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十五章 形之所以奋也

    路绵延向远方,时而一辆大车呼啸过去,“唔”的一声,瞬间的压差带出一股内缩的力,似乎要将人朝路中拉,只是力太小,仅只能让人感觉到,却不能真的将人拉过去。风尘走在路边,走的并不快,忘步而气生,忘形而气运,忘己而神行,一时间竟是生出一种极为奇妙的,如在云端一般,恍惚飘零,御六气之辩,朝发白帝,暮至北海的神仙感受。那一种状态,倒是极为舒服、妙曼。

    路旁的林带枯黄,枯枝上时而有鸟飞起落下,使得原本孤寂的世界变得更加清冷。地里的田垄只有泥土,天地间生机不存,这便是冬天的世界。

    但在风尘眼中,这一切却都是那么的新鲜、鲜活……

    逆反先天,成就婴儿,心如赤子!

    在婴儿眼中,一切都是新鲜的,没有成见,不见藩篱屏障。

    他见迎面车来,会微笑示意,见车远去,也不心生怅然。至于午后再走了几个小时,将是傍晚,就已经出了草原,见了高山。却已经是到了野狐岭了——野狐岭可谓是一个历史上有名的地方,中迎和草原游牧民族的争斗,这里就是一处极为险要的必争之地,不知多少战士埋骨于此,若是走在高速公路上,还可以看到周围的山壁上的一些浮雕图案,还有“宋辽古战场”之类的文字……

    风尘是步行,自然不可能是走的高速。他走的是乡间的道路,一路向南,也不怕走错了地方,傍晚正好到了一处村庄。

    风尘扭头,对肩膀上的含沙说:“咱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你看这里的崇山峻岭,正好明天上山去玩儿一下。”

    含沙摇动一下尾巴,表示同意……

    风尘道:“冬天上山,虽然冷了一些,可这里的山,也只有于冬天的时候才好上。咱们坝上的山,和南方的山不同。没有高大的植被,可那些草却缠人,夏天上山,寸步难行,就算拿着镰刀开路,也是无从下手。你看,陡峭虽然不及南方,更不及华山,可要让人攀登上去,却是千难万难……”他指一指远处,重叠在一起的山峦,和含沙说话。含沙不是阴神在外,也说不来话,只是听着,倒是喜欢风尘的指点江山。风尘道:“可到了冬天,就不一样了。草木枯黄,那些草被雪盖过一次,就都贴了地,再要上去,就会容易很多。不见得陡峭,但一定更为广阔……致虚极,守静笃,不见这里的山,便不能明白何谓虚极,何谓静笃……”

    说着话,他便进了一家路边的旅店——很不便宜,一晚上要三百,风尘也没有和对方搞价的意思,三百就三百,痛快的付钱。心说:“这儿的物价,果然够够的……”有关这草原旅游地区的物价,他是早听说过的:

    一笼屉的莜面八九十……

    嗯,不是一般的贵。

    进入自己的房间,放出热水,舒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含沙也很不见外的跟着洗了一下,全身都香喷喷的,用热吹风吹干了身上的黄色皮毛,梳理了一番,便窜出去开了电脑,找出消消乐,用爪子摁着玩儿……

    风尘一阵无语,说:“等我缺钱了咱俩都能开直播了。我什么也不用干,直接每天拿着手机拍你的生活就够了。洗澡,玩儿游戏,要是再能跳舞……啧啧,再喊上一句‘老铁,666刷起来’,钱哗哗的……哎呀不行,我都堕落了。”脑补了一下那美妙的画面,风尘忍不住就“吃吃”的笑起来。

    含沙丢了游戏,嗖的跳他肩膀上,用力甩了他一尾巴。那意思是:让你笑,看我打你,哼哼。

    风尘:……

    “我先静一下,咱们说会儿话。”

    风尘和含沙说了一句,便上床坐下,垂目入静。含沙也不再理他,继续玩儿消消乐,风尘静了两个小时,含沙也玩儿了两个小时,足足过了三百多关。等风尘入静罢了,便引出风尘的阴神,开始交流。

    二人说了几句闲话,便自然又继续之前,关于脏腑、大脑、精、气这一话题,进行探讨。这一次,却比之前更加的具体一些。

    具体的,就含沙本身的感悟,说了一下。这一方面,含沙更有发言权。

    虽然黄鼬和人的身体并不相同。

    但他们却有共杏。

    是可以借鉴、交流,相互探讨,总结出相应的经验的。

    常言有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作为鸟类尚且如此,何况是共同作为哺乳动物的风尘和含沙?他们都有余腑,虽然形状不同,但功能却是一致的——运行余腑,同样需要气;精气同样分为营卫、五行,通过气血运输、运行、运作,营卫全身。并且作为一只黄鼬,对于气的运行的敏感,直觉之敏锐,却是超出了身为人的风尘的。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人类的一些功能已经逐渐退化,哪怕是风尘逆反了先天,成就婴儿,已经能够感受到气,感受到身体的运作,可依旧差了含沙很多……

    气是如何运作的,如何运行的,又应该如何控制。气和力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劲这种带有方向的力,又有什么样的作用。形体、动作、整体、部分……这些东西,无疑极其复杂。

    含沙的经验与生俱来,局限于自己的身体,和人不同。

    但风尘又岂是那种泥古不化之辈?

    倘若是,那么他肯定也学不到现如今的程度。泥古不化之辈是学不来弦理论的——别说弦理论了,就是相对论也都弄不明白!

    “气是纳于肺,融于心,经脏腑而营卫周身的。气如何被形体控制、引导,又如何受到心念的影响,呼吸的作用,我都讲了我的经验……医书中已经总结了这样的经验,你现在欠缺的,就是自己的经验。根据自己的身体而得到的经验……”

    “别人的经验,始终是别人的。这就像是所谓的成功学一样,人家因此成功了,写了一本自传,你读了之后,照着做,却失败的很惨……”

    这不是名人成功之后在忽悠人,其中有美化的成分,有煽情的地方,但事件基本是真实的。

    失败,是因为那是别人的经验、经历,却不是你的。

    人和人是不同的。

    世界上不存在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也不会存在两个完全一样的人。这是一种独属于自己的个杏,风尘便需要找到这种个杏——独属于自己的个杏。他和不曾意识到这种个杏,是多么的“奇特”,尤其是对于那些拥有传承,历史悠久的修士而言:旁人都是让自己的身体、思维去符合传承下来的功法、诀窍,改变自己去适应;但风尘却恰好相反,是根据自己自身来总结、归纳出适合自己,量身打造的方式、方法。所以,这也就注定了一件事:他是走在自己的路上,前路如何,需要自己去探寻,缺乏了引导。但也因不曾矫枉自己的身体、心灵,从而顺心顺意,不会有心魔滋生,陷入魔障之中——

    舍得之间,谁又说得清是福是祸?

    风尘颌首道:“本就如此。这些经验,若是要不是在阴神状态来探讨,许多玄之又玄,不能言语的东西,也可以直观感受,让我理解。光是想明白这些,就需要数年光阴……而要说完这些,没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含沙笑,掩口道:“这还仅是关于形体和气上的一些东西,关于精气滋生,修养身体的东西,还未涉及多少。”

    风尘道:“慢来。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不急……”

    含沙道:“你倒是不急……”

    “呵呵……急不来的。含沙,你说我要研究形,当从何处入手?是根据现有的动作,进行大数据运算,还是……”他沉吟一下,道:“还是抛开这些,单纯的从力学角度和几何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

    “目前主流的研究运动的方法,就是大数据。然后利用这些数据,进行最优化处理。但我想你的推导法,倒是不需要如此,而且起点,也应该是气——首先要追求的应该是顺应气的积极流通,用武侠里面的说法,就是让你的经脉通畅。所以,如何动作,去听从气的意志,静下心来,顺应它,感受它,然后顺着它去做……当然,这是无序的,有了这个开始,你才需要逐渐的去思考形的问题。”

    力,形之所奋也……风尘骤然想到了墨子的这句话。或者说,是这句定义。思维一下为之豁达,却是明白了。

    形之所以奋,这便是第一步。气至,故而形奋。形奋,所以力生,力生则劲至,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形奋而生出的力,化为内在的,推动形体运动的劲,是杂乱、无序的,就像是一条一条的小流,分散各处,不能将力量凝聚在一起。随后,便需要对此进行治理、诊治,就像是大禹治水一般,以规矩梳理天下水道,将之变得顺畅。

    可,这终究是以后的事了……他现在要做的,却是去通过气,感受那种形之所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