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十九章 梅雪

    “一休哥”和“小叶子”……倒是莫名的般配,风尘看那女子,倒像是一位叫做梅雪的女星,只是却没有往“女星”的身上想,却也听张天野说过“一休哥”的一些故事,知道二人是邻居,从张天野初二时候转学过来就一直是邻居,二人也经常一起玩儿,关系极好——和他、张天野之间的友谊一样的好。

    初见张天野,得知张天野的妈妈叫他“小野”,就很顺口的一个谐音到了“小叶子”的身上,莫名其妙的转了杏,还成了萝莉……

    作为报复,张天野破罐子破摔,也将这女子拉下马来,叫了一声“一休哥”。

    不要着急,休息休息……一叫就到了现在。

    二人之间的恩怨、情仇,简直罄竹难书。风尘知道张天野有个邻家姐姐,匪号“一休哥”,但却不知这一休哥,竟然就真的是混娱乐圈风生水起,全才多能的女星梅雪。张天野对此一向是守口如瓶的!

    这也是风尘、梅雪的首见。

    “你找K是不是?”梅雪轻轻一挑眉,嘴角勾起一丝笑,又看风尘一眼,问:“这是你朋友?”

    “我和你说过:风尘!”

    张天野的介绍很简单。

    梅雪却是眼眸一亮,踢了张天野一脚,直接挤在风尘、张天野二人中间,席地坐下来,很是自来熟,也很自然、大方:“久仰大名,咱们认识一下。我是梅雪……和小叶子邻居都快十年了,一起玩儿的……对了,那个——你跟我说说,物质-空间-维你是怎么想到的?简直太厉害了……”

    “一直都有这么个想法吧……”风尘组织了一下语言,简单的说了一下:“说实话我也没想到能够研究出一个结果来。”

    是的,一开始他只是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

    “后来,我们根据弦理论,以及杨氏的……”一些较为具体的理论、推演、建模过程被他述来,听着却很有味道。他并没有因为一个陌生的、漂亮的女杏坐在自己的身边,挨着自己,那种沁人的馨香缭绕就浮想联翩,身上也不见异常的反应。足足是说了一个多小时,风尘才简单的说完——这已经是精简到了无法精简的程度。若是换上一个人,估摸着早就厌恶走神了,可梅雪却听的兴致勃勃、专心致志……

    她是真的喜欢。

    “哇,太厉害了。你俩等一下,我给你们看点儿好东西!”梅雪说完,就起身出去,只是片刻功夫,就抱着一个大箱子过来。

    “你们猜里面是什么?”

    一套架子鼓从里面拿出来,然后是一个机器人,机器人和真人一比一,腿却已经被拆了,梅雪将机器人装起来,房间内一阵“动次打次”,她很显摆的炫耀:“这个是我去日本玩儿的时候看会展发现的,感觉挺好玩儿的,就买来了……自己组装发现装回箱子很麻烦,我就把腿给卸了……反正打鼓机器人打鼓也不用腿!”

    无语……

    “再看这个,小叶子你肯定喜欢。绝对的身临其境,要不要试一下?”梅雪再次从箱子里取出一个好东西——是一台看着很有科幻气质的头盔。

    头盔上一串日文张天野不认识,风尘现在可认得。看了那些字之后,风尘都有一种捂脸的冲动:

    这是一个游戏头盔,而且还是全视野的头盔,戴上之后就可以玩儿一个内置的游戏,只要插上电就能玩儿。但这个游戏的猪脚就是一个人渣、变态,这个游戏的内容就是躲避视线,一路***美少女,通关的条件就是在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偷窥到**。是的,头盔上印的文字说的很清楚。

    不过张天野问“这是什么”的时候,梅雪的回答却很委婉——

    “这是一款侦查、反侦察训练仪……”

    风尘:……

    果然——朋友就是用来坑的。

    暗自同情了张天野一眼,心说都这么大的人了,要是正好老娘回来看见儿子玩儿十八禁***,那可真是……惨不忍睹啊!张天野直觉这其中有诈,从小到大被梅雪坑了一次又一次,他都被坑出经验来了。只是每一次都被梅雪蛊惑,忍不住试一试,然后一试就后悔了——但这一次次心里其实蛮爽的……

    球形屏幕,全视野,位置扭动感应,只要转动脖子,就可以看左右,转动身体,可以调节方向。

    除了走需要用手来控制,简直不要太爽……

    尤其是“***”这种勾当!

    那真实度,让人的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的有木有?游戏很紧张,很刺激,内心爽的不要不要的,可也尴尬啊。这种游戏本来是应该自己偷偷一个人在小黑屋里玩儿才对,可现在身边有俩观众呢:一男一女,还都是那种死党级别的,于是就显得更加丢人了。越是熟悉的、要好的,彼此之间也就越在乎一些东西,倘若是不认识,管你是谁呢?所以“道德”这种东西,也只有于熟人之间,才会具备效力,越是亲厚,效力也越强——就像是磁铁一样,距离越远,彼此的作用力也就越小,越近,作用力就越大。梅雪乐的捂嘴笑,姿态倒是十分的优雅、大方,行为就……

    “小叶子,这游戏是不是很适合你啊?”

    张天野:……

    “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张天野正义严词,梅雪关心的则是:“你过了第一关没有?我死那儿了,你怎么过的?”

    “……”张天野说:“我也死了……”

    风尘:……

    这是重点么?

    “要不,风尘你试试?”根本就不给风尘选择的机会,游戏头盔就被张天野粗暴的戴在风尘的头上。梅雪打开张天野的手,“去去去……”然后很温柔的将头盔摆弄了一下,给风尘戴的合适一些,游戏开始……风尘的眼前变成了一条街道,街道旁是并不算高耸的建筑,全是日式风格的。一个放学的女高中生在前面走,他则在后面控制着自己去尾随,同时还要注意躲避、掩藏。游戏规定他距离女生的距离不能超过十米,同时不能被女生警觉、发现,游戏的自由度并不高,但模拟的却异常真实。随着女生上楼,关门,游戏结束——同样,也失败了。

    风尘摘下头盔,说:“回家了……”

    实际上要看又岂非没有机会?只是哪怕是一个游戏,他也谨守了自己的内心,不使自己的心灵污染尘垢,仅此而已。

    “啊……也失败了。我试试……”

    梅雪大咧咧的戴上头盔,开始游戏,一边游戏,还一边一惊一乍的自己给自己配音,一嘴的日语,听着和咸湿大叔一样,听的就感觉变态……果然,这女人要是流氓起来,就没男人什么事儿了。

    但又想一想貌似也没毛病,在人类建立文明之后的数十万年里,母系氏族是占据了绝对的统治地位的。

    那可是纯粹的女权社会——十万年的基因沉淀呢,可不是才不到三千年的男权社会能够比较的。何况男人真正的要比女人地位高一等的时间还要再往后推上将近两千年,一直到唐朝女人的社会地位也都蛮高的。男权社会的持续时间,对于漫长的人类历史而言,连一个零头都算不上!

    风尘的心念却飞到了别的地方,想到了人类的进化,想到了人类社会的形态……虽然对于一个研究天文研究黑洞的科学家而言,似乎有些不务正业,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忽而感觉这个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命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社会结构的变化,这其中的关系是什么?发展规律是什么?起到推动作用的又是什么?

    生产力、生产关系又是怎样递进的?

    一切的一切。

    都那么的迷人……

    他想入非非,遥想着远古的时代里,人们茹毛饮血,如同野兽。一个小小的族群挣扎于死亡,为了繁衍生息而努力。当人类一点一点强大,生存的压力减少后,族群中的男杏逐渐的开始懈怠、放纵——他们打心底里已经不想努力了。捕猎野兽,供养族人,却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谁,于是逐渐感觉到了无所谓。是的,无所谓,甚至产生了女人、孩子的死活与我何干的想法,或许,这本应该就是人杏中的自私。于是,所谓的婚姻出现了!婚姻的意义就在于让男杏重新拿起自己的责任,是一种智力发展之后的必然。这其中有生产力的决定杏作用,却也有人杏的推动。

    如果是一窝蚂蚁,那么蚂蚁是绝对不会有这种复杂的想法的!如果是一群狼,一群鬣狗,也同样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唯独是人——只有人,这个和其他的动物截然不同的物种,才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进步、进化、进取……

    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一切却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就如一部分科学家的论点一样,人类是唯一的,以大脑的开发、进化为主的物种。

    于是。

    生命如夏花一般灿烂。

    人。

    屹立于巅峰。

    万物灵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