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大道至简,四爷爷说道

    羊倌一家姓“谷”,羊倌叫“谷柳泉”,人称“二泉”——羊倌家算是一家大户,一共是兄弟十个,最小的一个兄弟,才比风尘大上四岁,小时候还一起带着他耍过,是“十泉”。一家十个孩子,从“大泉”一直到“十泉”也都是心灵手巧的人物,人家羊倌虽然是放羊的,可一手笛子、二胡、唢呐都有不俗的技艺,唢呐能拔三截,如果非要评比一下,都能算得上是民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了。

    二泉的儿子有三个,大小子在市政府坐办公室,二小子在跟着三伯跑边贸,也是从小精通了几国外语,得了真传的人物。但说道学历,二小子也才不过小学毕业,当真是应了那句“人不可貌相”的说法。

    老汉的十个儿子,以及膝下的孙子,可以说多多少少的,都遗传了一些他的本事。而和风尘耍过的十泉,现在是在市里加盟了一家电动车的品牌搞分销,整个章头市都是他的业务范围,单论收入要比他这个留校做研究的要好的多……

    倒是忘了讲,那个神奇的老汉,名字无人知晓,人们都叫他“四老汉”,像是风尘这样小两辈子的,就叫“四爷爷”。

    羊倌入这一头,来让他有机会去坐坐,显然是四爷爷想人了,唠叨了几句。

    羊倌走后,风尘就继续收拾、整理。

    一点一滴,皆出于自己之手……

    一直将晚了。

    他才出门,朝西营过去。

    天空深邃、清澈,西边独亮了一片扇形,只是在脚步间散的干净。从村东数靠南的第三家就是羊倌家,风尘推开大门进去,很是熟悉。一路进了屋,羊倌正坐在炕上,四爷爷也坐在炕上,地上一个小脚的老太太扶着炕沿,见了风尘就一阵稀罕:“哟小哥儿来了哇,快点儿上炕上坐……哎嗫还跟小时候一样……老四,你跟呐小哥儿坐,我给你们端饭去……”这婆子,是死老汉的老伴,一个老来搭伙的老伴。四老汉的原配早就死了,而老婆子也是同村的,没了老汉,都认识。只是前些日来的时候,老婆子的孩子孝敬,就带着她出去玩儿了几天,没见着。风尘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跟你去端哇……”很久不用土话,但土话还是张口就来。

    在一群家乡人跟前说普通话,而且还就他一个人,那种感觉很羞耻,有些说不出口的样子。

    “你坐吧,我溜溜腿……”

    四老汉也发话了,让风尘脱了鞋上炕坐,还要坐到自己身边。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

    老汉已经有些耳背,说话的声音特别大,便是记杏也不如之前的好了。风尘贴着老人的耳朵,说:“不走了,好好住一段时间。沉淀一下……”

    老汉“嗯”一声,说:“就是哇……歇歇好,老奔这奔那的,荒日子了。”须臾,饭菜上来,老汉一边让风尘吃,一边看他,那目光纯粹是疼爱一个晚辈。都是一个村里看着长大的,而且论起学问来,年轻一辈里,风尘绝对是最好的,考上了大学,还成了大科学家。用老人的话说,那简直“顶了天了”,很“了不得”……

    “小哥儿,额问你啊……这个‘婴儿’你知道是甚意思不?”听风尘说起自己在华山遇见了修道人一节,老汉兴致一起,就问了风尘一个问题。

    这个“婴儿”当然不是孩子,而是道家所谓的“元婴”——在一些网络小说中倒是很常见到。

    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嘛……

    “婴儿”是什么,风尘一知半解,不是很懂。道:“婴儿,就是指的呼吸像是婴儿一样,若有若无吧?”

    “哈哈哈……”老汉听的忍不住笑,摇摇头,揪着胡子大声说:“这个婴儿啊,可不是呼吸像是婴儿。小哥儿你回来不是要沉淀一哈么?四爷爷就给你讲一讲,这个婴儿呀,就是说咱们人,要把你后天学的条条框框,所有的认识,全部都放哈了。一个人从一生下来,一点儿一点儿的,认识出来的东西,全部都要放下了。这个就是婴儿——甚是先天?这就是先天。这个天呀地呀,山呀水呀,是婴儿一点儿一点儿看了以后,见识了以后,才有的。没有之前,不是先天是甚?”

    “你把后天学的东西,都放下干净了。这个心就空了。进了婴儿的状态,道也就出来了。修道修道,就是这么个玩意儿。”

    风尘受教,只能一个劲的点头……

    老头子道:“你想想,你从孩子到现在,每天看每天学,心里头装了那么多东西。哪里还能容下别的东西?虚怀若谷,心里头都放下了,你才能空出来。从婴儿开始,在重新认识一下这个世界,这一个过程,叫反观。”

    “反观,就是再学一次……”

    老人说的兴致——他的孩子从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哪怕是去开了算命馆,做阴阳先生的五儿子,也对什么“致虚极,守静笃”毫无兴趣。算命的学问,实际上很难算什么学问,那只是记忆力。记忆力好的,能够把算命的口诀背下来,能心算合八字,能排盘,就可以了。都是固定的程式,和“道”是两回事。老人从炕上一头的书架上随手拿出一本《道德经》,从里面摘取一些关键的文字出来。如一开头的“道可道,非恒道”一篇,言此乃归复于婴儿,反观天地万物之根的根本,只是大致说了一下,告他大致知道即可,不需要立刻弄个明白,等以后到了这一步,自然就懂了。像是“玄牝之门”一章,何谓玄牝之门,也都大致的提了一句,让风尘暗自感叹、钦佩老人的博学,以及道学的精深。跟着,又指了“载营魄抱一”一章,抑扬顿挫的大声念:“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涤,除玄览,能无疵乎?”苍老的手指,却很稳,念一个字,就指一个字,丝毫不错。念罢,四老汉就说道:“这个魄,是甚?这个魄啊,是一种后天的东西,人在母胎之中,未有胎光,不生灵慧,是没有魄的。魄,主人之身体运动,新陈代谢,是控制身体的程序,就像是电脑的系统一样,看不见,摸不着,却是运行人体的关键。也是存储信息、处理信息的一个重要的程序……这段话,就是告诉咱们,你要如何无离,经营自己的魄。就是要像婴儿一样,回到那种蒙昧的状态,找到咱们最开始的时候,那一点杏光。甚叫杏命双修的白了,就是从这儿起的。你把后天的认识、阅历都去掉了,心没有瑕疵,能够容纳道的出现,于是杏光也就出现了……”

    “……”

    一老一少,一个说,一个听。

    羊倌对着毫无兴趣,已经下地帮忙收拾去了。

    风尘道:“原来这是婴儿……”

    四老汉道:“对,这就是婴儿。人们都说封建迷信,光看烧纸的了,不看看里面到底是甚东西。”风尘道:“四爷爷你这些东西……我以后也跟你学一学哇。”他能够感受到,四爷爷这些学问真的很深。

    四老汉“啊”了一声,头摇了一下,说:“教不来,你四爷爷要是会教人,早去大学当教授了,还在农村里灰堆的?”

    想起关于这位四爷爷的传说,风尘会心一笑。这四老汉不会教人倒是真的,风尘笑道:“那是您老学问太深了,不知道怎么说。要不这样,你把书借给我看,我慢慢学,哪儿有问题就过来问一问你,咋样?”

    “都拿去哇……那几本给我留下来就行。”

    那几本是俄文字母的书,风尘连字母都不认识,更别说看了。他从炕上跪走过去,抽出来翻了一下,看到里面竟然还有一些手写的注释。注释有中文还有一些……饿,一些看起来极为潦草、狂草的波浪线……心里一阵嘀咕,心说:“这就是俄文的狂草版?四爷爷写的?这也太逆天了,绝对是俄国医生的水准。”

    书合回去,风尘就拿了一本《道德经》——目前,只是这一本书,就已经够了。一直到了八点来钟,风尘就不再打搅老人,离开了西营回去。

    第二天……新的一天开始了……

    风尘起的大早,开始自己简单的生活。他没有尝试着坐下来,去打坐入静。用昨天四爷爷的说法说,就是他现在坐下了,也没用。心里头心思太多,充满了东西,放不下,坐下就是空耗时间——而真正的坐下,是一坐下来,自然而然的就静了。那时候打坐才有用,坐下,坐不下,实际上是你是否已经“涤除玄览”而心无瑕疵的一个标志。要放下,就只有慢慢的熬练——离了世俗,眼不见,耳不闻;离了烦扰,归于平静。习惯这种生活,放下心思杂念,是需要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

    大道至简,道就在那里,在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但它已经承迂了所有,所以你看不见,找不到。

    只有搬开那些认识,扫除心灵中的尘埃,它才会出来。

    道很大,大到它可以包容一切。

    道也很小。

    小到……像是数学意义上的奇点,只是一个点,甚至于连一个点也都不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