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多歧路,今安在?

    含沙言及的法,风尘一听,便能明其中道理。只因为那“道理”算不得高深,也都是初中、高中学过的一些道理,连大学都够不上——电与磁,涉及的,也仅仅是这一最为基本、最为浅显的概念。含沙的应用,也就像是一个初中生学了电磁的一部分知识,然后照着葫芦画瓢,做出一段记录声音的磁条,然后通过喇叭读取出来,或者是做出一个收音机,一个简单的电报机出来……似乎简单,涉及的东西也不复杂,但这却是一种“天赋”,一种风尘本身并不具备的天赋:

    上学时,看到有些同学随手就能拆了一些电器零件,做出收音机、电报机、电话机这种东西,他都是由衷钦佩的。

    至少他现在便想不明白含沙是如何做到的。

    风尘说:“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但我很佩服你。因为你能做的,我做不来!”

    含沙盈盈一笑,眸子里带着一些玩味,温润,说道:“可你能够做到的,我一样做不来……有的人,是天生善于洞察天地间的道理,能够一眼看清虚妄、真实的,他们穷究道理,却不一定可以运用好道理。有些人,可以轻易的运用道理,却不能够洞察道理……风尘,你明白么?你是第一类人,可以为师矣,却不可知矣。”含沙念了一句古文,那一个“知”念作“之”,乃是治理的意思。

    意思是说,风尘是一个善于观察、发现道理的人,可以做别人的老师,为人解惑,但却不能够实际的使用这些道理。

    古时,这一类“师”是很多的,譬如百家诸子,游说于列国,或许其弟子可以为官为吏,做的有声有色。但“师”却并不能做好治理国家、地方的差事,这便是道理所在。这便是学者和匠人的区别。

    幸而风尘最近读的书多是古言,不然这句话还真不好理解。

    风尘道:“这话说的,却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含沙道:“你不觉你我二人,正是天造地设的吗?你善于理论,而我却能够从理论中探索到法,你求道,我为同道,我得法,你亦得法。一阴一阳,相互补充,岂不是可以在道途上无往不利?”

    “好……”

    风尘竖起大拇指。

    的确,这是合则两利,分则两害的事情。

    风尘又道:“道侣道侣,或者就是因此而出的……”

    含沙“嗯”一声,道:“便到这里吧。时间长了,对你并无好处。”含沙身影一散,风尘便沉入梦中,恍恍惚惚,一觉醒来,就只是记得和含沙探讨的一些内容,其余的梦境就消散的丝毫不剩了。看了一眼在榻上随意趴着,很是舒服、惬意的黄鼬,风尘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浅笑……红袖添香夜读书,这是古时多少读书学子幻想过的事情?这世间的精灵,哪一个不是天资聪颖,智慧绝顶之辈?这些精灵看上的读书人,又有哪一个是庸庸碌碌之辈?在话本、小说、传奇中,在戏曲中,那些被妖怪看上,陪着读书的,不是做了宰相,就是做了大官,都是人尖子一般的人物。含沙看上了风尘,他岂非也是人尖子一样的人物?至少,在这个时代里,他就是尖子……

    这无疑是一种肯定,心态如婴儿一般的风尘内心中涌出一种满足感。那种满足感就像是在婴儿一般的纯粹之外散发出来的光芒,一会儿就散了。风尘取了几本书,出门去,拜访了一下四老汉。

    这一老一少此时见面,语言是混杂的。一会儿俄语一会儿韩语,间或几句还会拐到蒙语、阿拉伯语,听的人一头雾水。

    风尘的语言已经学的很好,所差的便是一些积累……

    四老汉则通过语言这一表象,以及语法逻辑反向探寻,寻找到了各个地区的语言背后,当地人的思维逻辑、思维方式,并且整理成了一个整体的系统。现在四老汉就在讲这个系统,心如婴儿一般的风尘,几乎没有障碍的接受了这一系统。这种“逆反先天”之后的学习状态,让四老汉都啧啧惊叹!

    四老汉少时便好学,可这几种语言,也是近十年的功夫,才完全吃透的。到了风尘这里,不足一年,就已经说的很好了,几无障碍。

    这里面虽然有四老汉总结出的规律,内在逻辑的功劳,可风尘的学习能力,也实在非凡。

    四老汉一个劲的夸他是脑子灵。

    “小哥儿就是念书的料子,一学就会……”

    ……

    一个下午过的很快……

    因教授风尘,焕发了精神,好为人师的四老汉满面红光,眼中的精神也变得好了很多。整个人都给人一种错觉,似乎年轻了十多岁……晚间回去,又和含沙相会梦中,提及此事,含沙却也佩服四老汉的学识,只是感慨:“只是可惜,这么一个人,却窝在了山沟子里。更是没有逆反先天,修成婴孩儿,抱着术数钻研,放不下……”感慨中,却透着说不出的惋惜,她同是野路子出生,自是知道四老汉年轻时走错了路,现在也只能错下去,无法回头了——太早的钻进了术数玄理之中,心不能放下,塞的满满的,自然无法成就婴儿。因为放不下,就见不到“道”,一下就将前途卡死了。

    是以凡正道,系统的传承,首必要劳其筋骨,让人静下来,先成真人,再学道法。怕的,就是第一步踏错了,再无回头之机。

    这样错过的野路子有很多——几乎一千个人里面就有一个,但这些人的玄理的确不错,术数占卜,也都有着造诣。

    十里八乡的,谁家丢了牛,丢了羊,便去算一卦,百找百灵。

    谁家孩子丢了魂,或者得了癔症,一看也能好。

    这种东西,很难用“迷信”二字来概括,“灵”就代表了有效,占卜的成功率几乎达到了百分之百,这又怎么能说是迷信?倘若真的是“迷信”又怎么能算的出牛和羊丢哪里了呢?这个东西,猜是没办法猜的,有人马放南山,有人驴在北坡,那么大一片地方,吃草的地方多的是,东南西北是怎么算清楚的?如果只是胡言乱语,碰运气蒙中了,那这个占卜之人买彩票岂不是次次五百万?

    显然并非如此——这期间是存在着内在的规律、规则的,它和“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三角形的内角和是一百八十度”一样,都是一种定理!

    只是玄学化的表达让接受惯了西方的知识体系的人不能接受而已。

    迷信、科学。

    不过就是名词的事儿。

    名,给人以直觉。

    话说回来,算不准,人们还会找他算吗?十里八村的人,也都是认识的,谁对谁又不了解呢?真真的是想要骗人,都需要掂量掂量是否会自绝于人民了。求财?这个说法就更不靠谱了,许多地方占卜,就是自己带一副新扑克牌过去,占卜者打开算一卦,仅此而已。占卜者如果弄鬼,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一副扑克牌?

    从利益的角度看这是要多丧心病狂呢?实施一次,连内裤都赔出去了。因为占卜每一次都几乎是义务帮忙——只是占卜工具要占卜者自带。

    图什么?

    “和我们异类不一样,我们是就一条道。要么浑浑噩噩的老死,要么就开了窍,一下子成了大仙爷。成了大仙爷,也就是成了婴儿,再学什么,也不会有问题,能够令婴儿蒙尘的可能杏,实在很小、很小。人却不一样,万物灵长,在逆反了婴儿之前,就可以有许多学习的东西,这是一种便利,也是一种桎梏。一得一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是得,是失,真不好说……人类拥有了钢铁一般的苍穹,遍地高楼林立,过的富庶,不用担心一日三餐的温饱,可以玩儿游戏,享受生活。这得益于你们的知识。能逆反先天者少,历史留名的更少,也便是代价。”

    “……动物、异类,每日奔波于生计,为了填饱肚子而努力。没有发展出文明,但能成仙的,却总体上来说更多一些……”

    哪一个优,哪一个劣,风尘说不上来。但正如那一句名言说的一样: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一个文明也好,一个个体也好,做出了选择,就要承受的住代价。

    数百万年前人类出现了,和禽兽无异……

    然后一步一步,人类繁衍出了独属于自己的文明,摆脱了禽兽的行列,开始吃熟肉,穿衣服,住房屋,形成社会,抱团取暖。来自于自然界的恶意,已经不能够再威胁到他们,大部分的人再不用为温饱发愁——但他们却依然一步一步孜孜不倦的探求,让自己获得更好,让自己摆脱更多的恶意、桎梏。

    着便是人类的选择,谈不上好坏,但至少现在人类的生活比起禽兽,是天壤之别的。哪怕贫困,也不会真的饿肚子。哪怕天灾,也再难威胁人类的生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