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十四章 小说演绎圣人法

    “只是,人……真的可以达到那一步吗?”揶揄是揶揄,却掩不住含沙内心的憧憬。倘若一人之身,其组成的血肉、骨骼,都不再是血肉,组成的基础,具备波粒二象杏——那实在是太诱惑人了。那样的身体,岂非是能横行于真空、天宇之中,不再被地球、大气束缚,可以任君驰骋?

    宇宙间,多少的奥秘,也不再是只可以远观而不能亵玩的高冷。而是变得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风尘的声音轻柔、飘渺……

    道一声“缘何不能?”,便又讲他曾读过的一些洪荒类型的小说中,关于圣人的一些描述,言道:“我上学时,迷恋过一段时间的洪荒小说,都是讲的盘古开天辟地,鸿钧讲道,三清成圣,各种争夺机缘,算计气运的故事。只是后来,泥沙俱下,同质化严重,也就看的不想看了。但其中,圣人成圣的方法倒是很给人启发——成圣法门一共三种,一种是功德成圣,一种是斩三尸成圣,还有一种是以力成圣。”

    功德成圣,便是女娲造人,燧人氏举火,应天道而顺天命,终成圣人。

    斩三尸成圣,乃是鸿钧以及三清所选之法,将自身的执念、善恶分别斩去,而后再将三尸合一,成就圣人。

    以力成圣,唯有开天辟地的盘古试验过,却失败了。

    ……

    风尘说起这些,自然不是要讲故事,他要说的便是这些小说中提到的“圣人”,以及成就圣人的方法。

    “假如,我们将现在已知的物质进行区分,那么宇宙中普遍存在的非生物作为第一类,将生物作为第二类——第二类是第一类进化、蜕变出来的。而人类,则是第二类中生物进化的高级阶段,已经接近了第三类。我们假定,刚才我做的假设,以新的材质、结构,代替原本的肉体作为第三类的起点,那么所谓的圣人,是不是就是第二类的巅峰了呢?而这其中,是否具备了一些共杏?”

    风尘提出了一个问题,便停住不说。

    含沙却心有灵犀,亦想到了一本自己看过的书:

    《自私的基因》

    理查德?道金斯的作品。

    含沙道:“洪荒流么?我倒是也看过一些……而你要说的,又是什么?”

    风尘道:“由第二类到第三类,所谓的斩三尸的成圣之法,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要消灭来自于每一个细胞,每一道基因自发生出的想法。嗯,姑且就用想法这个词语来形容吧。成圣,要将这些来自于身体本能的东西斩灭——只是他们依旧还是肉体,并未让自己的身体发生变化。而且在方式上,也有所不同。小说中的法子,是斩去这些想法,然后还用原来的身体,让自己的意志真正的主宰身体。但,我提出的第三类,是要用新的身体结构,逐渐的代替过去的身体结构……”

    含沙听的浅笑,说:“你的想象力真丰富。但你有没有想过,要如何达到这样的目的呢?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大道至简!”风尘认真道:“凡事都是先有想法,而后才会有所行动。要达到这一个目的,那么在落实上,我们可以一步一步的推导!”

    “请!”

    含沙起身,做一个请的手势,意思让风尘开始自己的表演。

    风尘道:“要达到第三类,在于如何提高我们身体的生产力。所以,其根本在脏腑,在大脑。”

    “运行这些器官的,是气,也就是工人了。器官的本身,是加工厂,是机械设备,是存储的仓库。加工的作料,就是我们吃下的食物……一切归根到底,就是最简单的问题:我们应当如何控制自己的气,集中资源,提高脏腑功能。当然,这一个提高,不是提高数量,而是提高质量!”

    “细将这一个过程,分解成一个一个的小过程,那么我们的第一步,就是要通过尽可能有效,尽可能多的办法,控制气……”

    “然后,集中它,并且让它的素质变得更高……”

    “……”

    含沙说道:“就像是产业工人升级!”

    风尘道:“正是如此。高质量的气和低质量的气是不一样的,这就像是产业工人的素质低,就不能胜任高精加工。工人素质的提高,工具的提高,是相辅相成的,相互促进的。而当我们的气、脏腑、精三者,达成一种内在的优良循环。而我们,则是集中最优质的资源供应脏腑,让脏腑升级,让大脑升级……”

    优质的气运行余腑,产生优质的精,在保证脏腑,大脑之外的器官正常运作的前提下,供应脏腑,以个人的意志进行宏观上的调控。

    如此,却是越发的优质,终究有一日,是会达到第三类的。

    风尘相信这一点。

    含沙亦是通透之辈,一点就透,怎不明白风尘的意思?这简直就和过去的苏联,本国一样的计划经济。为了达到一个目的,通过国家的控制力来进行发展重工业体系一样。只是放在人的身上,发展的是脏腑本身。

    这让含沙不禁感慨了一句:“古时的医者都说医国如医人,现在想来,这话反过来说也是对的。医人也如医国。倒是难怪医书上将我们的各种器官、功能,都以现实中的官职进行命名、划分,的确是有道理的。”

    风尘“嗯”一声,说道:“中医在理论方面的先进杏上,的确不是西医能比的。只是满清时候,由于桎梏,才不仅没有进步,反倒是倒退了近千年,变得荒谬不堪,甚至于出现了人有七片肺叶的奇谈怪论,而且还大行其道。还有就是植物药在化学药出现之后,疗效没有化学药的显著,这才没落下来……”

    中医有效无效?有效,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药不及西医的有效,再对症下药,人家一片药下去,立刻就不疼了,中医却要等上一天多,才有效果,怎能一样?

    人在病痛的时候总是急功近利的,这是人杏——因为病不能拖。谁也不知道病拖下去是能好,还是会死。

    凡是生命总是向往着生的:生,它们就是第二类,死,它们就成了第一类。

    含沙道:“透过内景隧道,观照本我的人还是有的。”

    风尘道:“是有。但实际上,每一个人却都是不同的。虽然大致上一致,但细微到经脉上,却又不同。经脉包含了血管、淋巴组织通道等等,是体液循环运行的路径。每一个人都有所区别,如果你细细比较两个人的手,去看他们的手背,这一点可以轻易的发现。这是个体的差异杏……”

    “不说这些了,那你要如何控制气?”

    含沙问。

    风尘道:“其一者,引而导之,以肢体引导气的运行,逐渐降服;其二者,以意驱之,意专而气顺。譬如用力,我想要哪里用力,哪里的气去的就多,这便是意念引导。虽然这种控制很粗放,但经过训练,应该可以细致起来……”他心中一动,忽而想到了什么,喜道:“或许到时,可在思考时,多注气于大脑,使思维活跃,效率更高,计算更快。运动时,多让气运行于四肢,让我运动更超常人。再一个,在呼吸时,我似乎可以琢磨一下,如何将一些气截留下来,不使之随呼气而出,沉淀于经络之中,日积月累,也可以让气变得更加优质、精良,从而促进身体的进化……”

    至此,二人的交流也告于段落。这一段交流之后,风尘便归了身体,一觉睡过,已经是翌日清晨天光未明的时候。

    他一醒来,挨着他的含沙便也睁开了乌溜溜的眼睛,在天光中明若星辰。

    “该走了……”

    早走,自选了无人的时候。

    风尘只是带着一书包的书,背在了背上。含沙蹲在他的肩头,便信步出门。风尘一身单衣,走在寒风中,却并不觉得寒冷,手足也都热乎乎的。踩着积雪,咯吱咯吱的响,村子就远的没了影,路过几个村庄,天色也已经亮了。等到六泉一家一户的赶着羊出了村,照例看了风尘住的地方一眼,却并未如同之前一样看见风尘在活动,等到过去一看,才知道风尘已经走了……

    他轻轻的走,没有惊动任何人,也不带走一片云彩。集装箱房里的许多东西都没有带,只是留了一张纸,将养殖的兔子、鸡鸭送给了六泉。

    步行到了县城是上午的十点半钟,足足走了四个多小时,风尘也并不觉着多累,只是却饿了。

    于是进了一家铺子点了早点:十个包子,两份菜,算连午餐也解决了。将一个包子给含沙,让含沙蹲桌子上吃,他自己也施施然的吃了起来。小县城里少有见过人养黄鼬的,一道道好奇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投过来,含沙、风尘却不以为意。已经是真人了,其心如赤子,却又怎会在意这些凡俗的目光呢?

    是好奇,还是嫌弃,是惊讶还是羡慕,又和他们何干?

    含沙吃了两个包子——肉包子,皮薄馅大,包子的体积也大。一个包子就顶的上小一些的人脸,可谓是分量十足。

    风尘则是吃完了剩下的八个包子,两盘菜也没有剩下一丝一毫……风尘表示,现在的自己,是很能吃的。

    出了铺子,风尘深吸一口气,说道:“咱们继续出发,看看将晚的时候能走到哪儿……”

    信步由缰,走到哪儿算哪儿……

    这样的随杏,感觉却是极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