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十二章 秦璐瑶

    吁……风尘眼帘一起,长吐出一口气,心中依然残留着那种玄妙。于那一垂眸之后,周围的虚无收敛,于三尺生白,像是稀薄的雾气聚敛起来,变得浓稠,淡淡的,无形有质,安静玄奥。他之所见,眼下的白无端成圆,不见首尾,是如在上瞰,四围而同见,但却不能见其后,只能见其前,更不能见己!这岂非就是“虚室生白”?所谓“虚”者,山之极也,处之高,而瞰之小,浩浩而无极。室者,存身之所在。这,岂非正是他一垂目,一静后,那一番景象……

    他的心中,含着喜悦,看了床榻上的黄鼬一眼,轻轻一笑,笑的如佛陀拈花的一笑,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气质。

    躺下身来盖好被子,一闭眼,便睡过去。

    一醒来,便是翌日!

    天空清冽而冷淡,照的雪分外晃眼,地面的深褐色依旧。风尘放出了鸡鸭,随意的在地上活动,喂过些吃食,便取了书,悠哉的品读……时间便安静的流逝去,直到十点多钟,却忽的听远处一阵引擎的轰鸣声由远而近。风尘不禁若有所觉,起身看去:

    三辆黑色的越野车碾碎了风雪,扬起的雪块、雪沫向着两侧扬起……

    车很快,也不进村,竟然直接朝着这里过来。

    靠近了一些,风尘已经看出了车的来路!

    这种车是专供车——

    红旗。

    普通人不会开,也没资格开。哪怕是一王两马也没那个资格。当车侧过半个身的时候,风尘便隐约知道了来人的身份。这辆车的车牌他熟悉——是张天野家的专车,他和张天野关系极好,算得上是死党,又怎么能不认识呢?他看着车在外面停下,一首一尾的两辆车上先后有安保下车,最后才是中间一辆车上的司机下车,打开了后门。一位穿着样式颇有些年月的米色呢子大衣,戴着双紫色手套,发髻高挽的雍容妇人从车上下来,凛冽的风吹在她的身上,衣领上长长的毛颤抖不已。

    那妇人却毫不在意,朝着风尘这里过来。后门的安保也迅速跟上,风尘放下书,忙迎上去,道:“阿姨,你怎么来了?”

    妇人嗔他一眼,问:“我不能来?”

    “不是……只是……”

    风尘有些不知怎么说……

    只是因她的身份——她是张天野的母亲,也是总理夫人,三天两头的在新闻中出现。要么是陪同总理巡视、慰问地方,要么是进行国事访问,这个国家、那个国家的飞……更一个,还是舞蹈艺术家,全国知名……虽然现在已经不上台表演了,只是在一些军队慰问的时候还表演一下,可却是深入人心,稍微上一些年纪的人,都知道她——秦璐瑶!

    秦璐瑶对安保说:“你们不用跟进来……”

    不跟进去,就是在外面等着。

    这并非是秦璐瑶为人刻薄,让这些人故意在外面冻着,而是她总也有自己的隐私,尤其是和风尘的聊天不想让外人听去,安保自然有自己的规矩,便在外面警戒。秦璐瑶的助理则跟了进去……助理的年纪和风尘相仿,是一个留着齐肩短发,很精神的女子,算不得漂亮,却也不丑,素面朝天,和风尘点点头。他二人也是认识的,毕竟风尘不止一次的去过张天野家里,也和这些助理、秘书之类的有过数面之缘。至于那些安保,更是经常见,看是风尘,心中的紧张感都松了好几分。秘书叫刘娟,农村出身,北大毕业,也是牛的一匹。风尘将二人让进屋,“阿姨,娟姐,里面坐……这里天气冷……”

    “这么简陋?”进了屋,才知屋里的简陋、冷清,秦璐瑶道:“冻坏了怎么办?年纪轻轻的不在意,老了一身的毛病……”

    屋里冷,秦璐瑶和刘娟也就没有脱衣服,门关上之后,也稍微好了一些。

    扫视了一眼屋内的布置……

    秦璐瑶又道:“小风啊,你也别怪阿姨说啊……你这要是年纪轻轻的,就冻坏了身体,等老了关节炎可没的治。我年轻的时候跳舞,现在落下了毛病,一变天腿就疼,疼的和不是自己的一样……你可是国家的宝贝,这要有个好歹,国家多大的损失?”

    “阿姨,我真不冷,不信您试试……”

    他伸出手,握住秦璐瑶的手捂了一下,秦璐瑶隔着手套都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热意,便也不继续说这个。

    就在风尘的床榻上坐下来,含沙自觉的让开了地方,悄悄爬上风尘的肩头。

    尾巴在风尘的脖子上卷了一下,风尘拍拍它,和秦璐瑶、刘娟说道:“这地方实在是简陋了一些,坐的地方也……”

    秦璐瑶道:“没事……小风啊。”

    “嗯,阿姨……”

    “那件事……我和你叔叔也不知道,本来早就想要来和你说说的,只是忙的厉害,不是在国外跑,就是在国内跑。这一次也就是乘着顺风路,离得你不远,又知道你在这里,才抽空过来和你说一下的……”

    “阿姨,这个我知道,和天野和叔叔阿姨都没关系,是有人……”

    “嗯……这事涉及的很多,我们也不好处理。如果单纯的是一个行政人员做的,也就好处理了,可难就难在他……小风,他还是一个科学家,科研的本事是一等一的,现在负责的项目又是重点项目,干系重大。并且在几十年来,对我国有着重大的科学贡献……”秦璐瑶和风尘详说了一下其中的厉害——的确是赖手,便是放在他身上,也难以处理。秦璐瑶虽然只是说“他”,并没有具体说是谁,但风尘却已经明白了是谁:

    一个能够科研能力强到国家可以容忍他胡作非为、作威作福的人;一个贡献大到国家可以原谅他的作风的人。

    这样的人不多,而在自己的研究所里的,更只有一个。

    这并不矛盾不是么?

    一个科学家,一个对世界,对国家做出过杰出贡献的科学家并不一定要是一个好人。一个人的能力和他的品杏并无关系!

    就像是牛顿、爱迪生……他们杰出,他们改变了世界,但他们都不是好人。甚至于爱迪生这个人,简直坏的令人发指——为了能够战胜交流电,垄断利益,他甚至可以弄出电椅这种酷刑来,证明交流电的不安全。那些死刑犯虽然该死,可也不应该被如此惨无人道的对待,电刑啊……这种行为,和**集中营,和731生化部队的那些魔鬼,根本毫无区别。

    但,他们就有功于世界!

    而秦璐瑶说的这个前辈虽然人品不好,是一个善于钻营的官迷,,做事也不讲究,手里也不干净,生活作风更是一塌糊涂。听说七十来岁了,竟然还跟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学生不清不楚,潜规则了不知道多少——但一只手肯定数不过来。

    但,在科学上的杰出贡献,在对国家的贡献上,那种丰功伟绩,却只能令人仰望。便是风尘知道了他,也打心底里选择了原谅。

    他的贡献、他的能力,已经足以让人原谅。

    不过风尘早已经不在意这些。

    也就无所谓原谅。

    “你和天野要好,阿姨不希望这件事成为一根刺,让你们有隔阂……天野的杏子你也知道,好朋友不多。即便有一些,也都是狐朋狗友,阿姨看不上,他自己也看不上。你们合得来,阿姨也就当你是自己家孩子一样……”

    “这件事我已经不怎么放在心上了,这事儿和天野,和阿姨、叔叔都没什么关系。咱们还是和原来一样……”

    “不放在心上,跑这儿来隐居了?”

    秦璐瑶的话可谓是不客气的很——也的确是将风尘当成了自家的孩子了。

    风尘尴尬一下,挠头道:“之前的确是有些心里头不舒服的。后来去了华山散心,正好遇见了一位道长,被道长开解了一下,也就想开了……我其实想要的已经得到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而且以前,回头看过去的确太浮躁了一些。我回这里,离群索居,实际上和这件事已经没什么干系了,只是想要让自己沉淀一下!踏踏实实的,把自己重新锻造一下……”

    “阿姨,你也别让天野挂心……”

    “行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要不回研究所,想要做什么和阿姨说……说啊,别不好意思。”

    秦璐瑶起身、出门,又道:“记得常来家里。”

    临上车的时候,还道:“我和你叔叔忙,常不在,要是没人你就自己待着,别把自己当外人……”

    “……”

    秦璐瑶走了,天地间又恢复了冷清。

    风雪依旧,但人心总归是暖的。

    秦璐瑶的来去自然惊起了宁静的村子,也不乏一些眼神好的人远远的认清了秦璐瑶的相貌,再配上那三辆红旗,身份已经是呼之欲出了。只是一直等着人走了,村里才“呼啦”一下活过来,似乎刚才的时候,是被秦璐瑶的气场压制住,时间暂停了一般。几乎是一村子的人,都倾巢而出,将风尘的住处给围了起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