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2章:奴才就是奴才!

    九爷曾说,天下最要提防的就是读书人。

    钱宁那时候不懂,现在终于明白了缘由。

    牛魔靠刀兵杀人,读书人靠唇枪舌剑,杀人于无形,更加让人不寒而栗。

    罗东看在眼中,眼见奴才生出弑主之心,惊怒无比,果然脑容量不超过100CC的蠢货啊!只会用武力解决一切问题。

    “怎么?心中有愧就要动手,莫要一错再错,若是伤了我半分毫毛,你就算有九颗牛头,也不够砍得!

    郡王的神通,是你这种蠢材能够洞悉遮掩的吗?”罗东几乎用生平最大的声音咆哮着,他没有把握这个蠢货能否听进去,可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钱宁血红的双眸,在听到“郡王”二字,所有的血勇全部消退无形,他惊愕的盯着罗东,一时没了方寸。

    “此事本是小事,你若是称呼得体!哪里会有奴才逾越的事情发生?”罗东冷冷说道,这种九哥的狗,说不好就会乱咬人,他可不想死的冤枉。

    钱宁虽然脑容量不够,但“死”字还是认识的,当即反应过来,双膝一软,就跪在地上,对着罗东道:“十爷,奴才有错,万求饶命。”

    罗东深知,钱宁跪拜认错,不是怕他,而是摄于他的父亲!

    这位青炎部落的牛魔王,可想而知,对普通牛魔的统治力有多强大。

    “饶你?你破我门户,却要我饶你?”罗东声色俱厉,吓得钱宁浑身打哆嗦。

    钱宁回身一看,心中叫苦,当即折身而起,却是出去一会,不知道从哪里拆来一扇门,重新给罗东安上,又老老实实跪在罗东身前,又是哀求。

    就连他都清楚,为何要如此害怕!

    明明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他都不明白为何要怕?

    钱宁不懂,可是罗东明白,他是借势,将钱宁压制的畏惧不敢抗逆。

    狐假虎威的手段,终究假借外物,不是他的力量。

    钱宁跪在地上,心中忐忑,低垂着头颅,不知在想些什么。

    “既然九哥要诗词,我写一首给他就是了。”罗东脑子一转,心中生出一个念头,便对门外牛魔说道。

    钱宁大喜,本以为这趟差事要泡汤,现在罗东居然应了。

    哼哼!

    还是畏惧我家九爷,也是个没骨气的东西!

    想到这里,钱宁心中咏发瞧不起钱东。

    罗东神色从容,用毛笔从书桌上写了一首宋词“断残阳,小桥流水听昏鸦……”,洋洋散散写完,等着白纸阴干,钱东将之卷起,跨步出门,瞧了一眼钱宁,沉声说道:“拿去吧!无事莫要烦扰我!”

    钱宁接过纸卷,就要打开,罗东骂道:“你这蠢材,看得懂吗?”

    钱宁面孔顿时涨红,牛魔大多是纯粹的战士,他是好奇心驱使,想看看是个什么玩意,不想被这庶子讥讽,把钱宁气的半死。

    “你……”

    “还是早些回去复命,在这里耽搁久了,就不怕你家主人责罚吗?”

    此话成功转移了钱宁的注意力,他顿时不再跟罗东置气,将纸卷捏在手中,哼了一声,转过身,自言自语说道:“今日算你运气好,来日让九爷好好给你松松皮!你才晓得好歹!”

    牛魔钱宁说完这话,大摇大摆出了罗东的小院子。

    脑容量不够的钱宁,完美的将奴才和小人演绎到了极致。

    罗东瞧着钱宁宽厚的背影消失在一片光亮中,他深深吐了一口气,面显狰狞之色。

    “一介奴才都敢羞辱我!此乃奇耻大辱!光靠读书改变命运,断然不行。读书让我生智慧,明事理,从今以后,我要练武功,修神通!不假他人之力,谁都不敢侮辱我!”

    罗东心中生出这些念头,再摸摸头顶的牛角,现如今,他连牛魔的锻体一关都没过,若是真练武功,修神通,此事必要参见他的父亲才能得到机会。

    只是,他的那些哥哥们!

    岂会坐视不管?

    任由他从偏僻角落走出,获得峥嵘之地?

    大大的王宫,却是虎视眈眈,容不下他的野心。

    想到这里,罗东倍感痛苦。

    痛苦分两种,一种让你变得更强!

    另一种毫无价值,只是徒添折磨!

    罗东昂起头,看向王宫最高的一座建筑,那里是王者驾临之地,金黄的阳光将这座建筑衬托无比的神圣和伟大。

    *****

    九王子罗峰的宅院巨大,光是房舍就有三十多间,更有专门供他演武的校场。

    罗峰身高一丈三尺,此刻穿着金色鳞甲,脚踏蛇皮靴,出拳如风,每一脚踢出,空气中仿佛又噼啪的声响,他的牛角乌黑如墨,远远看去,犹如一座移动的小山。

    他的拳脚功夫十分了得,在府中颇受器重,据说过了今年,也就是他十八岁后,便会开府建牙。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罗峰一边挥拳,一边说道。

    他没有回头,就知道钱宁回来了。

    钱宁在罗峰的面前,乖巧的跟一只鹌鹑一样。

    “诗词奴才已经拿到了,不过……”钱宁故意停顿了一下。

    罗峰咦了一声,停了拳脚动作,回过身,双眸如鹰,瞧得钱宁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有什么事你就说!吞吞吐吐,怕个什么鸟劲?”罗峰厉声骂道,此子转念一想,又道:“难不成老幺闹出什么幺蛾子?还是折了我老九的脸面?”

    钱宁登时来了劲头,连连点头,添油加醋说道:“罗东那小子也在打铁扇公主的主意!”

    “就凭他!这个废物活得不耐烦了吗?!”罗峰鼻翼一张,登时鼻孔喷火,火冒三丈,那眼神几乎就要杀人:“这家伙竟敢打铁扇的主意,等我开府建牙,便是他的死期!”

    “九爷,那小子动不动就说他是王爷血裔,还恐吓奴才!”逮到这个机会,钱宁使劲向罗东身上泼脏水。

    罗峰冷笑连连:“瞧你一脸吃瘪的样子,定然是被他诓住!当真没用的蠢材!还不把诗词拿过来,傻愣着做什么?”

    钱宁哪敢争辩,急忙将诗词送上。

    罗峰接过诗词,瞪着牛眼,看了半晌,恼火地说道:“写的什么玩意?残什么阳,听什么乌鸦?乌鸦不是用来看的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