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2章:扭曲的王氏

    一夜无话。

    周胜这一修炼却是到了第二天清晨旭日初升,天地间阴气退去时才做罢了。

    吃过早饭,人刚躺下准备休息一会便听闻院外的胡同内一阵喧闹,紧接着一阵急促的砸门声便响了起来——砰砰砰!砰砰砰!

    “周捕头!周捕头!死人啦!”门外有人大喊着。

    “谁死了?”周胜几乎打开门询问来人。

    “王、王茹!”

    五柳镇外的小树林旁此时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镇民。

    王茹的尸体就被丢弃在一棵大树后面的草丛中,她平日里喜欢穿的那件裙子此时已经血迹斑斑,被什么动物啃噬的面目全非,白骨外露的尸体旁还丢着一个装满干粮的篮子和一吊铜钱。

    呵……

    周胜看着这一地狼藉的尸骨却忽然无声的笑了。

    那不是喜悦的笑,也不是礼貌杏的微笑……他只是笑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笑。

    就像是不知该作何表情时所本能的一种表现。

    他不敢去相信这一切的真实杏——即使那尸骨是如此真实的摆在他眼前。出于对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的熟悉……他甚至百分百的确定这就是王茹。

    可她还那么年轻……为什么会就这样?

    是什么动物?

    周胜随即想到。

    然后,他蹲下身仔细去看那些啃噬的痕迹……僵尸。

    这一次他同样不用思考也意识到了那些奇特的平切齿痕是怎么来的。

    ‘王氏?怎么会……’周胜站起身面无表情的说道:“石头,叫人把尸体烧了,我去趟梨山。”

    ……

    黄土崖。

    这个位于五柳镇西北五十多里地,因为盛产特殊黄土而聚集了不少窑厂的地方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村镇。

    在此处的千把人多是梨山县各处来的窑工、学徒和少量家属。

    一千多名汉子聚集在大大小小的几十家窑厂里日夜开采着陶土,烧制成各种陶器、瓷器后再顺着一旁的清水河经过绿水湖的中转而运往全国各地。

    王忠便是这上千窑工中的一人。

    街头。

    “王忠?”被眼前两个将全身罩的严严实实的黑袍人拦住的窑工有些不耐烦的呲着牙:“不知道!好几天没看着他了,可能又去沙丘子耍钱去了吧?”。

    “耍钱?他还耍钱?”王氏一愣。

    即使是化身僵尸了她也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实际上是一个烂赌鬼。

    “嘿!那小子哪次开了工钱不去耍?结果耍的连吃饭的钱都没有还要找人拆借,等下次发了钱又去赌的一干二净……这狗娘养的还欠我二十个大钱呢!”窑工挠着衣襟咧开着的胸口说到。

    “你说谁——!”王氏刚要发作,她身旁的曾学儒却是截住了她后面的话:“这位兄弟,我们想喝些水,不知道你家方便不?”。

    “不方便!你想喝水就去井边自己打~~~方便!方便!太方便了!”窑工的话刚说一半却见到曾学儒掏出了十几个大钱。

    ……

    昏暗狭窄的板房内,窑工和他妻儿的尸体倒在了铺着干草和一床破被的床上。

    已经脱掉黑袍的王氏趴在尸体上啃食着骨头上的皮肉。

    那一口愈发尖利,犹如人长了一口猫牙的样子愈发令人厌恶。

    尽管自己也已经变成了体内生满虫子的怪物,但曾学儒也难免对这个恶心的僵尸产生几分厌烦。

    对方对于人类血肉那种堪称贪婪的食欲让他有些不适。

    “你吃够了没有?昨晚不才吃你自己的女儿么?”曾学儒冷声说道。

    “桀桀桀桀桀……”王氏蹲在尸体边怪笑几声,抬起一只沾满鲜血和碎肉的手掌用那乌黑发青的舌头舔舐着上面的血液和肉渣:“我又没全都吃完!不还剩下不少肉么?”。

    “真是恶心。”曾学儒忍不住说了一句。

    刷——!

    王氏的身影瞬间消失!意识到不妙的曾学儒立刻抬起手臂想要去挡却只感觉到后颈一凉!

    板屋内短暂的平静下来。

    一身黑袍的曾学儒就那样站着……忽然,他的脑袋一歪便要滚落下肩膀去。

    王氏就这样站在他的身后。

    根本没能看清她是如何做到的。

    就在脑袋要完全离开腔子的时候,虫子们开始了工作——从皮肉间涌动着重新将曾学儒的脑袋拉住,随即拖回到了脖子上。

    无数蠕虫在皮肤和血肉中蠕动的声音密集的响了起来。

    曾学儒扭了扭脖子。

    “王氏!你忘了是谁把你救出来的吗?!”他那死人般木讷的脸上也难得的出现了“愤怒”的情绪。

    只是这些表情多是虫子蠕动牵扯出的表情,所以剧烈的动作下,皮肤下方爆起的层层叠叠的“青筋”让他看上去到更像是扭曲起来的怪物。

    “桀桀~~~”王氏怪笑了两声,用一只生长着乌黑爪子的手扶上了曾学儒的颈子:“老身我当然知道知恩图报啊!否则刚才老身便不是只撕掉你的脑袋……而是将你大卸八块然后丢进火里烧掉了啊!”。

    “你——!”

    “曾大少爷你什么你?老身还是劝你好好想想怎么对付你那些仇人吧!总之……我只想吃了我那个儿子好不用再躲着这该死的太阳!”。

    “只是吃掉了你女儿,你的力量和速度就提升了这么多……我真是有点恐惧若是被你吃掉了王忠你会变成什么样的怪物啊!”曾学儒心中对于这个极度变态扭曲的老太婆产生了浓烈的杀意。

    “桀桀~~~”

    “你不是僵尸是不会懂的!那种亲人血肉对我们的诱惑!那简直就像是……就像是在一个饥饿了几年的人面前放上一大桌美食的感觉啊!那种从骨子里渴望将亲人塞进自己肚子里的感受……还有一个声音会在我的脑海里告诉我只要吃掉亲人就能获得进化……”。

    “老婆子我现在已经有些等不及想要看看我吃掉儿子后会有多么强大了!到那个时候……”王氏的表情诡异的扭曲着,眼角向下弯着如同陷入了极度的陶醉中:“到那时候……我就将整个镇子都占据下来,让那些人将孩子都献给我……那嫩嫩的肉嚼在口中……连骨头都是软烂的……桀桀桀桀桀……真是想一想都让人口水流个不停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