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放下,是为了拿起

    西岳太华山,千古第一险。南接秦岭,北瞰黄渭,其山势之险要,犹刀削斧劈,洞、观错落期间,依于绝壁,风尘穿一件灰色的长袖带帽的休闲上衣,一条发白的牛仔裤,一双普通的休闲鞋,背着一个包裹,一步一步,不急不缓的上山。山势很陡峭、一节一节的石阶似乎都是立的,至于中上一段,每走一步,腿都一阵酸软,更不敢向下看一眼……他只怕向下看上一眼,自己就会因为那高度,软在地上,再起不来!

    登山,尤是登华山,考验的绝不止是一个人的体力、耐力、坚持,更是考验一个人的心境、胆量。

    再看一侧在峭壁上挖出的山洞中,铁门打开,一个道人正盘膝而坐,迎着清早的阳光安然入静,对身前的“悬崖”视而不见,却不仅心生佩服。心道:“这些人果然是修行高士,已经是去了自己的恐惧心了……只怕这天下事,什么也都不能令其心生波澜,时时刻刻,都能够保持这般的安静心态。”

    风尘心尤生佩,这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之心态,这般“存天理,灭人欲”的境界、修行,实非寻常。

    又想:“人到了这种地步,也就无所畏惧了。倒是可以说:我是自己的国王。这一种精神的满足,却要比物质的满足,更令人神往……我的研究成果,都已经署名了,却还是变成了张天野的,导师说下一个项目会给我补偿,甚至会谋一个主管的位置给我。这种勾心斗角,实在令人烦闷,我还不如像是他们一样,放下心胸,也许会得到更多,也说不准……”一路上山,身体在疲惫,视野却在开阔。他的心胸,也在一点一点的打开。原本郁结在心中的郁气也都散了许多。

    他自小生于农村,学习也是刻苦,一路高歌,从农村的小学考入了县里最好的初中,然后又考进了市里最好的高中。

    大学的时候,更是以高分考入了首都的重点大学,学的是理论物理这一块。

    毕业之后,也是留在了学校的研究所,进行研究、学习。

    风尘研究的是理论,主攻黑洞这一块,提出了“物质-空间-维”的假设,认为物质也好、空间也好,都是维的一种表现。导师以为他的假设可行,便带领研究组一起进行研究,用了大概四年半的时间,终于初步的做出了结果。然后便是写论文,发表——谁想论文的署名竟然变成了张天野。

    自己提出的理论假设,辛苦做出的结果,到头来,“风尘”竟变成了“张天野”,这让人如何接受?

    他的导师就让他出来散心,工作还在研究所挂着,临走时候,还语重心长的告诉他:“人生中,有许多的事情,总是‘人力不可抗拒’的。想要做研究,就要先做人,人都做不好,研究也就没得做。”

    很现实,也很无奈……

    风尘不恨导师,因为自上大学,导师就帮他很多,也一直很看好他,视他如亲传弟子一般。

    风尘也恨不起张天野,因为张天野是他很好的朋友,这件事也不是张天野做的。

    ……

    他心中悲哀,不知道自己应该去恨谁。

    只是郁郁。

    不觉间,就从上坡变成了一截平路,这是山中的一小凹谷,谷中开出一些田地,种植药材。风尘醒过神来一看,自己竟然脱离了游人的序列,不知怎么的走到了这里,身后的小道也隐没在云雾中,看不清来路。药田旁,崖壁高耸,如剑参天,一个一个碗口大的脚窝子挖的错落有致,向上蔓延成一条路——其实出了景区,华山上很多地方的路,就是这种在山壁上挖出的脚窝子,衍伸进上面的洞窟之中。洞窟的门或者是木质的,或者是铁门,还有一些则是新买的防盗门,看着多少有几分怪异。眼前这一个洞穴的门,就是防盗门,也不知是怎么安装上去的。

    “咔嗒”一声,防盗门锁的声音引得风尘抬头。

    深棕色的防盗门向内打开。

    一染着一头黄发,身上穿的很“韩流”的年轻人对他喊道:“相逢就是有拥,客人进来一坐吧……”

    风尘打量几眼那脚窝子,又考虑了一下自己的体格,指一指山壁,问:“我怎么上去?”

    “你抓住绳子,我拉你上去。”

    那年轻人放下一根绳子,教他绑在腰上拉紧,而后就像是从井里提水一样,双手来回提拉,倒了几次手,就将风尘拉上去。风尘心道:“好一把子力气,真看不出来……”年轻人看着瘦小,皮肤也是白净,根本不像是一个受苦人,却想不到力气这么大,一下就将他给拔上来了。

    “客人请进……”

    是一女子声音,风尘进了门,略微适应一下眼前的光线,便看到里面一个土炕,一个土灶,炕上盘坐了一衣着时尚,化了淡妆的中年女子。女子的头发随意在脑后扎起来,形成一个底底的马尾。

    “道……您好。”风尘本想称呼为“道长”,可看那女子装扮,又觉着不合适,只能尴尬的道了声“你好。”

    “小凯,给客人拿个蒲团坐……”女子介绍道:“贫道舒玉曼,自幼便在华山顶上修行。这是我儿子,杨凯。”

    舒玉曼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以及那黄发青年。黄发青年竟然是舒玉曼的儿子,这让风尘很是诧异。

    却原来是十九年前舒玉曼和道侣行房,夫妻二人同修时,一个意外,便怀了孩子。念及上天有好生之德,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自不能再逆转元气,将之化去,便生养下来。孩子自小在山上长大,夫妻二人也教授一些道理,等到了上学的年纪,就放下山去,进了寄宿学校,只有周末、放假才会回来。别看杨凯一头的黄毛,实则却心地极好,更知道孝顺双亲,本人也跟随父母一起,学了一肚子的道家学问……当真是应了那一句“人不可貌相”的话了。舒玉曼道:“却还不知你怎么称呼?”

    风尘心道:“不是应该称施主吗?”说道:“我叫风尘,在学校做研究的。”

    杨凯问:“做研究怎么样?无聊不?”

    舒玉曼柔声道:“你一来,我就觉你心中郁郁,晦气充塞,不得疏解。我这里甚少人来,能来便是缘分,和我说说吧……”风尘点头,便听的杨凯说:“您老人家弄了一个阵法,谁进的来?这缘分还真够大的。”风尘莞尔一笑,便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更表露出一些出世的想法。

    舒玉曼点点头,道:“是灰心了?”

    风尘道:“有那么一些……我从小刻苦,拼命学习,为的就是出人头地。那个时候,我目标明确,可现在,我真不知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之前,我还想做出成果,在论文上署名,可现在,这都是别人的。”

    “呵……你啊,你要成果,成果可有了?”舒玉曼问了风尘一句。风尘想一想,成果是有了,于是点头。道:“有了。”

    “既求果得果,又有何求?道经云: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有为,便是奔着利去的,无为,则是奔着用去的。就拿你现在的事情来说,你已经做到了,你做到了自己想做的,这便是无为,何须奢求太多?你从小努力,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自己的生活,让自己摆脱以前的生活状态。可一直以来,你快乐么?人,若总是为了利益去奔波,利字当头,那便是欲望的奴隶。”

    “欲望,是无穷无尽的,永远无法得到满足。所以说,以有涯而知无涯,则殆矣。痴儿啊,你可曾明白了?”

    舒玉曼语重心长,开解了风尘一番。

    风尘本在之前就若有所思,此时舒玉曼的一番话,无异于是醍醐灌顶,令他一下顿悟,福至心灵。

    是了……他发自真心的想要研究“物质-空间-维”的联系,如今是成功了,他的目的也达到了。达到了这个目的,那么署名是谁这种利益之争,可还重要?署个名,那是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可以增加声望。但研究出成果,却是一种自我精神的满足——放不开、放不下,不过是之前在名利场打滚了太久。

    他的心灵一下子解开了,郁气一散,整个人都为之精神、鲜活。舒玉曼眼中尽是欣赏,世间人那么多,能够勘破这一关的,寥寥无几。

    这也是“道友”稀缺的原因之一。

    舒玉曼问:“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风尘道:“之前,我的心思太重。我想将这些心思放下来,放空我自己,然后看一看要重新拾起什么。”

    舒玉曼道:“你果与我道有拥,入道之初,人心繁复,充满了欲望杂念。要除去这些,需存天理而灭人欲,大道之行,始于足下。非劳其筋骨,琢磨一番不可。我修道之初,每日挑水、生火、劈柴、做饭,足有三年,才将心杏磨灭。你或可读一读经典,以期从中寻到灵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