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2章:罗峰的暗算

    声音很熟悉,密林中钻出的牛魔,身着黑色铠甲,持着大斧头,骑在一头风狼上。

    风狼的一侧,挂着一面大盾,晃着脑袋的牛魔正是罗峰的跟班钱宁。

    罗东眼珠一转,恼羞成怒的哥哥还真是心急如焚,来不及想除去他这个麻烦弟弟了。

    想到刚才警告之言,犹在耳畔,罗东对老九最后一点忍耐,彻底消耗殆尽。

    “钱宁,上一次你坏我门户,今日拦我去路,打算谋害我吗?”罗东大声质问,与上一次不同,他这次底气很足,没有半点惊惶。

    钱宁哈哈大笑,从风狼身上跳下来,讥笑道:“读书人最是无耻!上次故意吓我,害我跪在你这废物跟前!今天杀了你,我就立了大功!”

    “大功?九哥打算赏你什么?”罗东瞧着钱宁的蠢样,打算逗逗他。

    钱宁取下大盾牌,粗声粗气的道:“反正你快死了!我就让你这读书人死的明白。九爷说了,等你今天回归先祖怀抱,九爷会赏我一位美人!”

    卧槽!

    一个娘们就让你干杀人的勾当,还是杀王子!

    佩服你这傻牛的魄力。

    “一个美人?我送你十个牛魔美人如何?”罗东蛊惑道:“只要你不杀我!条件我们可以慢慢谈嘛。”

    “十个?”钱宁一愣,十个的概念似乎有些大,想了半天才道:“你哪里有这么多牛魔美人?”

    咦!

    这笨笨的钱宁,难道还能策反?

    这忠诚指数也太低了吧?

    “只要你跟我混,以后莫说十个牛魔美人,一百个都有!”罗东继续大开条件,管他靠不靠谱。

    钱宁开始思索,过一会他大吼一声,吓了罗东一大跳。

    “我还是喜欢街门口那个牛魔美人!我是一头专心的牛魔,你想让我喜欢上别的牛魔,那是不可能的!”钱宁嗷嗷大叫,内心格外的痛苦,右手中的大斧子,呼啦啦一转,砸向罗东。

    这柄大斧,怕有六百斤重,破空呼啸之音,甚是可怕。

    如果罗东没有锻体,这一斧头下来,绝对会脑浆崩裂,惨死当场。

    钱宁一脸的兴奋之色,期望看到罗东惊恐绝望的眼神。

    斧头逼近罗东脑袋的刹那,斧头在半空中停住了。

    矮小的罗东,很是轻松的将飞过来的战斧手柄抓在手中。

    这柄斧头几乎有他半个身子大。

    钱宁的牛眼,连眨数下,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一幕:“你……你……”

    徒手接斧的本事,连他自己都不敢做!

    这个侏儒,难道真的锻体有成?

    想到这点,钱宁心中咯噔一响,登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还给你!”

    大斧脱手而出,化作一道白光,径直杀向钱宁。

    钱宁后脊发凉,抬起大盾,拱起身子一挡!

    “蓬!”的一声,钱宁连人带盾倒飞三丈之远,整个盾牌四分五裂。

    “呼……呼……”钱宁天旋地转,一阵难以言喻的疼痛从胸口袭来。

    大斧破开重甲,斩进血肉,虽然没有伤到筋骨,但是已经震伤了脏腑。

    就算是再蠢,钱宁已经明白,罗东已与过去不一样。

    当罗东走到他身前,钱宁的脸上露出无法遏制的恐惧。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短短十天的功夫,罗东这个废柴,怎么就获得了如此强大的力量。

    刚才一斧,若没有大盾防御,他绝对会被劈成两半。

    等等,罗东身着炫纹白甲,之前觉得哪里不对,原来问题在这里!

    这等重甲,没有锻体过的牛魔,哪里撑得住?

    他的锻体,应该没有突破血肉变,否则刚才一斧头,就算有大盾防护,一样会横死当场。

    随手一斧,自己深受重伤!

    这就是整个王都肆意谩骂,嘲笑的白角牛魔吗?

    可是历代先祖说过,白角牛魔无法修行!

    为什么他可以?

    这是为什么啊?

    一大堆疑惑,让钱宁头晕脑胀,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甚至想第一时间把这些事情告诉罗峰!

    罗东哪里像一只等死的小山羊,完全就是披着羊皮的猛兽!

    “你虽然蠢,但是好歹忠心!”罗东绕着钱宁走了一圈:“谋杀王子的罪名,够你诛灭九族!只要你指认罗峰,为他唆使,我会劝父王绕了你的家人!”

    钱宁一听此话,浑身发冷,青炎郡王的统治,赏罚分明,如果谋杀王子的罪名坐实,他整个家族就真的完了。

    可是指认主人,无异于卖主!

    如果不卖主,我的家族,父母兄弟,都要因我而死!

    “想一想,这是你唯一的机会。”罗东循循善诱着,让钱宁弑主,当面对质,罗峰在罗明的眼中,就会被冠上兄弟相残的名号。

    这样一来,日后继承王位的机会,罗峰等于彻底断绝。

    钱宁眼眸闪动着,冷汗如注,钱宁脸色陡变,张口吐出黑色的血,盯着胸口的大斧,不敢相信的道:“斧子上有毒!九爷……”

    钱宁“爷”字刚念出,口吐黑血,毒发身亡,抽搐数下,当场毙命。

    罗东皱起眉头,一脸愕然。

    钱宁打死都没想到,会被自家的战斧送了杏命。

    最后看他诧异的模样,战斧淬毒的事情,怕也是不清楚。

    罗东正想着,一股刺鼻的气味袭来,他急忙后退,瞧见钱宁的尸身,竟然开始“融化”,胸口的位置完全的塌陷下去,血肉化作血色水流渗入地面。

    没过一会,庞大身躯都彻底化作了血水。

    “好厉害的毒!”罗东惊怒不已,想到刚才徒手接斧,也是一阵后怕。

    如果不小心划伤皮肤,绝对会中毒身亡。

    罗峰啊罗峰,你三番五次算计我。

    若不是我跨入血肉变修为,化作一滩血水的就是我了。

    罗东定住心神,前后思量一番,明白从围猎开始,一切都在罗峰的算计中,包括狩猎比试的事情,就是为了让他孤身前往山林,为钱宁创造机会。

    本想毁尸灭迹,一了百了,不想弄巧成拙,钱宁化的只剩水了。

    “唯一的人证死了!若不反戈一击,这口恶气怎么吞的下?我在明,他在暗,终究不妥,此事!终究要想出应对之策。”

    罗东沉吟一阵,骑上风狼,驰入深山中,加紧时间狩猎。

    半个时辰后,牛魔营帐外,牛魔战将们围拢在一起,有服侍的仆人在烹烤各种肉食,营地上方,肉香扑鼻。

    罗明坐北朝南,远远看到罗峰。他收获颇丰,各种猎物挂在风狼身上,罗明却不满道:“与往年比,你的猎物少了很多。”

    罗峰心中惦记杀人的事情,在他看来,钱宁对付读书人罗东,不会出半点差池。

    猎取多少,反正罗东都不会再回来了。

    一个死人,难道还会猎取猎物吗?

    这场比试,就算他只打到一只猎物,他也是胜者。

    “父王,可能是兽潮的缘故,狩猎的难度大了一些。”罗峰找了一个由头,解释道:“怎么没有看到十弟?”

    罗明平视罗峰,随口说道:“山林危险多,我都在想,该不该让他秋山。”

    哇喔!

    哇喔!

    ……

    忽然之间,半山腰响起了叫好的声音,罗明站起身问道:“怎么回事?”

    没过一会,就有一名牛魔战士跑过来,兴奋地禀报道:“大王,十王子杀了一条百年蛟蛇!正扛着回来呢。”

    罗峰脸上黑气一闪,急忙侧过身去,生怕被罗明瞧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