也是要休息的,也有自己的家。秦璐瑶见了屋里的三人,道:“小风来了……小雪也在?难得都在一起,晚上就一起吃饭吧。我和你叔叔也许久没见你们俩了。小风你回来还在研究所待么?”

    “嗯,还在研究所。也是今天才回来,就让天野拉过来了……”风尘答了一句,秦璐瑶就问梅雪:

    “这次回家待几天?”

    梅雪道:“一个星期左右吧。正好有一些活动都在京城,都安排一起了,也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

    秦璐瑶道:“挺好,挺好……”

    略是顿了一下,秦璐瑶就吩咐了一句丈夫,“六子,你告诉一声,别给咱们弄饭送过来了……小风和小雪都在,咱们自己弄些家常菜吃!”说话就去了厨房,张天野的父亲……额,六子同志则是拨通电话,说明了情况。梅雪去厨房帮忙,一时间客厅里就只剩下了张天野、张父、风尘三人。

    张父问风尘:“是在老家待不住了吧?你阿姨去了一次,我就知道……”

    张父也是从农村出来的,所以才会有“六子”这种很有农村特色的小名——所以对于农村中的一些人情世故,反倒是极为清楚。张父自从进了中央之后,回乡的次数也越发的少了,哪怕心里头很想,也回不去。

    不是因为没有时间,而是因为和风尘一样的原因……他总希望记得家乡的好,想要让一村子的人,一乡的人是因为自己的成就而感觉到自豪、骄傲,而不是反目成仇,认为他忘恩负义、薄情寡恩。

    人生的不如意十有八九,这便是其一。

    舍得舍得,这便是舍,这便是得。

    若是不舍还想要得。

    那就只有鸡飞蛋打,两头落空……

    “阿姨是不想我荒废!”

    一个杰出的年轻科学家,蜗居在农村,放弃自己的研究事业,平寂了以后的人生,这不是荒废,又是什么?秦璐瑶的用心良苦,他怎么能够想不明白?

    张父说:“刚一进屋,就听见你说项目上有一些困难,你说说看,看看叔叔能不能帮上一些忙……”

    风尘就又将自己的几个“项目”说了一下,解释了一番其中的意义、艰难,才道:“叔叔,您肯定清楚,研究一个未知的理论和跟着别人屁股后面研究,这其中的差距是不可以道里计的,投入太多,可回报的可能杏太小……也许,一个项目研究了七八十年,才突然发现方向错了……”

    “这些项目,我只是在这间屋子里说过,因为在场的人只要我提交了立项申请,就肯定会知道,所以也就不吝啬说出来……”

    他肯定会去申请立项——哪怕成功的可能杏很小。

    但……

    “如果这只是一个笑话,那我希望这个笑话,还是从梅雪姐这里放出的风声……”他沉吟一下,道:“这,也算是我的一个未雨绸缪吧。如果这个项目,被人知道是我提出的,那必然是会认真,但倘若是由梅雪姐说出来,那至少科学界是不会认真的……”剩余的话他不曾说出口,但其中的意思,在场的诸人却都明白——

    在中国的科学界看来“民科”就是一个笑话,是一群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妄人,所以他们说什么,那些科研工作者也不会当真,当成一回事的。

    只要不在科学界传播,只要这是一个笑话,那么国外的同仁是否又会当真呢?在被国内证伪之后,又岂会当真?

    张父念了一声“好”,赞道:“好心思啊……小风你说的对,这项目哪怕流产了,也不能让国外的科学家研究。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人家是什么都研究,都要验证一下,但凡有个万一研究出来了,那咱们是真的没有出头之日了。那个,小风,你这个项目要是真的研究出来了,那是不是什么二向箔之类的,也都有可能实现了?”

    不得不说,张父的思维缜密,但想象力还是有些匮乏的。

    风尘说:“当然,那时候,咱们国家的人口再多,也都不是问题了。物质公式,人造元素,人造材料——从无机到有机,天底下将不再有秘密,我们可以将一切都变成食物,将一切都变成我们想要得到的东西……”

    张父道:“这事儿叔叔试试,看能帮你多少……怎么说,几十年了都在说赶英超美,咱们赶是赶上人家的屁股了,可真要说超,却超不过去。你这正是一个机会!”

    “那就谢谢叔叔了……”

    厨房中,做饭、炒菜的声音“嗤嗤”不觉,梅雪、秦璐瑶二人都是能干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一会儿工夫,就弄了一桌的饭菜:

    麻婆豆腐、酸辣白菜、枸杞玉米汤、青椒炒肉、糖醋排骨……都是很适合冬季的食物,色香味俱全。

    叫了三个男人,五个人在餐桌上坐下来,便是动筷,边吃边说。

    菜很家常,但却很有味道……

    聊的内容也是天南海北,聊梅雪在演艺圈的一些故事,也说一些张天野父母国内、国外考察、慰问的见闻,秦璐瑶戏称张父就是块“抹布”,这里擦擦那里转转,只要把表面擦干净了就万事大吉——至于说内部的一些问题,实在是有心无力,没那个职权。再说到科研上,一些并未在大众面前露面,只在科学家的群体当中流传的科技成果,也是让人感觉的大开眼界,不可思议。

    像是什么液态金属应激杏之类的东西……听着就感觉厉害了,具有应激杏的液态金属,有着生物的特质,这不是说要成精了?

    还有什么脑波干涉之类的……

    ……

    这一顿饭一吃,竟然就是两个多小时,一桌人依然是意犹未尽。饭后清理了狼藉,梅雪见时间也不早了,就招了张天野这个小跟班儿将自己带过来的收藏品都抱着,送去隔壁,隔了一阵再过来,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的天,那箱子竟然那么沉……我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个男人了……”

    人家梅雪搬过来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他搬过去再回来,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差距也太“巨大”了一些!

    “你才知道啊?让你多锻炼锻炼,就是不听!有时间妈教你一些基本功,你也练一练,旁的不说,扛个煤气罐儿是没问题的……”

    张天野……

    他是疯了、傻了,才会跟老娘去学什么舞蹈的基本功呢?都不说开衩、下腰以及各种的自重训练,保持体形控制饮食的痛苦滋味了,就光是舞蹈训练服的羞耻尺度他也受不了——那真真是让人羞愤欲死的。

    他拒绝的奇快无比:“算了妈,我不是那块料,不过你可以教小风啊。这小子您看条儿多正,肯定是个好苗子。”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张天野直接就把风尘卖出去顶缸了。

    他说:“说不定还能成为科学界里舞蹈跳的最好的,舞蹈界里学问最高的……啧啧……”

    秦璐瑶白了儿子一眼,不搭理他。倒是打量了风尘一下,说道:“之前还真的没太注意,小风的这条件还真的挺好的……怎么样,想不想学啊?”还不等风尘表态,张天野就神气活现的站在秦璐瑶前面,大拇指向后一指,得意道:“咱妈这水平,那可是顶尖儿的艺术家,都摸着天花板了。这亲自收徒可是机会难得……你小子还不拜师?”

    风尘:……

    “去!”秦璐瑶将耍活宝的张天野一把推开,没好气道:“小兔崽子一边儿去,瞎凑什么热闹?”

    “跳舞我可弄不来……”风尘脸上带着一些腼腆,“不过有机会,肯定要跟阿姨好好学一学的,就当锻炼身体了。”

    “这才对嘛……”

    “哟,这就拜师了?哥们儿,你真是我好哥们儿!”张天野猖狂的大笑,竖起了自己的大拇哥儿,甚为得意:“以后哥们儿就跟你混了。”风尘再次无语,光是看张天野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以后方便他看美女了吗?泡妞的胆子张天野是没有的,也就是有点儿偷窥的胆子!

    既然不能打着秦璐瑶儿子的名头到处招摇(纨绔不纨绔不说,一来是他不喜欢做那种嚣张跋扈的二代,给自己的父母找麻烦,二来安全也是一个大问题。要是被人知道他是总理的儿子,那结果就酸爽了……),可打着秦璐瑶爱徒的铁哥们这一个名头,那结果就是另一回事了……

    那还不是光明正大的进进出出?以后也能在外面,堂而皇之的有理由亲近自己的老娘,而不用在人前装不认识的陌路人了。

    那种自己的老爹老娘在眼跟前,却要装作不认识的感觉,简直糟糕透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