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3章:魂灭身死!

    黑暗空间中的周胜迟疑了一下。

    对于长平公主所表现出的实力来看,他就算是以阴魂状态也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而且似乎和她们纠缠也没什么好处……

    ‘还是先撤吧。’他想要离开。

    然而就在此时。

    一直静静站在原地的周皇后却是忽然朝着他所在的方向扭过了头。

    “?!”周胜一愣。

    “不、不会吧?”心底某种强烈的不安感油然而生。

    下一秒。

    周胜看到的,眼前的绝色清丽的周后一条玉臂缓缓抬起——向前一伸,便有半截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嗯?!”一股发自灵魂的恶寒袭便全身,周胜几乎来不及去思虑原因,他立刻便“跳”出了黑暗空间。

    身后,一条羊脂玉石雕刻般的手臂抓了个空,收了回去。

    一股强大的风压正面袭来。

    周胜只来得及看到一道金黄色的残影便被那巨大的棺盖直接砸的魂飞魄散!

    思维混乱、念头溃散!

    再也维系不住无相鬼的形态,甚至在这一击当中已然被打散成无数阴气、煞气、散乱的思维念头和无数恶毒的咒怨……

    ‘给……老子……聚啊!’周胜最后散乱的思维中不断强行去观想无相鬼的阴魂构造和形象,同时拼命收束被打散开的念头,试图收拢破碎的阴魂碎片重新恢复。

    长平公主再次发出了之前曾经施展过的那种音波攻击。

    噗!噗!噗!

    地上一些尸体的眼球纷纷爆开,而已经散做一团的阴魂自然再也无法抵抗这种程度的攻击,周胜再也无法有效的重新凝聚魂体。

    他强忍着那几乎要撕碎他残存魂体的刺耳攻击,扑进一处黑暗中,直接潜入了无声的黑暗空间去躲避。

    此时。

    周胜的阴魂已经不成形态了,几乎就像是一团漂浮的鬼火般忽明忽暗,简直是到了魂飞魄散的边缘。

    随后他再次看到了那只手臂——那周皇后的手臂再次伸进了黑暗空间!并且朝着他抓了过来!

    ‘躲不开了!’周胜心中一片绝望。

    生死在即。

    心底一股巨大的悲哀忽然不可抑制的蔓延出来……“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我这辈子到底再干什么啊?!”

    “明明……明明告诉自己还有父亲的血海深仇……”

    “明明想要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可为什么?!为什么在我获得了天大的机缘后我还要呆在那清溪村?呆在那五柳镇去蹉跎时光?!就算是梨山县有能算作什么呢?”

    “捕头……呵呵!到底是从小以来的贫困和狭隘的眼界让我从心底里羡慕上了那些公门中人轻松便能吃饱喝足的生活了吗?”

    “这甚至于让我都忘记了……忘记了我还有无论如何也要去做的事情?”

    呵!

    周胜放弃了挣扎。

    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手段,也不想再挣扎了。

    他的魂体受伤太重,以至于逃走也没什么存活下来的希望了……

    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在这一刻,周胜的心中只有绝望和那充溢在整个灵魂当中的悔恨——为什么?为什么我有着那么多相要做的事情,可最终还是选择用这天赐的机遇去做了那么多无趣的事情?

    呵。

    一个捕头的身份,一份自己根本不需要的稳定薪水,家乡人敬畏巴结的眼神……为什么自己要为这些不重要的事情在其中纠缠不休呢?

    皇后的手抓住了周胜的残魂,一握。

    周胜。

    魂飞魄散。

    ……

    地面,数百米外。

    周胜的身体与此同时也失去了生机。

    乌云不知何时已经爬满了天空,整个太平镇所处的盆地都都被这黑压压的云层给彻底笼罩。

    轰隆隆……轰隆隆……沉闷的雷霆在云层中油酿,即使只是偶尔露出的些许余威也令整片盆地中的生灵都感觉到了巨大的不安。

    周胜的身体渐渐冰冷下去。

    他那曾经在玉牌的滋补和自己疯狂的锻炼下成就的强壮肉体此时看上去已经完全没有了希望。

    他面色苍白,停止了呼吸。

    噗通……噗通……噗通……

    心跳也渐渐缓慢下来。

    愈加无力。

    心跳最终停了下来.

    地下。

    周皇后和长平公主站在一地尸体当中,鲜血自动流淌向两人,最终来到二人脚下后被皮肤直接吸收进了体内。

    忽然。

    周皇后侧过脸颊,望向了斜上方,口中语气淡漠中也多少带了些许讶然之意:“他没有死。”

    长平公主将手里的黄金棺材板丢在尸堆当中,转过头看向自己的母后。

    她的神色间比之周皇后则更加空洞木然许多。

    “去吧,把他杀掉,把那带有邪神气息的东西带回来。”周皇后说到。

    轰——!

    长平公主脚下的地面破裂开来,她的身体以某种拖出残影的速度瞬息间便冲进了通往地面的甬道,紧接着下一秒便在通道内一路奔跑着冲到了地面。

    她径直撞破墙壁。

    也许是缺少左臂的关系,她还稍稍不太平衡的踉跄了一下。

    砖头和瓦砾被她直接踩碎,她判断了一下周胜所在的方向后立刻再次发动了那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

    轰——!轰——!轰轰轰!!!

    一道道墙壁被径直撞破,长平公主这个身材瘦削,甚至可以说是娇弱不堪的少女在恶毒的殷商炼尸术和三百年的血祭中隅已经变成了一具强大无匹的钢铁之躯!

    太平镇祠堂与周胜当时藏匿身体的地方之间的数百米间隔在她眼里甚至不能算作是什么像样的“距离”。

    随着“轰隆”一声,最后一道院墙被少女直接撞的粉碎,她同时也看到了那隐蔽角落里的尸体。

    一股令她感觉到厌恶的气息果真从周胜的怀里隐隐传递出来。

    她走向周胜的身体。

    而在这同一时间,周胜的身体在彻底失去最后一抹生机——当他生机全无,真真正正的“身死魂灭”的同时,一股陌生的力量在他死去的身体,空荡荡的灵台深处……在那大脑产生的最后一丝虚幻电波深处所隐藏着的某个神秘空间当中……活了过来。

    长平公主已经来到了周胜的面前,一只手甚至已经触碰到了他的胸前的衣服。

    嗡——!

    沉寂的八卦阴阳鱼牌却骤然间莫名发动起来!

    这一次无人使用鲜血去激活它。

    然而它就是那样凭空发动了起来!

    下一瞬间,周胜的尸体消失了。

    长平公主抓了空。

    ……

    周胜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十几二十年一样……整个人轻飘飘的,似梦非醒。

    耳畔传来‘哗啦~哗啦’的潮汐声。

    身体似乎躺在水面上一样,那种宛如躺在浅浅的白沙滩的浅水中被溪水拍打身体的感觉让他有些疑惑?

    ‘水?是村后那条小溪?我在做梦吗?’

    “月生……醒醒,月生……”一个女人的声音柔柔的传到耳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