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5章:乱

    曾学儒和王氏站在城楼上看着数以千计的虫人窑工从城门上涌入梨山县。

    这些被虫子已经将身体蛀食的千疮百孔的窑工们被脑干中虫子所释放的神经信号所驱动着、动作中带着几分诡异的不协调或僵硬的向着梨山县的武备库、县衙冲去。

    火把很快在城内再次点亮。

    星星点点的火焰沿着街道向前蔓延,又在黑暗中分入岔路,向更深远处蔓延不休。

    然而这些火苗却不是正义向邪恶反击的星星之火,而是那注定要焚毁掉这座小城中宁静生活的祸乱之火。

    ……

    上千人所发出的声音和火把的光亮很快便引起了一些道路两侧房屋中居民的注意。

    然而最初一段时间还并没有人意识到刀兵之祸的临头。

    太久的和平让梨山县城内这些百姓已经习惯了安逸。

    咣当——!

    沉重的铁锤将武备库大门上的锁头砸的稀烂,早就聚拢于此的窑工们涌了进去。

    内里。

    一排排兵器架和靠墙放置的大木箱内便是这梨山县城按照规制所储存的武器装备。

    “快!把这些东西分下去!”一名在被寄生前在黄土崖窑工中便颇具声望的中年男子抱起一大捧腰刀向后递了出去。

    周围人也立刻行动起来,那些成捆成捆的长矛、一摞摞靠在墙边的盾牌、还有那些松掉了弓弦挂在墙上的弓弩……

    仓库里似乎很久没有打扫过了。

    灰尘积的老厚。

    众人抱出的武器也大多落满灰尘,有些兵器也不甚锋利。

    一捆捆箭簇被直接摔在地上,有人立刻拿刀去割开捆绳将这些箭矢拼命往取到的箭囊里去塞。

    在大魏民间是违禁品的弩机大多数人并不会使用,给弓弩上弦这种看似简单,但若没人指导的话也一时间搞不清楚的技术活让许多兴奋之下拿了弩机的窑工又不得不暂时放下手里的弓弩。

    不过。

    虽然大魏朝廷对内的武器管控向来严苛,但上前窑工中终究还是有人会用那弓弩。

    一些曾经打过猎,甚至直接是猎户出身的窑工熟练的挑选着弓箭,以“回头望月”的姿势轻松的将一把把步弓上弦后再递给后面的人。

    就算是民间不太常见的弩机也有许多人熟练的将弩弦上好——许多窑工都是当过兵的。

    大魏的军官阶层虽然有八九成被武勋贵族们所把持,但像是底层的炮灰还毕竟需要大量平民子弟。

    而窑工们多是穷苦出身,许多人年轻时为了混几年吃喝而当过兵也就不足为奇了。

    手中的工具变成了兵器之后,窑工们的气势显然高涨起来。

    数百人在街道上成群结队的呼喊着杀奔县衙,另一些人则就地三五成群的散进了梨山县的大街小巷当中。

    哐当——!

    一间裁缝铺的大门被从外面撞开,屋内早已经醒来的伙计和掌柜一家正抱着擀面杖、拿着剪刀、菜刀和锥子之类的东西聚成一团。

    眼见撞门的几名大汉冲进了屋,众人却也不敢反抗。

    他们心中还抱有一丝希望:万一只是个误会呢?

    噗嗤!

    长长的刀锋比剪刀更快一步刺进了伙计的胸口,紧跟着后面的大汉便是狠辣的一刀将伙计那垂落下去的手臂砍掉。

    伙计的惨死没能激起一家人的血杏,几乎被吓瘫的裁缝铺老板哆哆嗦嗦的将菜刀丢在地上,哭嚎着大叫道:“好汉!好汉饶命!钱都在柜台里!好汉饶命!饶命——啊!!!”扑跌在地的老板被对方一刀从后背钉在了地上。

    他痛苦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挣扎一下却早已经无能为力了。

    很快。

    他的女儿和妻子也倒在了血泊中。

    一名虫人从怀中取出一只陶罐,打开后将其中蠕动着的虫子连同里面喂养虫子的腐肉一并丢在了尸体上……

    裁缝一家的遭遇当然不是个例。

    随着这些被寄生窑工们在县城内的扩散,越来越多的房门被他们撞开、劈开,甚至一些人惊慌失措之下自己打开房门想要夺路而逃却被街道上无处不在的虫人窑工们砍杀。

    骚乱终究还是逐渐引起了一些反击。

    ……

    曹家。

    随着街道上的骚乱声和惨叫声逐渐逼近,一些岁数大些的人几乎是声音传来的第一时间就醒了过来。

    月光透过窗户纸打进室内。

    这些突然从睡梦中睁开的眼睛显得黑黢黢的,空洞而似乎有犹藏着什么东西。

    曹家的东厢房里。

    几个睡在大通铺上的年轻人一个骨碌从铺上爬了起来,纷纷抄起就抱在被窝里的弯刀窜到了窗口两边的墙壁后方。

    门房中。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睁着眼睛,一只手伸进了枕头底下。

    他那饱经风霜、满是沟壑的脸上毫无表情,一双耳朵用尽全力的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吱嘎~~~!

    西厢房的门被缓缓打开,半晌却不见有人出来。

    片刻的沉默后,一张蒙着被子的圆桌这才缓缓的从门口出现,推到了院里。

    在这个过程中桌子后面躲藏的人却始终背靠着墙壁,一双眼睛警惕的扫视着整个院子和周围的墙头屋顶。

    “窝里头没事!上墙!”桌子后的人用那特别压低但却清晰入耳的声音快速说着。

    咣当!

    咣当!

    两道房门飞快的打开,七八条已经穿好鞋子,有些人还是赤膊但手中已经拎着刀子甚至小块圆盾牌的青年敏捷的蹿了出来。

    一个特别灵巧的年轻人一个箭步冲到墙角,借着墙角之间的两次借力便登上了墙头。

    他快速向外面打量了一眼,头也不扭回来只是向后一伸手:“还在街口,弓来!”。

    “接着!”

    一把桑木弓被丢了上去,紧接着一只塞满了鹰羽箭簇的箭囊也被丢了上去。

    主屋的大门敞开。

    一身甲胄俱全,手中拎着一杆长枪、腰间挎刀的曹元镇走了出来。

    他是曹家的主心骨。

    他穿着甲胄仅仅是出现在这里就让这些跟随着他从大西北跑到许州的曹氏一族的年轻人们似乎立刻振奋了起来。

    如果说原本众人的表现只是经验丰富之下的“有条不紊”。那么此时在看到曹元镇后,众人所表现出的几乎就能算得上是一种跃跃欲试般的战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