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9章:萧武,同道中人

    透过望远镜,客厅内的三人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萧武的眼中。

    如果不是他接连开启的五个世界都是武道类世界而使他缺乏远程攻击的能力的话……萧武更想要亲自出手。

    “开枪吧。”他用对讲机命令道。

    随后他便将注意力全部放在望远镜上,想要看看对方能否避开这次狙击。

    一秒、两秒、三秒……

    萧武看着室内平安无事的周胜刚刚有些疑惑,身后通向他所在顶楼的楼梯间中便冲出了三道身影!?!

    还不等萧武明白过来,当先一人手中的铁质短棍已经朝着他的小腿扫来!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萧武向后撤了一步,闪开对方的铁棍,同时旋肩甩臂……一条臂膀如同鞭子般的横抽出去。

    啪——!!!

    当先这人结结实实的被这鞭手抽在了脸上,而也很如同被铁鞭抽了一下般的整个人几乎横飞出去,一口牙齿飞出了半口,下颚骨也被抽的粉碎!

    与此同时,后面的两人也绕过同伴一左一右的夹攻上来。

    因为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所以同伴的惨相他们甚至都还未看的清楚。只是意识到同伴被打倒了。

    于是,两人下手的位置和动作也很辣了许多。

    原本冲着对方肩膀和手臂的铁棍也转向了头部。

    但他们的速度太慢了。

    至少对于经历了五个武道世界,身上多多少少已经积累了不俗的武道修为的萧武来说简直就是孩童嬉闹般的程度。

    闪身躲避的速度几乎让两人来不及反应,巧妙的侧方位步伐让他转了半圈恰恰绕到了右侧这人的身后。

    掌如铁饼。

    轻轻在这人后脑上一拍——这个强壮的年轻人的双眼中便喷出两道血来“咕咚”一声向前扑倒下去。

    后面那人还来不及反应,萧武那高大的身影已经撞开还在向前扑倒的同伴杀到面前。

    一拳!

    至下而上,打实在胸腹之间的一拳便将他凌空挑飞,整个人几乎晕厥过去。

    紧接着。

    砰!砰!砰!快到残影的三拳砸在胸口、肋骨、肾区,每一拳都足有着比顶尖重量级拳手更为强大的威力。

    “哇——!”这人一口血凌空喷出,还不等他知道自己断了多少骨头,内脏又碎了多少,他整个人却是已经被打飞出了楼顶,从六七层楼的高度摔了下去!

    战斗开始的突然,结束的更是突然。

    一切只是在转瞬之间,甚至连观察这边的特工都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糟!糟糕!抓捕失败!抓捕失败!三个兄弟已经受伤了!”隐秘的通讯频道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声。

    一人怀中掉落的耳机中传来声音。

    萧武看了两人怀里露出来的对讲机,回头看了一眼自己所雇佣的枪手所在的位置:果然看见正有两人拖着生死不知的枪手离开。

    ‘这些是什么人?’萧武走向楼边,他隐隐感觉到如芒在背的针刺感:“枪么?”

    嗖——!

    走到边缘的他纵身跳下了楼,那如芒在背的刺痛感也瞬间消失。

    “他跳楼了!”频道中传来狙击手惊讶的声音。

    然而下一刻,在地面上的同僚便发现那目标竟然在坠到三楼时伸手向墙边的招牌一抓!竟然在一声招牌后面钢管的崩裂声中生生阻下了下坠的势头!

    紧接着,他再一撒手,整个人从三层楼的高度便毫无阻碍的落到了地面。

    砰!

    双膝微微一弯便卸去了下坠的力道。

    暗处。

    一直观察着这一切的领队特工面色沉了下来,萧武所展现出的这一幕让他回忆起了年轻时曾经见到过的那些老一辈特工……

    “高手!”他几乎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两个字。

    ……

    “你们聊,我去下洗手间。”阿琴面色不渝的说了一句后便离开了客厅,将周胜和阿漆留在了客厅里。

    两人各自坐在沙发一段,阿漆尬笑了一笑:“这位小兄弟,我和你也不过是萍水相逢,你今天这是?”。

    周胜沉吟了片刻。

    脑子里将想说的话来过斟酌了半天,觉得还是要单刀直入比较爽利——“你是个高手?”他直接问到。

    阿漆的脸色僵了下来。

    他缓缓扶了扶墨镜,身体缓缓向后靠在了沙发上,一条腿慢慢搭在了另一条腿上,翘起了二郎腿,整个人变的十分肃然。

    “是的,我是个高手——没想到这样都被你看出来啦!”前半句低沉内敛,后半句那让人一听便觉得想要痛扁他一顿的声音却是令周胜面皮抽动。

    按耐住自己心中莫名其妙的怒火。

    周胜笑道:“别装了,我知道你是个高手。”

    “嘿嘿~~”阿漆贱笑一声,从怀里掏出几把看上去就很廉价的木柄飞刀:“不错!我就是一名刀客!”。

    “刀客?”周胜的眼神凝重:他已经辨认出这些看上去十分廉价的飞刀正是那天在商场将电梯里的人杀死的凶器。

    “这种做水果刀都嫌不够利的东西怎么杀人啊?”他似乎是毫不在意的笑着,此时周胜已经摸清了这个阿漆的路数——这个人看上去很不正经,甚至有些呆头呆脑的……但这一切恐怕都是伪装。

    他回忆起小时候自己问父亲他胸口上那道巨大的刀疤是怎么来的时候,父亲所说的故事……

    “江湖上,千万不要小看那些像是弱者的人。”在那个故事的末尾父亲曾这样说过。

    “杀人?”阿漆笑了,将飞刀横在眼前移动了一尺的距离:“真正的刀客是不杀人的。”

    “哦?”

    阿漆拿起飞刀,对准了客厅电视机上的米老鼠玩偶。

    周胜也将目光看了过去。

    嗖——!

    叮!

    飞刀钉在了距离米老鼠两米多外的墙壁上,而在这把飞刀的斜上方接近天花板的地方还盯着一只飞刀。

    “好飞刀。”周胜赞道,紧接着他便说道:“两次都射中了飞蚊——厉害!”。

    阿漆也笑了:“好眼力,阿琴是专业特工都看不到那么小的飞蚊你却能看到……呵呵!同道中人?”。

    闻言。

    周胜从桌上的果盘中取出一粒花生,反手一射,只听‘叭!’地一声,便射中了米老鼠的鼻头,将这个玩偶从电视机上打落下来。

    “比你差远了。”他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