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9章:献祭

    地下。

    当双方在黑暗中藏好身形的同时,所有人——也包括那些抬着大量外来人和一些实体的镇民都未曾有人发现某种东西在他们头顶、脚下、身边的黑暗中缓慢的“滑行”着。

    这当然只是一种文字上的形容。

    但能够形容黑暗世界中以伽椰子能力行动的无相鬼的也只有这类描述了。

    在那个绝对黑暗,绝对没有光明,也没有温度和重力的世界中……无相鬼就那样静悄悄的、如同水中摆动的乌贼触手、泥泞沼泽中的毒蛇、黑夜中滑翔的蝙蝠——如这些东西的集合体一般的行动模式中于那个世界中穿行着。

    现实世界的黑暗对于暗界来说就像是一个个窗口。

    周胜能够通过这些窗口出入,并且也能够从暗界中通过这些窗口去窥视到现实世界所发生的一切。

    压抑着体内水鬼、伽椰子、佐伯俊雄不断“要求”着他大开杀戒的精神混乱,周胜静静的观察着外界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躲藏在暗处的打伞老者一行人和那对爷孙自然就如同站在窗口上面一样被周胜看的清清楚楚。

    反倒是那些打着灯笼火把的镇民在周胜的观察视角中被光明所遮挡住了。

    已经吞噬掉了两个太平镇历史的知情……不,应该唤作“缔造者”的他已经清楚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三百年前。

    是的。

    在那个距今已经十分遥远的时代里,善用飞剑、符箓、令咒的三位老者还是大明钦天监的三位小官。

    当年京师城破在即,崇祯敲响上朝的大钟后却久久不见任何一个大臣来见便知道一切已经到了末路。

    于是,在此之前已经做了这手准备的皇帝便在一些不知情的太监宫女面前上演了一出“自灭满门”的大戏。

    在其他太监宫女逃走后却借着一具早已经准备好的尸体假扮成周后,另一面则早就安排好几名精通玄门法术的高手带上内库所剩不多的金银乔装后出了皇城。

    本来活的人应该只有淤次怀孕的周后,但崇祯在杀掉了小女儿昭仁公主,又砍掉了十六岁的长平公主一条胳膊后再生悔恨,于是命人也将长平公主带走。

    断臂失血的伤势对于掌握超然力量的高手们自然不是问题。

    于是队伍仓皇出宫。

    崇祯吊死煤山。

    从两人的记忆视角中,周胜犹如亲自经历了一遍大明朝的崩灭一般,作为一个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其二人记忆中的战争和王朝兴衰背后自然也蕴藏着诸多凡人所根本不知道的情境。

    那修炼飞剑的老者所在的门派更是在多年前参与过明军征讨女真的萨尔浒一战。

    从当时还是少年的老者记忆中,周胜也得知了在三百年前这片大地上各方势力背后所隐藏的某些东西……

    ‘可若是曾经那般鼎盛,如今仅仅是灵气衰退就会使修行界衰弱至此般模样?’黑暗世界中的周胜翻阅着老者的记忆,颇有些奇怪和不解的地方。

    周胜这边正想着,现实世界却发生了变故。

    太平镇的居民们在那擅长令咒法术的高大老者的带领下在石台边将所有尸体的脖颈切开丢在了那里,随后便将那些被抓获的外地人也压在那里用刀挨个放血。

    血液喷洒而出,汩汩而流。

    突地。

    一阵细微的响动在这黑暗的地下空间中响起。

    镇民们发生了小小的骚动,但那擅长令咒的却是举起手沉稳的压制住了众人的不安:“不要怕!平日里每年小祭、十年大祭、还有前两次百年大祭不都没事吗?只要鲜血供足,她们就会继续睡在棺材里的!”。

    “是啊,以前都没事……不用怕!”一个镇民咽了口唾沫,神色紧张的看着十几米外那熔炼粗糙的金棺。

    但他却不知道的是,那沉稳的高大老者此时心里却是有些没底了!

    久久看不见其他两人,他心中忽然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不会两人处理一个厉害些的厉鬼也……?’

    “血!血流动起来了!”有镇民指着忽然流动汇聚起来的血液叫到。

    但众人并没有太多的意外神色,似乎这般场面虽不常见但也并不算作什么大不了的异常。

    压着祭品的镇民依旧在给人放血。

    而无论是这些活人还是死人的血液都在离开身体后如同有生命一般的汇聚流动向那石台中心巨大的金棺。

    如同小溪合流。

    越来越多的血液不断汇合后竟然在石台上流淌出微弱流水的“哗哗”声。

    嘭——!

    金棺内部有什么东西发出沉闷的响声,似乎是有人拍打到了棺材内壁。

    同时。

    血也流淌到了金棺底部,并且违反重力的向上攀流着、顺着棺材盖底部的缝隙流进了棺材内部。

    盏茶的功夫。

    足足百人的鲜血便流淌干净,只在石台周围横七竖八,累叠围绕成一圈的尸体和地面上残留的大片暗红血液路径中可以看出刚刚发生的事情。

    金棺里再无动静。

    高大老者松了口气。

    “我们走!”话音刚落,他只觉头顶一阵恶风袭来!来不及任何的思考,几乎是本能的,老者便是向前一个猛扑,同时双手在胸前一合:“斥魔!”。

    嗡——!

    一股法力爆发开来,瞬间化作巨大的无形力道将老者周身所有人都弹飞出去——这当然也包括从头顶跃下偷袭的古怪童子。

    高大的老者落地一个翻滚,狼狈不堪的甚至一头上的银发都散乱不堪起来。

    头皮一凉。

    他摸了摸头顶这才在一手的鲜血中发现自己的头皮在刚刚那一瞬间已经被对方所切开五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该死的!”他咒骂着,周围的镇民们却已经在那怪异童子的攻击中乱成一片了。

    “动手!”躲在暗处的罗老鬼见到自己“孙子”再次失控,不由暗骂一声后却也不得不招呼还没动静的帮手。

    他一跃从黑暗中跳出,一脚将迎上来的壮汉踢翻在地。

    另一面。

    师徒四人见到自己行踪没叫破,也不得不从藏身处出来迎敌。

    “给我打!”镇民中有人大喊着,场面一片混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