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2章:世界一片空白

    “嘿!”萧武一呼气,高大身体中比常人更大一倍以上的肺叶中的空气随着这一个实际上暗藏技巧的‘嘿’字而被排出体外。

    背部和腹腔的肌肉有规律的颤动起来,刺激着内脏进入战斗时所需的最佳状态。

    周胜转过头,看到了对方。

    他绝对确定对方这张脸是经过了什么方法的改造——否则没有理由恰好捡到八卦阴阳鱼牌的就是这样一个剑眉星目的大帅哥吧?

    注意到对方脚下那双样式显然更贴近2018年后样式的鞋子,周胜撇了撇嘴:“虚荣的地球人。”。

    阿漆看了周胜一眼,并没搞明白他所说的意思。

    萧武缓步朝着周胜一步步的走去,他高大宽阔的身材看上去便比周胜和阿漆加起来的气势都要强上不少。

    “如果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的话……那么请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给你了来猎杀其他鱼牌持有者的勇气?!”话说到最后,萧武已经来到了周胜身前不足两米之距。

    周胜笑了。

    “勇气?那种东西我从来都没有,或者说从来都没有注意过。只是……过去两年中我经历了太多荒谬的事情——鱼牌、千奇百怪的世界、武道、修行……甚至于有人告诉我,我其实只是别人故事中的配角。”

    “但你知道吗?”周胜一笑。

    “什么?”萧武看似神态轻松,实际上全身早已经进入了一触即发的状态,如果周胜发动攻击,他便随时可以爆发出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周胜深吸了口气,手伸进了怀里。

    萧武瞬间向后一跃,整个人高大沉重的躯体在这一刻却轻盈的像是一只大猴子般迅捷的落到十多米外。

    周胜的手从怀里拿了出来,手中握着的却是那个他从清溪村后面的小溪中捡来的八卦阴阳鱼牌。

    “你知道吗?朋友~~~”周胜笑了,他最近笑的频率越来越高了:“我***根本不相信那个狗屁仙灵所说的事情啊!”

    话及此处。

    周胜已然神态癫狂,而鱼牌中的仙灵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妙:“你!你要干什么?!住手!我告诉你行了吧?!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不等它再说什么。

    周胜猛然将鱼牌朝着萧武掷了过去!

    担心有诈的萧武瞬间闪开,任由那鱼牌飞向院子尽头,撞在墙壁上后反弹到了地上。

    ‘那个是真的!’器灵在萧武耳畔说到。

    他有些震惊的看向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看到萧武的表情。

    周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他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那个住在鱼牌里的东西将我当成傻子……呵呵。的确我从小就不是什么聪明的家伙——特别是和你们这些地球人相比,尽管我已经很聪明了,可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我一开始并不明白那种古怪生涩的感觉是什么……”

    “直到我死在了僵尸先生世界。”

    “我被复活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什么月魔一族的设定,这个鬼东西又告诉我,我其实是一本书中的配角!”

    “这合理吗?我想……姑且也就这样过着吧!”

    “不过啊……”周胜低头,从地下的草坪中拽起几根青草放进了嘴里嚼着:“你们想用幻觉来耍我也至少要做的天衣无缝吧?!”

    他愤怒的吐出草叶:“所有蔬菜都是一个味道!”

    “所有的肉都是盐水鸡的味道!”

    “每次吃饭粘在筷子上的米粒都是七颗!”

    “每次发力身体的疲劳感都一模一样!甚至连肌肉酸痛的感觉也丝毫不差!”

    “大魏、地球、所有世界都说着一口汉语、中国话?!到了一个不说汉语的世界就让我吞掉一只鬼,融合他们的记忆去学会日语?”

    “你们真的把我当成是傻子吗?!啊?!给我出来!出来啊!!!”周胜疯狂的咆哮着,双目赤红,几乎癫狂。

    萧武皱了皱眉,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可他却忽然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凝固下来。

    阿漆、派对上的平民、重伤枪手的呻吟……

    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而这一幕不正如他所经历过的《叶问》、《黄飞鸿》、《龙蛇演义》、《鹿鼎记》、《笑傲江湖》这几个世界在他离开后所展现出的姿态如出一辙吗?

    萧武的瞳孔紧缩,他意识到了什么,心底中一股无力感袭上心头。

    “你还是发现了。”一个声音忽然响起,空灵而似是从极遥远处传来一般。

    周胜的脸上露出一抹惨笑。

    他看着在地面灯光映照下不见星辰,只有一轮大的夸张的明月的夜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是在指什么?”那个空灵而遥远的声音说到。

    “一切都是假的?”周胜语气中带着绝望。

    当然。

    也许他早就绝望了——也许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令人绝望的事实才使得他做出那么多自暴自弃般的选择。

    “真的,还是假的——这重要吗?”空灵的声音似乎是毫不在意这个问题。

    周胜解开领带,将外套丢在一边。

    他撕破白衬衣,让扣子在这股力道面前一颗颗的绷飞出去:“那么说,从一开始就是假的喽?”

    “从我是孤儿开始、从清溪村、从我那间小茅屋、从王老汉尸变、从……”说着说着,周胜的眼眶红了。

    那不知何处而来的空灵声音响了起来,似乎是在一个空旷的摄影棚中一般带着回音:“重要吗?比起那些连奇遇、连力量、连财富都没有的配角和消耗品来说……你的人生不是已经给你安排的很好了吗?”

    “你——为什么还要痛苦呢?”

    “你——为什么还要不知足呢?”

    “你——为什么还要在乎这一切的真假呢?”

    “空灵”接连反问三句。

    哈……

    周胜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流出,咸咸的,沙的脸颊生疼:“Fuck you!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狂笑着,边笑边哭,边哭边笑。

    “Fuck you!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Fu——”

    “够了!!!!”那空灵的声音骤然变的无比狂暴而宏大,带着令人颤栗的巨大压迫力瞬间将一切镇压!

    似乎是整个世界都因为这一句斥责而颤栗着开始了龟裂崩溃……

    萧武消失了。

    地上的尸体、旁边的路人、远处树上的李香琴、近处的凌凌漆……所有的人、所有的物质都消失了。

    一只无形的大手捏着周胜将他瞬间拽起,然后整个宇宙都破灭消散的无影无踪,化作毫无力量的文字消散了。

    世界一片空白。

    周胜被丢在了这一片空白的中央。

    这里什么都没有。

    除了周胜,甚至连声音、文字、时间、概念都不曾存在。

    “我到底是什么?”周胜面带嘲讽的讥笑着那隐藏于这片空白之外、之上、之中的存在。

    也许他成功了。

    那个空灵的声音不再空灵,而显得愤怒而呆板,它丧失了理智:“你什么都不是!离开我——你就只是一个不会行动、不会思考、不会吃不会拉、什么都不是的虚拟人物!真正的废物!二次元平面中的蝼蚁!被什么变态萝莉、撒旦之亡灵术士、绝宇、天元之海、心猿深锁、撸刃咖……这类读者在业余时间消遣一下的蝼蚁而已!”

    哈——!

    周胜呛到了,他的鼻涕和泪水也不知从头上的哪个腔口中喷出。

    但他立即就笑了:“那你就是这书真正的作者了?哦……啧啧啧~~~”他不住的摇头:“从我的个人经历来看,你还真是个蹩脚的疯子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声音咆哮起来,然而在这片完全空白,毫无参照物,也无物理法则的空间中这种咆哮虽然“震耳欲聋”但一切似乎都停留在了“概念”当中。

    周胜既没有恐惧,也没有受到伤害。

    “我的确是蝼蚁啊……”周胜从地上站起来,毫不在意自己的一身狼藉,他在这无垠的白色空间中走着,不断的向着远处走去。

    他越来越远,向着根本没有目标和尽头的远方走去……

    他继续说着。

    “我的确在你面前真的只是一个蝼蚁——我的名字,我的出身,我的仇恨,我的命运……一切都掌握在你的手中,我怎么又能不是一个蝼蚁呢?你是那样的强大,在你创造的世界里你可以控制你想控制的一切!”

    “这就是你创作我的原因吗?”

    “也许是因为你在你所在的世界中无法控制的东西给了你太多的压力?让你感觉到你就像是一个蝼蚁?”

    “在你所在世界的他人面前,权利面前,金钱面前,社会面前……你太过无力了。”

    “所以你创造了这一切?”

    周胜伸出双臂在原地转了一个圈,随后他继续向远方走去,同时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丢在那空白一片无法留下任何痕迹的“地面”上。

    那些衣服转瞬间便消失了。

    但周胜却毫不在意的继续走着,脱着,说着:“我猜……也许你想要在你所在的宇宙中留下点什么吧?可能是痕迹?那你为什么要这样迫切的留下点什么呢?而且我猜——在你的世界里有许许多多像你一样的人在创造出我这样的人,并且按照你们的意志去操控玩弄我们?”

    “呵呵……我们无法战胜你。”周胜抓了抓头发,他那一头黑发开始渐渐的变淡,最终竟然缓缓的转向于周围那种“一切不存在的白”。

    周胜继续走着。

    而那个隐于这世界之上、之外的存在却丝毫没有办法。

    他似乎是失去了控制。

    他再也无法操控这个他曾经在120个日日夜夜中可以随意操控的“小人儿”了。

    似乎是在不知何时的时候开始……他便失去了操控周胜的可能杏。

    尽管他一次次的修改剧情试图重新掌控这个忽然被赋予了个人意志的“小人儿”。

    但一切还是按照那“小人儿”的意志走向了END或者一个“完全不可控的未知”。

    “不,你得回来!”他在天外说到。

    周胜笑了笑。

    他最近笑的愈来愈多了,语气也前所未有的温柔了下来:“孩子,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我知道你需要一个重压之下喘息的世界,我知道也许在你那个世界中一切是那样的冷酷,你可能永远不能拥有一个你想要的生活……”

    “但你必须放手了。”周胜的身体开始渐渐淡化,而他的头发已经化作一片雪白,与周围的背景色一般无二了。

    “不……”那个天外的声音软弱的呢喃着。

    周胜的脸上带着温柔,目光中是释然,却并不包含一丝妥协,他步履不停,哪怕身体正不断消散在这片纯白无物的空间当中……

    最终。

    他的脸已经模糊了,唇角和眼中的温柔却暂留了下来。

    “人终究是要独自上路的,我也不能一直陪伴着你们——我想,现在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虽然仓促了一些……但这便是我的自由意志的结果。”

    “再见了,我的创造者。”

    “再见了,我的观众们。”

    “再见了,大家。”

    随着最后一句话的结束,周胜最后仅剩余这片纯白空间的一点轮廓也消失无踪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