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7章:化龙,口水佬

    高大异常的黑发黑须的中年男子落下手中白子:“这岁月如同流动的大河,世间万物众生都如其中游鱼生灵……这河中的游鱼又如何能使这流动的大河静止不动呢?”。

    “当然是跳出这河的一条大鱼咯!”青铜面具下的

    细弱声音说到。

    “哈哈哈哈~~~~”高大的中年男子朗声一笑:“青铜人,你又再说疯子话了!这鱼本就在河流中生长,又如何长成足以截断江河的体魄?”。

    “陛下可知这天下所有事情?”被称为‘青铜人’的男子忽然问到。

    黑发黑须的男子沉默了片刻。

    “朕不知。”

    “嘻嘻~~那陛下又怎知这天下不会有一条能够截断河流的大鱼?”戴着青铜面具的羸弱男子嘻笑着说。

    身穿黑色九龙纹饰宽袍大袖,高大异常的男人确实脸色忽然阴沉下来。

    一双黑沉沉的双眼直视着对方:“青铜人,你果真要与朕作对?”。

    闻言。

    羸弱男子的身体一抖,藏在袖子中的双手连连摆动,语气颇为讨饶般的说道:“哪里!哪里!小民又哪敢与您这位九五之尊作对呢民只是想……只是想……”

    青铜面具的遮盖下,他的表情无人可知。

    然而他那“慌里慌张”的动作却是静止了下来。

    他那羸弱不堪的身体在这一刻安静的如同这从二人下棋开始便未曾有过变化的荒凉苍穹一般凝滞下来。

    “小民只是想要陛下的项上人头啊!”

    话音刚落。

    高大帝王的须发飞扬,宽大的黑色龙袍中气流激荡而出,霎时间他一片片刀剑般锐利的鳞片从他的皮肤中生长而出!他的须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粗壮,扭曲,原本嘴唇上两道平顺的黑须竟然在扭曲变形成一颗令人恐惧的龙首的过程中化作飘扬的龙须……

    短短数秒钟后,这位高大的黑发黑须的帝王便彻彻底底的化作了一尊人形之龙!

    浑身青黑色的鳞片覆盖,原本人类的须发化作龙须和龙颈后鬃毛般的粗壮毛发。

    他的手足化作龙爪龙蹄,一条粗壮的,生满剃刀般刺棘的龙尾在身后甩动着,空气都似乎被这条巨尾搅动的粘稠一片……

    “大胆!”龙首那恐怖的血盆大口中吐出人言,一只利爪当头抓向那戴着青铜面具的羸弱男子。

    本就高大非常的帝王此时仅仅是一只手掌便足以将人小半个上身完全一把握住,那根根如同利剑般的指甲显然能够轻易将人体割裂……

    “呵呵。”青铜人轻笑一声。

    紧接着。

    二人头顶的树荫开始扭曲起来,进而两人眼前的棋盘,脚下的大地——最终整个荒原都扭曲起来。

    “再见了,陛下。”待化作龙形的帝王回过神来,他眼前戴着青铜面具的男子已经出现在了数十米之外,一手抚胸,向着他行了一礼。

    随后,一切便化作虚无,消失不见了。

    大魏皇宫。

    龙椅之上,化作狰狞龙形的帝王睁开了双眼,那黑沉沉的双目中压抑着巨大的愤怒和杀意:“心相时空!”。

    四个字如同一个一个的从牙缝中挤出来一般。

    龙椅旁打扇伺候的四名宫女面无表情的继续着伺候。

    束手立在一侧的老太监则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一言不发,似乎什么都未听到一般。

    “啊——!!!”惨叫声响起。

    鲜血喷溅在龙椅前方的阶梯上。

    老太监颤抖着瘫倒在地上,他那因为太过衰老而褪色显出枯黄色的双眼打着颤的看着那浑身浴血的皇帝吞食着一名衣裙被撕扯下来的宫女。

    那白生生的、毛发剃净、每日早晚沐浴的鲜嫩肉体就那样抽搐着双腿,整个上半身却早已经没入了那巨大龙口当中……

    帝王脚下。

    其余三名宫女已然和老太监一样瘫软在了地上。

    ……

    香港,九龙。

    人流如织,车水马龙的商业区内。

    换了一套衣服的周胜从面包车上下来,左右观望了一眼后很快便钻进了一家摆满了咸湿港漫和成人杂志的小店。

    小店最深处的柜台后,一位看上去便是一脸咸湿的肥佬正流着口水用粗短的手指翻看着一本《如来神掌》。

    周胜当然没看过这书。

    他也不感兴趣,只是走到柜台前将一个纸袋丢了过去:“上次那份儿。”

    流口水的肥佬放下漫画,拿过纸袋向里面看了一眼,抬头看了周胜一眼:“多了。”

    周胜随手拿起一本漫画:“我还有件事要你帮忙。”

    ……

    “你要找一个刚来香港,之前住在丽晶大宾馆的叫阿漆的大陆仔?”口水佬重复了一遍周胜的委托。

    “有照片吗?有照片会容易找一点。”他说到。

    “没有——不过他是通过合法途径来香港的,对于你来说应该不难查吧?”周胜又掏出一叠港币丢了过去。

    口水佬立刻喜笑颜开:“呵呵,不难!不难!我吃的就是这碗饭嘛!放心老板!最迟三天就把资料给你送宾馆去。”

    “行了——还有之前那个人你也要给我赶紧找出来,越快越好!”周胜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这家小店。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当他前脚刚刚离开,那咸湿肥胖的口水佬的眼神便沉了下来,他哼着歌将那一叠钞票丢进纸袋里起身转进了店铺里面独立隔出来的小屋,抄起了挂在墙壁上的电话。

    “喂?茶餐厅吗?”。

    “我想点一份干炒牛河,一大杯奶茶,再来两个菠萝包好不好啊?”。

    对面说了句什么。

    口水佬有意无意的向外面看了一眼,店内无人。

    “有人让我找一个这几天来港的年轻人,名字叫阿漆,据我所知这个人不是丢了恐龙骨的那位派来查恐龙骨那个案子的吧?”。

    电话那边又说了句什么。

    口水佬点了点头:“是,我会注意的。不过沈阳那边派来的人……是!我知道了,我会立刻派人过去……”。

    “唉?打错了?你们是大酒楼?”口水佬忽然语调一高。

    他挂断了电话,随后又立刻拨出另一个号码:“喂?茶餐厅吗?刚才打错了!我想点一份干炒牛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