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夺灵

    血祭!

    最原始的血祭!

    以活人为祭!

    平安脑海里瞬间冒出这已经消失了数千年,只存在于古老传说的血腥祭祀,他居然在今天,在这里看到了,目睹了一切。

    他内心里一片毛骨悚然,脑海里全是那9个少女痛苦挣扎绝望的表情,他双脚发软,险些就跪了。

    “以活人祭祀?”

    特么这么惨无人道的画面,居然发生在他的眼皮底下,试问他怎么不恐惧不害怕不恐慌呢?

    “哎,造孽啊!那老巫婆何必要用这极端的手段祸害自己的族人呢?死亡,真有大恐怖吗?”

    “神通敌不过天数,我辈修炼图的可不是长生啊!她,修的是什么鬼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平安仿佛听到了几声叹息,所以他没有去留意,此刻的镇东镇北以及镇西,那三王庙、老君庄和观音洞处,隐隐有青色的光华闪烁。‘

    不然以此刻平安经金色小葫芦易经洗髓后的体质和眼力,自然会发现其中的猫腻。

    他的所有注意力全在祭台上那9根石上,9个年轻的生命香消玉焚,她们的血液,肉体,甚至她们的灵魂,全化成了9滩闪动着晶莹宝光的血水。

    而这些血水,在符文的祭炼下,轻轻的往下淌。

    这个时候平安才发现,在每根石柱上都有一根青绿色的竹管,它们一样被镌刻上了符文,同样在闪光,仿佛和整个祭祀上的符文一般,有着魔鬼的力量,将所有的血水吸入竹管中,不断的炼化,提纯……

    而九根竹管的最末端,则是个半透明白色的玉瓶,瓶中已有液体,约有大半,差那一点就满了。

    当第一滴经过祭炼后的血水,出现在竹管时,它已变成了乳白色,宛如珍珠般璀璨,又有点像苍穹之上的星辰。

    最终这滴已经不知道是什么物质的水,从竹端滴下,落入瓶中时,“叮”,那轻脆的声音,不仅在瓶中回荡,还传入了平安的耳中。

    可是下一秒,情况忽然一变。

    首先变的是那老巫婆,她又祭出了又一个咒文!

    然后数百苗人仿佛发疯一般,高歌,又跳又唱,以祭台为中央,一圈圈舞动着身体。

    这一次,平安清楚的看见了他们的表情,他们步子交错中,面带着惊恐,浑身抽搐,整个身躯,都开始抽搐,然后,倒地,起伏,最后全爬在地上一动不动。

    整整九秒的时间,他们指头都没有动一下,静静的匐倒在地上,仿佛与大地合一。

    只是当老巫婆祭出最后一个符字后,平安分明看到他们头顶之上,像飘出了一缕白烟,然后在祭台满是符文的牵引下,纷纷钻入了那灰白色的玉瓶中。

    也就是在这一刻,最后一滴经过祭炼的血水,恰好落入瓶中。

    那一秒钟,平安看到老巫婆刻满符文和皱纹的脸上,露出的是兴奋,激动,期待之色。

    似乎那瓶中装的东西,于她而言,是这世间最珍贵最值得珍惜的东西。

    确实,用人生命和血肉祭炼出的东西,确实宝贵,可宝贵在什么地方呢?它有什么用呢?

    ……

    天地有气,是为元气。

    万物有气,是为灵气。

    人,为万物之灵,自然蕴藏的灵气一样的惊人。

    以人的血肉为引,提炼出了独特的灵气,堪比传说中的千年人参万年灵芝。

    平安心中突然冒出这一个想法,可是他已经来不及细想了。

    因为他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当第一滴经祭炼的血水落入灰白色的玉瓶中,那轻脆的响声在他耳边回荡开,平安识海中小葫芦犹如打了数升鸡血。

    剧烈的跳动,从金色小葫芦内部传来。

    跳动的,是葫芦中的一寸光芒。

    细小如针尖,爆射出的光辉却无比的刺眼。

    那锋芒,让平安心神颤抖,只觉心惊胆颤,只是一眼,平安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

    “这特么是什么鬼?”平安心惊肉跳,全身都颤栗,冷汗刷刷直流,当真如见到了人生大恐怖一般。

    直觉告诉他,葫芦中那一寸锋芒,才是小葫芦的精髓所在。

    可是现在,连金色小葫芦拥有者的他,在感受它的存在时,都感到大恐惧。

    而现在,锋芒在剧烈的跳动,欲喷射而出。

    直觉再次告诉他,这东西肯定被什么刺激到了,就像发了情的牲口一般,急不可耐。

    尤其当他看到祭台上的巫婆婆终于动了,她伸手,摸向那装满了蕴含惊人灵气的玉瓶,就像抚摸情人的脸颊,神态极其的温柔与喜欢时……

    咚!

    咚!

    咚!

    一声又一声强烈跳动,于他识海中,小葫芦内传来。

    仿佛那一寸光芒似星火瞬间燃烧起来,并传来一股又一股的神秘气息。

    这气息平安太熟悉了,正是令他脱胎换骨且一直渴望的元气,那种久违的喜悦和爽感令平安从未如此舒服过。

    不,不止是舒服,还有痛苦。

    那一寸光芒跳动得太剧烈,仿佛有千万鼓声一起在他脑袋里炸响,脑浆都会成糊了。

    更关键的是,当他目光锁定在玉瓶内那乳白色的水液时,他心里冒出一个法想,这东西本该属于他,他一定要得到它。

    “吼……!”

    平安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

    “噗!”

    的一声,那寸光芒顿变,从葫芦内喷射而出,再从平安眉心钻出,飞向远方的祭台。

    时间与距离,在它面前不堪一击。

    它可以说是跳跃了空间,一下,仅仅是一下,连零点零一秒时间都没有,平安就看到它出现在苗寨里的祭台上。

    然后在巫婆婆动激兴奋目光下,在平安呆滞表情下,在数百苗人的眼皮底下,它轻飘飘的就钻进了瓶里,然后一闪一闪。

    可尼玛玉瓶中满满的乳白色的灵液,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人间蒸发掉。

    一吸,仅仅是一吸,巫婆婆不知道害了多少苗寨少女杏命的灵液,就就这悄悄的没了。

    巫婆婆惊喜激动的脸,当时就僵硬,眨巴了一眼睛,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她要肯认一下。

    在巫婆婆心里,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这个世间上绝不可能有人,能穿破苗寨内那些她苦心经营了数十年的阵法,陷阱和机关,并在她毫无半点征兆下,抢走她的劳动成果。

    所以她人还是很镇定的,脸上喜悦还没退去,可是当她脸几乎是贴着玉瓶瞅时,她人一下就崩溃掉,表情当真特么像遇见了我滴神。

    因为不仅玉瓶中的灵液没了,就连她耗费无数心血祭炼的宝瓶,尼玛的也失去了光华。

    近乎是半透明的玉瓶,不透明不说,还有无数细小的裂缝,显然灵杏尽失,比普通的瓶子还不如。

    平安当时就看到巫婆婆就蹋掉,模样呆滞,傻了!

    台下数百苗人,皆呆若木鸡,整个广场上死一样的寂静。

    一时间,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就连镇外那三处隐隐闪光的地方,皆都沉默了。

    只有那一寸光芒在瓶中一闪一闪,然后它喝饱吃足后,缓缓升起,在巫婆婆面前在遛了一圈。

    仿佛在说:看什么看,爷劫个道,特么不用这表情瞪着我吧?

    “无耻!简直太无耻了!”

    平安捂脸,没有人比他更能读懂这会那一寸光芒所以表露出来的意思。

    然而平安也低估了它的无耻程度,只瞅光芒闪烁了几下后,它忽然飞到祭台最中央,紫色的芒光猛地向四处散开,瞬间笼罩住整个寨子。

    在这夜色下,呈现出如梦似幻的一幕,璀璨得犹如一轮紫色的太阳。

    “特么它在干嘛!”平安觉得,你抢了人家的劳动成果,又戏谑了对方,是不是该收手回来了。

    可是好戏还在后头,只见它光华又猛地一缩,倾刻之间,整个祭台、石柱上镌刻着,且闪动着宝光的符文,仿佛被什么吸引,纷纷飞向那一寸光芒。

    那场面极其壮丽,似光雨流星一般,漂亮得不像化。

    而这些符文,在飞往光芒后,全被它一一炼化,而且在瞬间完成。

    这短短仅眨眼的夫功,刚才还挺漂丽的祭台和派对现场,仿佛成了一位靠p图圈粉的女主播露出了本来狰狞面目,丑的不是一般的可以啊。

    气氛忽然诡异起来。

    “这明显是要一网打尽,挖地三尺啊!”平安瞪着那一缕芒光,有些懵逼。

    巫婆婆一脸呆滞看着这近乎是晴天霹雳的一幕,仍然不敢相信。

    或者说,她对自己亲手布下的阵法,和自己的实力拥有绝对的自信。

    所以,她根本不相信有人能在她眼皮下虎口夺食。

    她不信邪地眨了眨眼,一个劲的提信自己,这是幻觉,幻觉……

    这一定是幻觉!

    她揉了揉眼睛,再看,一切没变,她真的被人劫了道。

    是谁?

    石太公?关夫子?还是……那老妖婆?

    巫婆婆脑海中刹那闪过几个可能与她为敌的人,却只见那一缕光华仿佛真的满足了,化着一抹光点消失不见。

    其速度之快,纵然是以她的功力,也仅仅看到了一道残光,根本捕捉不住它离去的痕迹。

    是的,一点没错,那一寸光芒的速度太快了。

    从它自平安眉心钻出,毫无凝滞地出现在祭台,夺走玉瓶中的灵液,再到它将苗寨内所有的符文吸收炼化,所用的时间绝对在5秒以内。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当它再次钻入平安的眉心,回归小葫芦内时,平安知道闯祸了。

    因为他清晰的看到,那9根巨大的石柱失去了所有的光泽,宛如是被时间风化了一般,出现一条条的裂纹。

    不仅是石柱,就连那坐古老的祭台,一样龟裂了。

    “喀啦!”

    一声轻脆的响声,从祭台上传来。

    然后整座祭台和石柱,一点点的裂开,石硝脱落,最后轰然崩塌。

    “有木有这么恐怖?”平安被惊呆了,他好想问问小葫芦,尼玛以前是干什么工作的?

    抢劫这件事干起来,为啥这么麻利,一气呵成呢?

    平安觉得金色小葫芦肯定是有前科的,不过下一个念头突然从平安脑海里升起,那就是——跑!

    平安一个转身就往屋了里跑,他已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自己绝不能给小葫芦背黑锅,更不能让人知道他的秘密。

    最关键的是,不能让巫婆婆知道,这事是他干的。

    因为即便自己现在拥有了金色小葫芦,能够去一窥那个世界的真实,然而在亲眼看到今晚苗寨的祭祀,用活生生的人祭炼灵液的血腥一幕,并见识到了老巫婆的强大后。

    平安坚挺的认为,在自己还未获得力量之前,还是低调做人为好。

    “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

    平安暗暗提醒自己,低调,一定要低调,这不关我的事,全是小葫芦干的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