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2章:兽性,斥候

    念头中生出杂念,周胜的动作便发生了细微的偏差。

    而这一偏差,体内本就以同时练习‘牛灵篇’和‘狼灵篇’而活跃运行的气血以及某种来源于人体却并不能为人所察觉到的能量便紊乱起来。

    而这种细微的偏差很快便反馈给到了周胜的感官当中。

    他感觉到自己血液流速的增加和浑身散发出的燥热感。

    ‘是错觉吗?’他想到。

    然而此时胸口的仙灵却是发出了声音:“注意!修正错误!不要让意识被兽杏控——”后面它说的什么周胜已经全然是听不清楚了。

    因为对于他来说,此时他已经进入了耳鸣般的状态当中。

    超高速度跳动的心脏几乎要炸裂开一般,同时将血液高压推动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同时一种肌肉的极度膨胀感……

    撕拉——!崩裂的大腿处的裤腿让周胜意识到这并非“幻觉”。

    “怎么会?!”他惊讶的看着自己那极度膨胀的双臂、胸膛……似乎连身高也在这种肌肉的拉伸膨胀中遇加了不少!

    一股强烈的嗜血感从体内传来。

    如同干渴到了极限般的火辣辣的感觉从嗓子眼里传出……

    牙根开始发痒。

    指甲处的微弱疼痛感让周胜抬起已经粗大了两圈的双手并且看到了那正变得锋利尖锐的指甲!

    紧接着他便看到自己的手背和小臂上以肉眼可见的高速生长出来的一层漆黑发亮的毛发!

    ‘这是?!这是狼毛?!’周胜停止了功法的运行,他踉跄着,不太适应自己身高体重的巨大变化。

    “为什么?!仙灵!九灵功上可没说会有这种状况!”他大声质问着。

    “这不是《九灵功》的问题。”仙灵回答到。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周胜强忍耐着脑海中传来的一波波嗜血感,勉强控制着自身没有立刻冲出院子,跑到坡下的山村中大开杀戒。

    “吼——!”心中野兽般的愤怒让他一巴掌打在了院墙上,只听‘轰’地一声,这泥土夯成的院墙便被打飞了上面的一截。

    “你必须控制自己!否则你就会沦为嗜血的怪物!”仙灵的声音响起:“这不是功法的问题……而是你本身血统的问题。”

    “血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终于肯说了吗?”周胜愤怒的吼到,他早就意识到这个“仙灵”隐瞒了很多事情。

    但从他的立场来看,却是丝毫没有什么办法。

    ……

    “月魔——你有一半的月魔血统。不过,你最好还是克制住自己不要被兽杏所控制吧……否则我跟你说的一切也只是白费。”仙灵光球如此说了一句后便彻底沉寂下去,不再回应周胜。

    “该死!”周胜一拳锤在地上,震动着周围的泥土跳动起来。

    此时心中的狂暴嗜血的兽杏似乎却弱了一点。

    “?”周胜愣了愣,紧接着他从地上猛然飞蹿起来,一头直接撞在了院墙上——轰!!!

    坚硬的夯土崩飞四射,周胜直接从院内冲破院墙来到了院落外面。

    而随着他的发泄,体内的那份狂暴似乎又减轻了一点。

    “发泄?!原来发泄出去就好了么?”意识到这一点的周胜开始了狂暴的破坏。

    墙壁、小树、野草、地面……一切都成了他发泄的目标。

    他怒吼着撞击树木和夯土墙,用尖锐的爪子攻击树干。

    他将自己的身体撞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而体内充溢着的生机能量则同时不断修复着他的伤势……

    视线向上拉高。

    周胜在自己院落附近的发泄行为除了吓到了一些夜行的小动物外也并未波及太远。

    静谧的夜色笼罩着大地上的一切。

    山脉、森林、悬崖、溪流……一切都在月色下朦朦胧胧,似乎安详。

    而当视线跨越周胜所在的山坡,向南,连续再次翻过几座不大不小的山丘和大片大片的森林之后便来到了一片草木茂密,大树参天的森林当中。

    一行人正借着月色在山路上前进。

    将视角缓缓降下。

    便能看清这些人大体上都是一副樵夫打扮,每个人都穿着方便干活的粗布短衫,背后背着装了一捆柴禾的简陋架子。

    零头开路的正拿着柴刀劈开一些生长到山路上的藤蔓树枝。

    此时这个年轻人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握着柴刀的手掌也已经磨的发红,快要破皮了。

    “头儿,还有多远啊?”他站定脚步,叉腰穿着粗气问到。

    被他称呼为“头儿”的男人是个看上去接近四十岁的中年男人,身材大约是刚刚一米七出头的样子。

    偏瘦,晒的黝黑,即使是看不明显的月色和火把光亮的照射下也十分明显。

    “按计划我们应该在今天下午就能碰头了,走到现在都没到……怕是咱们走岔了路了!这天都黑了,咱们往前再走走,找个背风的地儿就休息吧!”这个男人说到。

    一听说能休息了,队伍中本来疲惫不堪的众人立刻又来了几分力气。

    队伍再次上路。

    ……

    同天同月,百里之外,魏赵边境。

    少将军赵括身穿铠甲,头戴赵国特有的虎头红缨盔,一手扶剑,站在城墙上眺望着百米外在月光下反射出粼粼月光的沧江水面。

    耳畔是这条大江的浪涛之声。

    “将军,这么晚了还没休息?”一个似乎是巡视至此的偏将走过来招呼到。

    “现在朝内局势不稳,这魏国又忽然传来异动……我哪里睡得着啊?”赵括说道。

    “呵呵,少将军不必担忧。我赵国和这魏国国力相当——虽然近日朝中有些变化,但料想那魏国也只是试探一番,只要我们强硬一些便可让他们知难而退。”

    赵括不可置否的点点头,忽然问到:“对了,细作都已经撒出去了?”

    “是,已经派出去了。不过魏国封锁边境已久,许多人手只能翻山过去。”

    “翻山?这……”

    偏将看出了赵括疑虑的原因,便立刻拱手道:“将军放心,这沧江附近久为我们赵国和魏国的边境,附近山林当中不会有什么成气候的妖魔……派去的斥候中有有些高手,一般邪祟小妖还动不了他们。”。

    “好,如此我便放心了。”赵括说完看了一眼沧江对面在月色下只显现出黑暗轮廓的山脉,转身下了城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