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0章:不逊温言皆漠然

    “你们要两间,留一间给我们?”周胜似笑非笑:“不怎么样!”说着,他面色一沉:“你也一大把年纪了——懂不懂规矩?明明是我们先来,你们后到,如今强占房间不成怎么还成了你礼让我三分了?呵呵,若是你刚才好好商量其实我也未必不可以让出一间,但你们动手打我家仆,又言语诓骗于我……今天这三间上房,我是一间不让!”。

    老人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他面皮抽动,高高鼓起的咀嚼肌生硬的蠕动了几次后还是咽下下去。

    “哼!我们走!”他扭身便出了客栈。

    三个年轻人连忙跟了上去,最初那个踢人的徒弟还回头狠狠瞪了周胜一眼。

    “呵。”周胜报以冷笑。

    ……

    入住时的小小插曲之后并没有淤发生其他意外,周胜几人在客栈休息一夜后第二天便联系好了一户宅院,以超出市价数成的价格拿下了这座不算太大的宅院。

    其他的事情自有仆人和丫鬟忙碌。

    周胜签了地契之后便离开院子在镇上闲逛起来……

    一千多户人家的小镇不大。

    大体上以太平镇旁边的河道为中心,平均的分部在河岸两边,中间有一道石桥相连——是那种没有桥柱的石头拱桥的设计。

    在地球那个叫白云天的胖子家里看到过一本关于建筑学的书籍,周胜才知道这种在大魏很常见的拱桥实际上是他们这种“古代社会”极高建筑技艺的体现……地球上许多民族甚至根本造不出来这样结构的桥梁。

    来到那石桥之上,周胜站在桥身中段一侧向河岸两边的小镇眺望过去:入目的一片令人舒服的白墙青瓦,小楼雕窗,青青垂柳临岸,袅袅炊烟静起的画面令人心旷神怡,之前连续修炼的疲倦似乎都顿时去了大半。

    “快点!快点、快点!箱子抬稳了!”随着一阵喧闹声,一群抬着几口大箱子的年轻人呼呼啦啦的上了石桥从周胜身边跑了过去。

    ‘嗯?’路过的人群当中,周胜看到了昨天在街头想要给那对爷孙解围的女子。

    昨天本没有细看,此时再见周胜却是发现这个女子虽然相貌中有几分男子气,不是大魏人所喜的柔弱类型但身材确实是非常不错——削肩柳腰,丰臀长腿,欣长的身子包裹在一身荷色衣裙十分杏感,而她行走间步履轻快灵动,到是果真有几分武艺的感觉。

    众人很快便下了石桥,钻进了河岸另一边的街道里。

    周胜自己又呆了一会便寻思着也去河岸那边看看,这一走却是一路险些出了镇子,来到了河岸这边镇子最边缘处的一片破败院落外面。

    ‘呼!呼!喝!喝!’一阵呼喝发力的声音从破败的院落中传出。

    周胜好奇的打量了一眼这座位于太平镇边缘的院落,发现这并不是寻常人家的宅院,而似乎是一处破败的庙宇。

    呼喝练功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周胜往前又走几步:甚至不用进到院中,顺着此处墙垣破损到人腰高度的缺口便看到了荒草丛生的寺庙院落中的一大群戏班成员。

    人群中,那包裹在高挑身材上的荷色衣裙分外显眼。

    “原来是戏班儿?”周胜点了点头。

    目光一扫便看到在空地上翻跟斗、刷花枪、挥舞着银闪闪的铁片刀剑的年轻人正是刚刚抬着箱子从自己身边路过的那几位。

    因为毫不遮掩的关系,周胜立刻便被院里的人瞅见。

    “看嘛呢?!再看戳瞎你啊!”一个比周胜还要小上四五岁,看上去至多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人却是毫不客气的用手指着周胜喝道。

    众人因为这一出,也注意到了墙垣破损缺口处的周胜。

    眼神接触的瞬间。

    周胜明显的意识到有几人都特地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

    不过周胜向来不注重这些细节,在僵尸先生世界中一般也只是穿着随手置办的黑色粗布短褂。

    盘扣平时不会系上,敞开着,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衣。

    下身一条宽松黑裤,脚上一双轻便舒服的板鞋便是如此而已。

    说起来。

    这套打扮在僵尸先生的世界里不算寻常也算一般了——有钱人通常都是绸褂长衫,头戴小帽,手上玉石扳指,银壳怀表都只是标配。

    穷人大多衣衫上有些补丁,或者至少衣物被浆洗的发旧掉色……周胜这一身却是干干净净,也算不得穷人。

    院内的几个戏班子的年轻人显然都是帮走江湖练就出来的“势利眼”,可即便是他们上下打量一番后也没能立刻摸清周胜的底细。

    不过,刚刚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口气颇冲,墙外这主儿却没有立刻发火……却也说明他没什么大“本事”!

    想到这里,几人放心下来。

    盘在嘴边的道歉的话语也咽了回去。

    “这位朋友,我们戏班排练你这么看有些不太方便啊……”一个年龄稍大一些,大概二十六七岁的青年语气温和但却也没有道歉,反而下不硬不软的逐客令。

    周胜摸了摸下巴。

    随着得到八卦阴阳鱼牌这将近两年的时光渡过,他曾经不太生出胡茬的下巴也开始有些刺手了。

    他瞥了一眼那刚才叫嚣着要“戳瞎他”的少年郎,对方那一双单眼皮,不大的小刀片眼睛里颇有几分木楞的狠意。

    “有意思……”他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

    说实话他对这些戏班子里的人物没什么兴趣,刚才看那一眼也不过是闲来无事罢了。

    此时对方出言不逊但也尚算不得过火。

    至少周胜自小吃人冷眼长大,却也不会因为这点事情便要大动肝火。

    如此便刚要走,一个身影便从破庙内走了出来,快步来到院中一巴掌拍在那出言不逊的少年脑袋上:“小小年纪——你嘴巴吃狗屎了?!”如此训斥了一句后,这个一身宽松打扮,另一只手里擎着一根烟袋杆的老汉冲周胜一拱手:“这位兄弟,刚刚小孩子嘴巴臭,实在对不住!实在对不住了!”。

    要搁一般人。

    吃了冷遇,也无从发泄的情况下又有人站出来道歉,恐怕也就心情好转一些了。

    但周胜的杏子却是与常人有异。

    真正说起来……

    他既没把刚刚那少年郎出言不逊的话语放在心上,也没把如今老汉的道歉放在心上。

    自打父亲被那些所谓的“大侠”所杀以来,周胜见多了白眼冷遇,也在饥寒交迫中一边流泪一边狼吞虎咽着吃下好心邻居送来的饭菜。

    这些境遇也许谈不上精彩,更没有丝毫的波澜壮阔。

    但周胜认为正是这些过往凝缩成了今天的他。

    也许也正是因为自己的这种杏子——在得到八卦鱼牌之后的周胜才没有立刻飘飘然的去挑战那些具有无数诱人珍宝的世界。

    面对八卦鱼牌这样的天大奇遇周胜能够冷静以待。

    那么面对少年的几句不逊之言或者陌生老汉的几句歉意温言他又怎么会产生多大的波澜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