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十六章 致虚极,一览天地小

    气至则形奋,形奋则力之所生,力汇成脉而有劲,劲则促之运动……一大清早,风尘便背了装满书籍的书包,带着含沙,退房出门,迎山峦去。避开公路,心无旁骛,只是于动作之间,体味气至的形奋,体会那种促动人根本的、生机的东西:气,是呼吸的气,通过口鼻呼吸进肺叶,交融与血液,被血红细胞运载、运行!

    他已是先天真人,赤子如婴孩儿,有着常人不能触及的敏感、纯粹,故那种气通过呼吸,作用于身体,致使形奋而生力,再运动身体的感觉,沉下心来感受,却能模糊的感受的到这一个过程……

    很——美妙。

    一吸气,气血交融,淌如涓涓的细流,泵行周身百骸,自心肺而至于末梢,复又归于心肺,转为一呼。

    一呼气,陈冗尽起,宣于口鼻,周身通泰。

    一吸一呼之间,纳新吐故,往复循环。

    ……

    恍惚远山已近。

    已在山脚,却不见山路,风尘停下来,昂首望向山顶——这山要比华山更难攀登,因为没有路,也没有阶梯,却有着近乎平均六十度左右的陡峭坡度,有一些地方,甚至达到了八十度左右,近乎于垂直:哪怕是有登山镐,这样的山也不好上,由泥土为质地的山峦,那表层的泥土根本无法固定,登山镐插进去,一拉就掉。风尘吸一口气,暗道:“这山要是上去了,却不知是否还能下来……难怪能成为自古中迎的屏障,阻挡游牧民族的入侵。”他左右四顾,寻了一些相较和缓的山坡,开始上山。

    他选择的坡是五十度左右,也不是直着向上攀爬,而是斜着走,一路蜿蜒的上。山势虽然陡峭,却也用不着手,走了一阵子,他就低头看下去——

    已经上了三分之一,山下已经显得飘忽、渺小。风尘的心都为之开阔了些许,却已没有了上一次登华山的那种害怕、兴奋的感受。

    又走了三分之一,近了山顶,风在耳边呜咽,吹在脸上如刀子一般……

    风尘眯起眼,任由风刀刮面。

    “你看,快到山顶,一切都远了,却又那么近,就像是两个世界……”

    山下的景色蒙了一层白。

    像是远望山峦时候的颜色。

    那一层淡淡的白,让景和色都渲染了一种类似于天空的淡蓝,山下就像是处于另一个世界一般,那一个世界,便是人世。而在山上,却似乎已经超脱了人世——视觉上的一种超然,让人的心也一样超然。所谓“致虚极,守静笃”所书之景象,岂非正是如此?

    距离山顶不过三分之一,风尘自然不会就此止步。

    山顶——

    这是一段更加陡峭的路,已经可以看到一些石头。

    他不禁想:“倘若下面也是这样的石头,要登上山,也容易的多了……”他在最高处席地而坐,山顶上没有雪,雪早被凛冽的如同刀子一样的风层层刮去,裸露出的石头也是一样的圆滑的不见棱角。

    屁股下一片冰凉,身体里却是热的,手足也都是热的。左右看去,远处的山有的高出一些,下面的高速公路和省道蜿蜒如带。

    高速行过的车流声延绵、不绝……

    含沙坐进了风尘的腿窝子里。

    二人这般一坐,竟是半日,之后却从另一边下山,翻过了山岭,正是一处高速的服务站,便去休息了一晚,费用竟不比旅游区的旅社便宜,且店里的设施也不见得多好。若是夏日自然好说,可大冬天的,不住店里,也没法子——没得选择。风尘倒是不怎么在乎花钱的,翌日的时候,还吃了一顿高价的早餐:

    小米粥配面包……

    吃早餐的人很少,只有风尘和另一桌人,是一桌俄罗斯人,二男三女,一边吃一边说话,嘴里一阵嘟噜。

    风尘一边吃,一边听他们说话,逐渐也听出了个大概:这五个年轻人是从莫斯科大学一路开车野过来的大学生。一路上过了外蒙古,内蒙古,到了这里,从十月份出发,一直到现在,花了两个月的时间!

    如果是单纯的开车过来当然用不了这么久,可他们是一路游玩儿的,到了一处好地方,见到了好风景,就会盘亘一段时间。

    而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宣府古城,然后是首都,一路南下……

    金发女子一边摆弄手机,一边规划路线……“我们应该顺着京藏线走,以此为主干,途径……”

    但另一个男子却不同意,说是想要去上海看一看,然后再往西走。

    五个人因为路线的分歧一阵争吵,却听一个女子突然指着风尘,叫道:“你们快看那个人,天啊,他一定是武林高手。就像是书里面说的一样,已经寒暑不侵,不惧怕炎热和寒冷了……”风尘内心楞逼,话说什么时候自己个儿成了武林高手了,他怎么不知道?那个女子却已经跑过来,用生涩的中文说:“你好,我是伊娃……”一长串的名字后,这个名叫“伊娃”的女子就直截了当的问:“你是武林高手么?”

    风尘无语道:“我不是武林高手,也不会格斗。”这是真话,可是伊娃不信,别说是伊娃了,就是她的四个同伴也不信——

    不干上一瓶伏特加,就算是他们老家的强壮汉子也不敢穿这么少的衣服出门。也就只有一些酒鬼,还有酒鬼,才这么的“不怕冷”:

    实际上有许多都因为冻坏了肢体被截肢的。

    就算是一些没问题的,裸露在外的皮肤也都是通红的,毛细血管渗出的细小的血点也会让皮肤变成那种不健康的红——可是很明显的,风尘的皮肤白皙、细嫩,竟然是如同婴儿一般,丝毫没有因为寒冷、严酷的天气而变得通红,也不见喝酒,身上没有酒气。这不是高手,谁信呢?

    “我知道了,你们中国人都很低调,高手一般都不会说自己是高手的……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

    风尘心说:“我真不是……”却也没有继续反驳,说之无用,还不如顺其自然。

    “高手,你会轻功么?”

    “……”

    “我不会轻功,武功也要尊重物理学的……”

    “啊……”

    ……

    足足被围着问了半天关于“轻功”啊“内功”之类的问题,等五个人再次出发,风尘才松一口气,和含沙嘀咕了一句:“太可怕了……咱们去了章头之后,是不是先换换衣服,至少不会看起来这么另类?”

    要是走到哪儿都被人当成“高手”围观,也太可怕了一些——应该庆幸的是没有被人当成精神病。

    下午的时候,一人一黄鼬就进了章头,风尘也去店里买了一身行头。一身简单、简约的休闲装,脚下一双休闲鞋,整个人都分外精神。

    一路信步而行,遇景则赏,遇夜则宿,不几日就进了首都。

    这是一座热闹、喧嚣的大都市,他的大学就是在这里上的,大学后的工作也在这里,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只是再一次踏足这里,却让人感觉到恍如隔世!昨日的种种已经沉淀为记忆,这里的一切都变得新鲜、鲜活。他喃道:“我回来了……”曾经已经放下,便不再成为心中的淤积——

    回到了工作的单位,回到自己的宿舍,一切如旧,但人却已经是新的。一切都在这里结束,一切也都在这里重新开始。

    “看,是风尘……”一进研究所的门,就遇到了几个熟人。风尘点头,应道:“嗯,我回来了,魏琛,杨锴,你们这是要出去?”

    二人一胖一瘦,一高一矮,却是一对不错的搭档。魏琛又胖又高,杨锴则是又瘦又矮,魏琛说:“一人大电影,我们正要去看……你这走的无声无息,我们还以为你失踪了呢!那个老……这事儿不地道,简直就是不要脸了。要是我……”杨锴截断魏琛的话,说:“别说这些了,风尘,一起去看电影?”

    风尘道:“没事儿,都过去了。电影我就不去了……”说完,他还学着冯宝宝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对二人说道:“你们都说我瓜,其实有时候我也机智的一逼!”

    他这一下突如其来,兴之所至,竟然将冯宝宝的声音模仿的一般无二,惊的魏琛、杨锴险些跳起来。

    “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声优怪啊……”也难怪二人吃惊,风尘的声音模仿的也太像了一些,简直就是本人。

    风尘一笑,摆摆手,和二人招呼了一下,便继续朝着宿舍走。

    “你回来了……”

    宿舍院门外,一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那人高高瘦瘦的,眼窝深陷,头发就像是鸡窝一样,显然是睡眠不足造成的。似乎只要一股风,就能将人吹倒了——这个人,正是张天野。风尘道:“你怎么成这样了?”这还是他记忆中那个高大、帅气的张天野?

    张天野说:“你回来就好,先别回宿舍了,跟我走,去我家里……”张天野拉着风尘就走,出了研究所就直接叫了出租车,朝着家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