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8章:双杀

    “禁法驱灵!”随着老者的一声低喝,地面上符箓所成的阵法瞬间发动。戏班主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发现整个符箓笼罩范围内的灵气、阴气几乎瞬间便清空干净!就好像抽空空气所产生的真空区域一般——这符箓的作用显然是将整片区域内的灵气、阴气甚至是恶灵一类的存排除、驱逐。

    骷髅恶灵和噬魂蝇几乎无法抵抗,犹如轻飘飘的纸片一般被阵法的力量驱离出了白骨狼烟的笼罩范围,而狼烟本身也很快失去了阴气和法力的支持而迅速消散。

    噼里啪啦——!

    枪声响起,挥舞着唱戏用的铁片刀枪的戏班成员们还没等近身便被这一阵乱枪打的死伤惨重,那坐在最远处施法的戏班主也身中数弹的倒在了血泊中。

    “帮他们止血!带去祭坛!”高大的老者指挥着。

    “我去帮他。”一旁的干瘦老头往自己身上拍了一道符箓后冲了出去。

    ……

    外界,街道上。

    御剑的老者与周胜的战斗已经进行了数分钟之久,那凌厉的飞剑十数次将来不及躲避的周胜扎了个透心凉。

    不过,庞大的魂魄力量和无相鬼的观想法却能让周胜每次都恢复过来。

    一时间局面倒也奇妙的僵持住了。

    周胜一时间拿不下这御剑的老头儿,而对方也根本无法一次将周胜击溃。

    “我来帮你!”街头一个身影冲了过来。

    御剑老者一愣:“那边解决了?”。

    来人喊道:“解决了!”说话间,他便已经来到老者身边共同面向周胜,来人正是那干瘦的老者。

    他一手伸进怀里便要取出符箓。

    也就是在这个瞬间,街道拐角处跑出一人,看到眼前的场面后顿时一愣神:“咦?!”。

    御剑老者脸色亦是大变!

    “你!”他只来得及这般吐出一字,余光瞥到身边那人伸手入怀的动作,而对面那难缠的厉鬼则是趁势猛扑过来!

    “小心!!!”七八米之外的干瘦老者大声提醒,整个人飞扑上来!

    刷——!!!

    危急关头,御剑老者剑指一翻,那原本对着前方的飞剑几乎是整个调转个跟头——以最快的速度飞射向身边这个假货!

    噗嗤!

    飞剑穿胸而过,自后背射出,带出一串鲜血激射。

    “啊?!”老者的瞳孔猛烈的收缩聚焦在了那喷溅在地上、洋洒在空中的鲜血和身边干瘦老者那不可置信的表情上。

    “糟——!”一句“糟糕”甚至还为出口,身后一阵阴风已经到了脑后,御剑老者只觉得自己脖颈处一只冰冷刺骨的手掌掐了上来,旋即便只觉颈项一凉……便就此失去了意识。

    直到此时。

    那巨大的鬼影开始崩解,如同流水般‘哗啦啦’的流淌下来,许多水鬼在这个巨大的“水雕”崩解的过程中于这些液体中哀嚎着、怨毒的挣扎着发出瘆人的呼唤声。

    而另一边。

    身形缩小了一倍以上的周胜则从干瘦老者的样子逐渐变化回到了那手脚修长、干瘦苍白的无相鬼形象。

    只是此时剥离了‘水鬼’部分的他此时看上去倒更像是伽椰子了一些。

    他/她?一手正拎着被掐断了脖子,软塌塌的被拎在手里的御剑老者。

    “看不穿幻术,所以连我什么时候分裂开都不知道吗?”周胜看着手里的尸体,同时脚下那些蕴含着几十只水鬼的泉水也犹如存在生命般的流动着重新融入他的魂体。

    他逐渐变化回到了3.5米的巨大恶灵形象。

    此时,地上干瘦老者和手中的尸体上都浮现出了二人的灵魂。

    一见到眼前巨大的恶灵,两个人便惊慌的想要逃走……然而这显然是种奢望。

    比起他们活着的时候,两人的灵魂孱弱的毫无抵抗之力。

    周胜一手一个将两人的灵魂抓住塞进了那笼罩湿淋淋黑发之下的血盆大口。

    片刻。

    周胜的魂体再次增长到了3.7米左右的高度。

    “原来是这样……”接收了两个老者记忆的他顿时心生明悟——知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

    黑暗的地下空间中点缀着一些燃烧着莫名油脂的火盆。

    不过这并不足以照明。

    真正让众人能够看清些事物的还是那祭坛上方八卦形的井口所透入的天光。而正是在这道光束下方——那坐落于一片石台上的畸形熔炼物则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黄金?!”带伞老者的一名弟子说到。

    老者点了点头,那张平日里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讽:“那是明朝皇家内库里仅剩的黄金了,当年被崇祯一并托付给几名他认为忠心的大臣保管……但没想到最后这些人不但背叛了他,还将这些黄金熔炼成了金棺用以镇压住被他们炼制成僵尸的周皇后和长平公主。”。

    “啊!真的!仔细看的话……这金棺凹凸不平的,表面上一些地方甚至还存留着未能完全融化的元宝和金砖的形状呢!”女弟子惊呼道。

    “哼!他们逃难到这里,工具不全,杀死周后和长平公主后只能这般草草将金条和元宝熔炼,你们看那棺材上捆着的几道铁链——那甚至还是从附近桥上的铁索!”

    “还真是啊!”一个徒弟仔细辨认了下铁链的形制后叹道:“这铁索都已经锈死了,我看好多地方都和金棺本身融在了一起了!当时他们到底是有多急啊?”。

    桀桀桀桀……

    一阵隐身的冷笑从身后几人下来的甬道内传出,众人立刻警觉的看向那里。

    片刻后。

    那对衣衫褴褛,浑身肮脏的像是乞丐的爷孙从甬道中走了出来,发出笑声的正是这个神秘的老汉。

    他呲着一口发黑的牙齿冲带着伞的老者一笑,拱了拱手。

    带伞的老者沉默了,回了一礼。

    “罗老鬼,你来这里做什么?”他说到。

    “桀桀~~”邋遢的老头笑了笑,摸了摸身旁孙子的头:“放心,我也不想招惹你们这些崂山派的人……我知道你和你那个师弟想要的是这棺材里的龙尸,而我想要的是这棺材里的僵尸!那可是传说中的凰尸啊!我只想借着这僵尸恢复我乖孙的神智,如何?”。

    带伞的老者沉默了。

    他认识眼前的人,但正因为如此他才有些犹豫——对方是顶尖的养尸高手,他和他身边那个孙子在如今的华夏修行界也可谓是颇有威名了。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亦正亦邪的罗老鬼所追求的便是让他那个早夭的孙子重新恢复神智。

    可这种逆天之举的过程中又要付出什么?

    呵!

    稍有些道行见识的人便能想到其中犹藏着的血腥……

    而如今他要那僵尸……

    带伞老者正思考着,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却是从甬道中传了出来。

    “先躲起来!”双方对视一眼,立刻便各自躲藏到了无光的阴暗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