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碌碌多无用,功在不言中

    “呵……”风尘自嘲的一笑,喃道:“却原来,一直都是我自己错了。从头错到了脚。一生禄禄一张纸,只为了变一种活法,改一个身份。却不知,那匆匆路过的,才是真——从小时起,我都只是为了成绩,为了撬开更好的初中、高中、大学,为了留校而努力,为了一个名额打破头。却从未沉淀下来,思考一下,我自己学习的知识,把他们沉淀下来……一切就像是空中楼阁,没有基础,一盘散沙,会用会做,却真不懂得。我从来没有认真体味过那些知识,品味过那种滋味。我拥有文凭,可实际上,我依然是一个文盲。知识没有成为我的沉淀,只是一个踏脚石。”舒玉曼的一番话,让他认识到自己的“急功近利”和无知,所以他自嘲、苦笑——

    一直以来,他都是在骑着驴找驴,将金饭碗当成了破碗,拿着它去要饭。实际最宝贵的东西,却就在手边,却不能识。

    但,此时醒悟,却不算晚。

    风尘道:“您看我适合看那些书?”

    舒玉曼摇摇头,说:“放下吧,放不下,读什么,也都是枉然。你不能静下来,不能放空心灵,又有什么书能开启你的智慧?”言罢,舒玉曼就使杨凯:“时间也不早了,小凯,你去送一下客人。”

    这是要送客了,缘分已尽。

    风尘忙起身,道:“不用麻烦、不用麻烦,我自己走就好。”

    “别客气了,我送你吧。”杨凯笑,说:“你能进来,已是缘分了。要是能自己出去,那我妈就不会称呼你为客人,而是道友了。啧啧,自己无意走进来是缘分,要是还能无意走出去,就是妖孽了。我先送你下去……”杨凯便用绳索送风尘下去,他自己则是轻盈的顺着脚窝子爬下来。

    “走吧!”杨凯带路。

    风尘随在杨凯身后,亦步亦趋,正如杨凯所言,他一个人,还真的出不去。

    行至半路,风尘忽的开口,问道:“杨凯。”

    杨凯道:“怎么?”

    “你上学,是为了什么?”

    “我一开始的时候,就想知道天上的星星为什么不掉下来……”杨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说:“晚上的时候,这里的星空很美。”

    “那现在呢?”

    “知道的越多,就越想知道更多——你说宇宙的尽头是什么?”杨凯顿了一下,说:“我也问过同学,他们都是理所当然的,宇宙之外当然是外宇宙了。还有的说宇宙的尽头就是尽头,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有的说,宇宙之外就是混沌……也有不屑一顾的,他们对这些毫无兴趣,问我,你老是关心这些,考试又不考,又有什么用?”

    风尘道:“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考试不考的东西,学了又有什么用?但我现在感觉自己错的离谱。”

    什么样的知识是学了无用的?

    那,也仅仅是对考试无用而已,却不是知识无用。

    ……

    “行了,前面一转弯儿就出去了。我给我妈打个电话,正好下山去玩儿几天……”杨凯说着拨通了电话,和其母交流几句,就带着风尘一道下山去了。

    一路行来,风尘发现杨凯虽然一头黄毛,但却并不离经叛道,为人也开朗、热情,又有一种少年人特有的朝气。他整个人,就像是初生的太阳,骄阳似火……风尘感觉自己的前半辈子,都活到了狗身上。

    从一条非旅游线路的小道下山后,杨凯带着风尘到了公路旁,等了片刻,就见一个骑着粉色的女士自行车的少女背着书包飞快的过来,在二人跟前停下:“嗨,凯子,走了……这位大叔是谁啊?”

    “一个进山的游客,迷路了,我把人顺道带出来。学**做好事,一向是咱的优良传统好吧……”

    算是解释了一句,他便跨在自行车的后架子上坐下来,和风尘摆手。

    遂,一男一女就走了。

    女生骑着车,男生坐在后面,消失在拐弯处。

    风尘等来了下山的旅游公交,乘车进了县城。进县城之后,时间已经是晌午,回到栖身的宾馆中收拾了行李,退还了房卡,他便直奔长途车站,买了归乡的车票。舒玉曼点醒了他这个痴儿,既然已经醒悟,那便不会再沉迷。他坐上了长途大巴,看着路旁的楼宇变成了田野、山峦,心中恍然想起一句诗来:

    一朝顿开枷锁,今日方知——我,是我!

    我,是我。

    他暗道:我已找到了我,便不会再让他蒙尘。

    家乡……很远、很远,足足坐了半天的车,大概是夜里八点来钟,才是到站。坝上地区的夜晚是幽冷的,灯火点点的小城显得安静、安详……远离了车站,找了一家旅店住下来,风尘躺在床上,思维却已经飞的很远……

    很远、很远、很远……远的,仿佛时间都被拉长了,然后一切都突然静止,消失。再一次醒来,已经是次日八点来钟。

    他在街上转了一下,一个上午的时间,就买了一些必须的东西:

    米、面、油、粮一类的自不必说。

    兔子、鸡的幼崽也都买了一些。

    特别是买了一个破旧的集装箱,还买了一大堆的泡沫塑料、粘合剂、胶水等东西。他要回老家住,却不是回村里住,而是要在村与村之间的山上,找一个无人处,构筑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居所,无人打搅,可以全身心的放松自我,放下心灵中的杂念、杂思。下午的时候,这些东西便由集装箱的主人一并用大车拉了过去……

    就在西营、东营两个村之间,一个形状如同馒头一般的山上,风尘让大车将东西卸下来,然后就可以走了。

    这是他第一次想独自一个人来完成一件极其想做的,自认为极有意义的事情,这一个意义就在于独自动手的本身。

    就譬如是想要走出等长的脚步,不快不慢的走一段路,当从起点走到终点,那便是一种圆满。

    倘有人半路拉了你一下,纵然是重新回头走,也再找不到那种感觉。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

    一个人挖土、平整土地,空出一个刚好嵌入集装箱的平地,从侧面看,地形就像是一个簸箕。他从未做过这种体力活,这一个过程足足用了三天!然后,他又将集装箱推了进去,集装箱很沉,又是在山坡上,只能一点、一点的动,想尽了办法,筋疲力尽,一天功夫才弄好。

    又利用工具开了窗户、门,初步的工作就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内部的装修,保温的安装。

    这个过程倒是快了好多,切割泡沫、胶水粘接,很快就弄好了。

    足足一个星期的折腾。

    他折腾出了自己的小窝。

    这个窝有种种的不足,但却让他的心灵生出了一种圆满的错觉。屋子建好了,放羊的羊倌便进来参观了一下,啧啧道:“还真够日能的,一个人竟弄完了……小风,晚上去叔那里坐坐,整两盅咋样?”

    “叔,我又不喝酒,过去了你们也喝不好。你大(父亲)还好吧?”

    这羊倌的父亲,却是一个奇人。

    其事迹风尘从小就听:

    一个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从小到大几乎没出过村子,却精通俄语、蒙语、日语、英语、韩语、阿拉伯语六国外语。年轻的时候有个精通英语的教授下乡,两个人吵架用的都是英语,怎叫个牛逼了得?

    精通六国外语就不说了,这人熟读易经,古代术数门儿清,婚丧嫁娶,风水阴阳,小孩子叫魂儿,出马的本事,也都精通。

    要说这人有什么缺点的话,也就两个:一个是嗜酒,一个是内向。内向并不是不和人交流,不和人说话,而是站在讲台上,连个屁都崩不出来。原本一个大好的可以进大学当语言教授的机会,就这么错过去了。要知道,这个教授的名额,可是破格提拔的,就是和他吵架那个教授,平反之后举荐的,结果上台上不了话。这一个堪称“博学”,算是一个“学贯中西”的人物,一辈子就窝在了村子里。

    风尘回村时,也各家各户的看望了一下村里的老人,这些老人多还是他小时候见过的。现在年轻人外出打工,村里也就剩下老人了。

    羊倌的老爹一直到这么大年纪了,还在读书。家里很多书,他唯一能认识的几本也都是什么易经、风水之类的,剩下的全部都是外语书。

    羊倌儿道:“好的很,二小子从俄国带回来的那酒,你知道吧?老毛子喝的那玩意儿,我连一口都喝不下去,我大一顿半斤。”

    “叔,你以后放羊,常来我这儿坐。”

    “那咋好意思,你是做学问的,把房安这儿就是为了清净,我要是天天来,你还咋做学问?倒是我大那儿小风你常去坐坐,这村里头能和他说上话的不多……”村里的文化人不应该说是少,至少都是认识字的——但学到羊倌父亲那种水平的,是一个都没有。哪怕是现在的风尘,也不敢说自己比这老人牛逼。

    风尘道:“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