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2章:全灭

    环顾四周,这个曾经的大明末代皇后的目光锁定在了那绝望的高大老者身上。

    “钱爱卿,别来无恙。”

    老者面色惨败,拱手鞠了一躬,口中说道:“臣有今日全凭咎由自取,不过还请娘娘念在老臣也曾为大明苦劳苦役的份儿上绕了这太平镇上子孙后人。”。

    棺椁中的另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正是当年大明国灭时才年仅十六岁,左臂被崇祯皇帝砍下来的长平公主。

    白皙、纤弱、精致……甚至有些病态的少女模样。

    她缓步走到棺盖前,弯腰用那只纤细白皙的小手抓住了厚重黄金棺盖的侧面……一发力,便将这数吨重的棺盖拎在了手中。

    高大的老者面皮抽动,看着已经近在十数米之内的公主,他的手微微颤抖着,一股堪称澎湃的法力在体内疯狂的涌动着……

    他还待再劝。

    “公——!”

    轰——!!!

    众目睽睽之下,那长平公主几乎是以瞬间消失在原地,并且同时闪现般出现在高大老者面前的方式移动的。

    当然这并非是瞬间移动,而是这位僵尸公主的移动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了在场所有人都无法看清楚她移动间的动作,所以才造成了这种“瞬间移动”般的视觉误差。

    数吨重量的黄金棺材狠狠的砸在高大老者所创造出的护罩顶部,瞬间所产生的巨大力量甚至将护罩下方所连接着的石质地面撞了个崩碎!

    “公主!!!”老者大吼着,然而回答他的当然只是横扫过来,将其他连带护罩直接打飞出去撞翻一片人群的棺盖。

    护罩破碎。

    老者翻滚在人群中,众人血肉模糊。

    “动手!!!!再不出手我们都要死!!!”他声嘶力竭的朝着其他两方喊到。

    然而实际上早在他呼救之前,其他人便已经从长平公主那难以置信的移动速度中知道若是不能联手……怕不是这里无人可以逃出升天。

    于是几乎是他喊出这句话的同时,那个邋遢的老头便已经和自己的孙子双双朝着长平公主的背后偷袭过去。

    那轻灵的,宛如猴子般的尸童化作一道残影直扑长平公主的后颈,那双足以撕碎铁板的利爪一探而出,想要将她的脊椎扯断。

    邋遢老者则是冲出几步后一个凌空的铲腿踹向长平公主的腿弯,试图破坏她的平衡。

    砰——!!!

    爆炸般的巨响中,空气炸裂!

    躲在暗界中的周胜感觉眼前的画面就好像是丢失了几帧的电影一样——只能看见已经转过身来的长平公主和她手里横着拍飞头顶童子的棺盖。

    而这时那老者人都还未到位。

    公主手中的棺材板向地上的他戳了过去,而若是被打个正着,怕不是整个人都要被拦腰压成两半!

    就在他连忙收住势头,连滚带爬的躲开的同时,稍远处抱着雨伞的老者却是将伞口冲向了他们。

    “阴狱·开!”随着他的一声大喝,那伞内忽然凭空打开一道圆形的黑色洞口,瞬间无数厉鬼恶灵、游魂怨鬼蜂拥而出!

    简直就像是高压水管喷出的水流一般!

    密密麻麻的恶灵鬼哭狼嚎着冲了出来,而首当其冲的便是这长平公主。

    然而。

    就在众人对于这声势浩大的恶灵洪流产生期待的时候,那长平公主却是忽地做了一个吸气的动作。

    “?”

    尖利的声波呼啸着爆发开来。

    隔绝在暗界中的周胜虽然听不到那足以摧毁普通灵魂的声波,但即使是透过直接的视觉观察他也能够看到那声波所产生的巨大破坏!

    洞穴中的所有砂砾、尘土、那些细小的物件全部被这声波动物体表面震动、弹跳起来!

    人们肩头的碎屑弹起。

    耳膜也瞬间在高频震动中爆裂,眼底的毛细血管破裂,一行行血泪从大多数人的眼角流出。

    人们“无声”的惨叫着,因为他们的声音全部被长平公主的尖叫声所压制到了“无声”的地步。

    阴狱伞中的恶灵上千,但却都不是什么强大的厉鬼。

    这种本来便倚靠数量的神通在长平公主无差别的碾压攻击中几乎只坚持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全部溃散!

    啪嗒——!

    那油纸扇迅速破旧下来,耳孔、眼睛甚至鼻子里都流淌出鲜血的老者再也把持不住,摔倒在地上,伞也被丢在了一边。

    尖叫声渐渐平息。

    然而众人却早已经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只有那邋遢老头、他那炼制成僵尸的孙子和持伞老者等几个极为强壮的人还勉强维持着战斗能力。

    有人张嘴说了什么。

    然而他们互相间却已经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了。

    所有人都聋了。

    邋遢老头指着长平公主说着什么,然而旁人半点声音却都未能听见。

    太平镇的高大老者挣扎着在身边的一众镇民中站起身,双手开始结印——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令咒法术。

    僵尸童子不受声波的影响,继续冲向长平公主。

    砰——!

    他再次被砸飞出十几米后重重的砸在石壁上,肢体甚至都有些扭曲了。

    “令咒·镇魔!”一道巨大的铜印虚影从头顶砸下。

    长平公主反手便将这道法术用棺材板拍的粉碎,借着冲入人群几个横扫便打死了二十多个太平镇的镇民。

    有人冲她开枪,子弹打在身上却毫无反应。

    甚至连晃都不晃一下。

    邋遢老者抽了一个空档向着出口的甬道跑去……身后恶风袭来,他这次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便感觉整个人腾云驾雾般的“飞了起来”。

    当他的上半身横摔倒十几米外的尸体堆中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苦笑:“嘿嘿……我就不该来……不过……”他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挣扎的孙子:“至少没了爷爷,也许你就能活下来了吧?”。

    说完,邋遢的老者咽了气。

    这个在江湖上只有一个外号和不知真假的姓氏的修士并没有掀起任何风浪。

    也没人知道:他一生的修行最终什么也没能做到。

    喀啦、喀啦……骨头摩擦复位的声音从那浑身骨折的小僵尸体内传了出来。

    这个早夭又被炼制成特殊僵尸的男孩很快便被重新获得的力量修补好了身体的伤势,并且获得了更为强大的力量。

    “吼——!!!”他的双眼蜕变成黄色的兽瞳,整个人瞬间消失,扑向正大杀四方的长平公主。

    然后……

    轰——!喀嚓!

    从头顶劈下的巨大棺盖直接将他整个人从头砸扁在地面上,石屑崩飞,僵尸那铜头铁骨也在这不可抗拒的力量下彻底粉碎。

    仓皇逃走的人将油纸伞踩碎,一旁则是那崂山出身的老者少了半边的身体。

    棺盖挥动所掀起的恶风声。

    每一次砸在地面、墙壁、或者肉体上的各种巨响不断传来……随后又逐渐稀疏……

    最终也没有任何人逃出这地下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