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十七章 张天野的家

    张天野并未和父母分居,也没有“叛逆”的想要形式独立一下,租一所房子(买是买不起的,别说是首都的房,就是小县城里全款,也买不起)自己住——一来是安全问题,作为国家重要领导人,一家人的安保问题是极为重要的。他要自己出去住,可不是给安保人员找麻烦呢么?二来是没必要,有国家分配的住房,一家人就在一起好了,何必多花一份钱去租房呢?何况首都的房价还那么贵,更何况他在研究所也有一间单人宿舍,客厅卫生间厨房一应俱全的……再何况,父母整天在外面忙,回一趟家也不容易,一家人聚少离多的,住在一起,才能多聚一聚。

    这些心思,张天野不会说,甚至见了自己的爸爸,许多时候也会因为父子之间的某些隔阂,冷着一张脸,但行动上却很诚实……

    他从不给自己的爸爸、妈妈找麻烦,他体贴自己的家人,也从不对外说自己的身份。

    和那些“大少”“二代”相比,他低调的厉害。

    若不是二人要好到了一定的程度,风尘都不知道这个学校里和自己一样抠,总喜欢在周末拉自己去北影看美女,撸串,身上穿网购来的几十块钱的杂牌的“臭屌丝”居然如此的牛逼——好吧,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

    张天野的家距离研究所并不远,打出租也不过是十块钱的路程。出租车就在一个门禁森严的小区门口停下来。

    小区的门口,警卫站的笔挺,身穿军装,执枪站岗!

    这里出租车是进不去的。

    外人、生人更是难以进入,风尘已经来过好几次,算是熟悉程序。递交了身份证,查验身份,再登记姓名,然后二人才进去。风尘呼口气,道:“来你家一次,都这么不容易,什么时候刷脸啊?”

    “刷脸?怎么可能……”张天野语气夸张,表现的很是浮夸:“刷脸都不如咱门卫大姐的一双眼睛好使……”

    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张天野动作一僵,风尘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道:“有杀气。”一回头,就正好看到了门卫室里,刚才给自己查验身份的年轻女子双目含煞,很是不善的看张天野。张天野僵硬的回过神,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来,说:“那个,口误……口误,是小妹,不是大姐!安小妹大人有大量……”

    “哼!”

    女子哼一声,问道:“张天野,我有那么老么?”

    “姑娘年方二八,可婚配否?”

    “否,你敢要么?”

    “……”

    张天野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一直跑出去百米左右,感觉身上一轻,这才松了口气,大口大口的喘息了几下,说:“终于安全了,我的妈妈呀,太可怕了,简直是母夜叉嘛,谁敢要……嗨,风尘,要不你为民除害,把她给收了?”挤眉弄眼一下,却发现风尘竟然面部红气不喘的,就和没事儿人一样,惊怪道:“你什么时候体力这么好了?”他喘着气,百米左右看似不长一段距离,可他刚才跑的快,平日又不怎么锻炼,整个人心跳的都是“咚咚”的,就像是加快了的鼓点。

    风尘无语,心说:“你俩眉来眼去的,当我看不出来啊?”

    都说是“旁观者清”——

    注孤生这是说的对待自己,在对待别人的问题上,哪怕是自己反应迟钝的感情问题,也能一眼看出来。张天野和那个安落显然是彼此有了感情,可偏偏俩人自己看不出来,张天野这里还一个劲儿的攒簇他去追求安落——简直不可理喻。

    哎,愚蠢的人类啊……

    含沙蹲在风尘的肩头,看看张天野,又看看风尘,也是同样的感慨:

    愚蠢的人类啊……

    难怪这俩货能凑一块儿,都是注孤生的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古人诚不欺我也。

    “我说真的……咱们安大姐那可是十项全能,武能横行亚非拉,文能诗词歌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实乃居家旅行,杀人越货之良配……”张天野都不自觉,自己说的时候,眼中那一抹神采。

    “嗯,所以你打不过她……虽然能上厅堂,下厨房,这些估计也需要你自己去做了。还有,就人安落那一双眼睛,整容整的都面目全非了,依然一眼可以通过身份证对照,看出是不是本人。这一份观察力,你的私房钱……”风尘语气恻隐隐的,听的张天野一个寒颤——简直太可怕了!

    这还是安落么?这简直就是不会七十二变的孙悟空好伐!不仅仅拥有高超的武力值,还有一双火眼金睛。

    “骚年,你节哀吧……正视你自己的内心。你喜欢安落,认了吧……”

    “切,我会喜欢她?怎么我也要找个和我妈一样的舞蹈演员。”

    “得了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张天野:……

    二人一边说话,一边走。这一片小区绿化极好,有没有高楼。为了安保需要,都是二层的建筑,并且独立了院落,彼此之间交通发达,岗哨流动,视野错落有致,却不存在什么视觉死角,藏身的地方。每一个二层建筑都有一个不算大的小院,统一规划,很整齐。张天野带着风尘进了家,从冰箱里取出水果,摆了一大堆,说:“正好今天我爸妈也回来,差不多四点来钟就到家了,咱俩先吃一会儿……”

    “我是顺带的吧?”风尘吐槽一句——很显然,自己今天回来是一个意外,张天野本身就是要回家的。

    “哎,骚年啊,你要知道这是多大滴殊荣。旁人想来还进不来呢……给香蕉,我家别的没有,就是水果多。你这宠物吃什么?”

    “吃肉……”

    张天野端上来一盒肉丁。

    “周到。”

    风尘竖起大拇指。

    二人一黄鼬吃着,张天野灌了一罐啤酒,发泄似的大骂了几句“老不休”之类的,然后就默然不语。

    风尘也是默然。

    张天野并不渴望名利、权势,甚至也不是很喜欢理论物理——他选择这一个行业,是因为他更不喜欢从政。不喜欢从政,不能经商,至于给人搬砖……他敢做,老娘就能把他活劈了,所以他的选择很窄,很窄……于是,就选择了理论物理,想着当一个科学家,为国做贡献,对此老爹老妈倒是比较支持的。

    至于像是和其他一些人一样,凭借自己的资源混娱乐圈,抛头露面的事,他做不出来,更不喜欢。

    但这只是他自己的看法,其他人并不知道。而且这件事貌似还是“为他好”,那人更是动不得,骂不得的人物,拥有巨大的贡献和不可替代的能力,所以作为当事人之一,他也就只能这么憋屈的憋着。

    张天野道:“风尘,哥们儿总有一天会给你一个公道!”

    风尘道:“我想要的,已经得到。名不过外在的附庸,是附带的东西,并不重要。你知道我喜欢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说我想要知道宇宙的根本是什么,想要知道宇宙之外是什么……至少,现在我在理论上知道了这一个根本。知道了空间和物质,维之间的关系。这不正是我要得到的么?”

    张天野咬牙道:“名是你的,就是你的,谁也夺不去。总之,等到一百年后,两百年后,人们提起物质-空间-维来,想到的是你风尘,而不应该是我张天野。”

    “我不需要施舍,也不需要这种名号……风尘,咱们是兄弟,是吧?是兄弟,你就别给我说这个……来,喝一罐。”

    和风尘碰了一罐啤酒,张天野一干而尽。

    他心里的苦不比风尘的委屈少……

    风尘也不再劝他。

    过了一阵子,张天野问风尘:“导师说你主管的位置下来了,就等你去上任了。你是怎么想的?”

    风尘吸一口气,说:“挺好的,哪儿的主管?”

    “老本行……”

    “那我可要谢谢导师了……你呢,咱们继续一起?”

    “还嫌我坑你坑的不够是吧?不一起了,你继续深入研究你的理论吧,这个可是跨世纪的理论,是在弦理论、相对论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的探索。下一步,就是该尝试着研究物理禁区了吧?”

    物理禁区,就是物理规律彻底不存在的地方,或者说是尺度——这个尺度,就是普朗克时间和普朗克长度。

    “这个怎么研究?我楞逼的好吗?”风尘很无语,当时研究这一个理论的时候,他是做过这种假设,可这个怎么研究?基于现在的研究体系,这个简直无法着手——这就像是一个人要用锋利的钢刀切开真空一样,根本就触之不及。不过,张天野的这一句玩笑,他还是听的出来的——研究量子比这个靠谱的多,因为这本身就是量子更上一个台阶的东西。

    “我相信你,迎着夕阳奔跑吧!”张天野拍一拍风尘的肩膀,随手取出遥控器,将电视机打开,“来一局。”

    张天野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手柄扔给风尘,一人一个。手柄是摇杆式的,电视中传出的音乐声也不陌生,是拳皇,而且还是拳皇97。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