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3章:打县城

    梨山县大牢。

    周胜将火把丢进地井后探头看了下去,只见到井底狭小潮湿的空间中交叠着三具尸体。其中两具尸体还穿着狱卒的服装。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老王和小李子失踪这么长时间你们都没发现?!”赵宏愤怒的咆哮起来。

    被他这么一吼,今天值班的狱卒却是吓得颤颤惊惊连忙解释:“大、大人,不是小的的错啊!我来换班时就看到牢门虚掩着,这不是以为他俩已经自己下班了么?反正这牢里也没什么犯人……”。

    “没什么犯人?那僵尸跑出去比什么犯人都麻烦!”赵宏喷出的唾沫星子让这个狱卒不由得向后躲了躲。

    看到赵宏还要骂下去,心中焦急的周胜却是赶忙拦住:“赵总捕,现在那王氏已经逃了……还吃了自己的女儿,我看现在恐怕下一个就是她儿子王忠!我们最好赶紧去黄土崖在她再次吃人之前解决了她!”。

    “对对对!解决!我们得解决了她!”被周胜这么一提醒,赵宏也回过神来松开了被他抓着的狱卒嘴里念叨着边去看向身后跟随的一众捕快。

    然而。

    已经被之前曾家的事情吓怕了的捕快们此时哪里敢随便接这种直面僵尸的活计?于是赵宏无论看向谁,那个人便立刻扭过头去不去和他对视。

    “一帮废物!”赵宏在心中大骂。

    然而此时跟着他的却都是些“亲信”,不少人家里还颇有些能量……赵宏最初的火气褪去后却也不想得罪这些人。

    于是他眼珠一转,看到了从五柳镇上来汇报此事的周胜。

    ……

    官府办事的拖沓再次让周胜大开眼界:当赵宏终于凑出一队捕快又去库房领了武器的时候已经是天色擦黑的时候。

    结果最后赵宏也并未带头去黄土崖镇,而是找了一个借口将带队的差事交给了周胜。

    “这个狗东西又叫老子们卖命自己却躲在城里?!”一名捕快一出城门便骂骂咧咧起来。

    “算了,你小点声吧!万一被人告诉他了还不吃不了兜着走?”旁人劝说着。

    这捕快一翻白眼:“他娘的!他听到就听到!这平时衙门里的脏活累活就数咱们哥们几个干的多!可哪次有美差、露脸的事他赵宏安排过咱们?还不是都给了那帮溜须拍马,背后有人的杀才?他敢这般做事就别怕别人说啊!”。

    “就是!就是!就说昨个去曾府那件事吧!翻墙进去的时候要咱们几个顶在前面,等跑的时候他们几个先跑了!后来曹县尉他们来把事平了,他们又抢在前头冲进去搜刮……他娘的最可气的是后来向何县令汇报的时候又都成他们的功劳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骂了起来。

    “算了,都少说两句吧——你们看人家周胜都还没说啥呢!昨天不是人家周胜第一个进院子的?”一名捕快看似好心的劝导道。

    但实际上他这话落在周胜耳朵里却有些令人不太舒服:什么叫他还没说啥?

    这明摆着就是把他给排挤出这几个背后骂赵宏的捕快们的圈子外面啊!

    甚至险恶些去想……若是以后今天这里众人的话被人告诉给了赵宏,那是不是他这个唯一没张嘴骂赵宏的人给“出卖”的?

    周胜回头看了规劝这人一眼,没有说话。

    固然言辞犀利的当场揭穿对方伪善的外皮,然后怒怼一番令人舒爽。但周胜此刻却是觉得一阵乏味。

    是的。

    乏味。

    他都不曾想过这份曾经让他十分向往的带着“官身”的差事会是如此的乏味无趣。

    现在回过头去想想:当初对于这份职业的向往也许只是那个曾经长期处于吃了上顿没下顿野小子吧?

    自己在获得神奇的阴阳鱼牌之后也并未立刻将心态全然转变过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又和那些一夜暴富或者做梦当了皇帝的农夫的所作所为又有什么区别呢?

    赵宏也好、身后这些捕快也好、赖三也好甚至包括曾经的曾智、县令何国兴这些人……和他们纠缠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自己明明已经见识过像是地球那般先进的世界了啊。

    他完全可以躲到某个现代世界里过上……

    “咦?”道路尽头的极远处一片火光引起了周胜的注意。

    他跑到路边一处较高的土坡上仔细观察起那一串如同长蛇般蜿蜒着靠近的队伍。

    “嗯?!”随着队伍渐渐逼近,周胜的脸色一变赶紧从土坡上撤了下来,招呼众人:“快躲起来!”。

    “躲起来?凭什么?!”最初那骂骂咧咧的捕快一瞪眼。

    一旁还有帮腔的。

    “嘿!小周~你还真拿个鸡毛当令箭啊!就算是他赵宏亲自在这里……哎!你怎么跑了?!”。

    周胜哪里还有心思和他们纠缠这些?

    见众人这般样子,他也顾不上解释自己瞅准方向一头便扎进路边的树林当中,身影迅速消失在了树丛的掩蔽当中。

    “他怎么跑了?我们要不要也躲起来啊……”一名捕快有些迟疑的看了看周胜的背影好越来越近的打着火把的队伍。

    “躲?你是贼吗?还要躲着人?”脾气最大的捕快瞪眼大叫着,说完可能是还没消气他竟然几步跑到土坡顶端冲着那已经走到几十米外的队伍前端喊到:“喂~~~你们是干什么的?!大晚上打着这么多火把要干什么?!”。

    打着许多火把的队伍停了下来。

    顿了半晌,队伍中才有人回到:“我们是黄土崖的窑工!”。

    说完,队伍继续朝着这边走来。

    喊话的捕快微微皱眉:他隐隐觉得这队伍是不是比刚才走的更快了?

    但对方显然不会给他们多想的机会。

    没片刻的功夫,几十米外的队伍便来到了眼前。

    借着火把照亮的光芒,几名捕快此时也看清了这些的确是窑工打扮,每隔着几个人便有一个举着火把或者灯笼的男子。

    ‘等等……’捕快们看着这些窑工手中拎着的杂七杂八的农具和棍棒……忽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不、不可能!这太平盛世怎么可能会……’领头的捕快被自己那“大不敬”的想法几乎吓到。

    他的声音也因此不自觉的带上了些颤抖:“你、你们这大晚上的……是要干嘛去、去啊?”。

    队伍前面的人停下来和捕快们说话。

    后面的人却不停脚步的已经走到了他们身后。

    实际上此时这几名捕快已经在这些窑工的包围当中了。

    此时此刻他们是多想听到一个“美妙”的理由啊!

    哪怕这个理由再假……也……

    “打县城。”领头的窑工双目呆滞、面无表情的说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