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9章:对话,战术

    “真是羡慕啊~~~”曾学儒拉下黑袍的罩帽,露出了他那张显得格外惨白,隐隐还有些尸青色的脸。

    一旁矮小瘦弱许多的黑色罩袍下传来一个声音:“羡慕?你羡慕什么?”。

    “羡慕你这只僵尸啊!”曾学儒的脸上露出几分难以明述情绪:“只要吃掉亲人的血肉就能获得力量……多么简单的事情啊!”。

    “简单?!”矮小的黑袍人发出尖利的声音:“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愿意成为这种不人不鬼的样子吗?”。

    闻言。

    曾学儒的脸上多了几分讽刺,他拉下高高的衣领:“我现在已经是不人不鬼的怪物了啊!”。

    他的脖颈上,一圈密密麻麻蠕动着的虫子正如同缝合线一般将他的脑袋固定在脖子上。而显而易见的:若是没有这些虫子,那他的脑袋立刻便要掉落下来。

    “桀桀~~”王氏阴森森的笑了两声,那声音与其说是人,更不若说是夜枭或者其他什么令人不安的动物所发出的声音。

    “曾少爷……老婆子我虚活了这把年纪也没想到我最后还会变成了僵尸——我在那井底下的时候本以为将来的下场无非是被活活烧死或者大卸八块,却没想到竟然还被你给救了出来!!”

    “哼!”曾学儒哼了一声,说道:“如果不是我们曾家出事了,我和我爹早就把你给捞出来对付那何国兴和赵宏了,可惜……我们却是低估了那些人的狠毒。”。

    “桀桀桀桀~~~其他人怎么也想不到你被斩首还能活下来,在大牢那边发现之前也根本没人会防备老婆子我吧?”王氏怪笑着说到。

    曾学儒点了点头,那张苍白发青的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上次我们曾家栽了跟斗是因为我们太过轻敌了……不过这一次只要按照我的计划施行,定叫那周胜、何国兴和赵宏血债血偿!”。

    “周胜?”这个名字让王氏有些意外。

    “你说的是清溪村那个小野种?他怎么和你们曾家的事情还有关系么?”她言语刻薄的说到。

    “关系可大了!”曾学儒的表情瞬间狰狞起来,他摸着脖子上的巨大伤口,眼睛中的恨意几乎要化为实质。

    “说起来,老身我活到这般境地也有那小野种的错呢!要不是他出手缠住了我,我哪里会被那几个慌里慌张的小捕快捉住?要不是他不知避嫌和我家闺女往来频繁我也不至于去求那李姥姥……最该死的是——他如果当初在院子里便将我家那老汉解决了,我哪里还会伤到?”

    曾学儒没有说话。

    对于眼前老疯婆子他也不想多说些什么了。

    “总之,把那个叫周胜的捕头就给我……我要让他尝尝亲眼看着自己被虫子一点点吃掉……”

    “好,那我就折断他的手脚算是给老婆子我赔罪吧!”

    两个如今已经不能算作人类的怪物就这样聊着,时间却是一点点的向着和王茹约定的时辰移动。

    ……

    梨山县,曾府门外的街道上随着一阵马蹄声响,一队身穿铁甲,头戴八瓣铁盔的骑士杀气腾腾的赶来。

    先头一骑正是那梨山县的县尉曹元镇。

    “大人!那曾家的妖人就在院子里!”跑去求援传信的捕快将曾家的大门指给了曹元镇。

    曹元镇领兵策马来到近前,他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一众捕快,又看了一眼曾家的院墙,语气不无嘲讽的说道:“就这么一家子人就把你们这些带刀的都给打出来了?”

    闻言。

    赵宏却是有些气恼:“曹大人莫不是来看笑话的?”

    这话一出口赵宏便有些后悔。

    向来笑脸迎人的他可不愿意得罪这曹元镇。

    刚才只是一时气话,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赵宏好歹也是梨山县的一把交椅,又怎么可能在这么多下属面前服软?

    于是气氛只能尬在了这里。

    好在曹元镇却是没有于这里多做纠缠,只是举起手中马鞭问道:“死人了?”

    旁人见赵宏还在生闷气不说话便立刻开口回道:“大人,我们在里面折了十多个弟兄。”

    “喝!”曹元镇一翻白眼:“你们可真行啊!”

    “里面的妖魔……也就是曾家的那些人怎么杀的人?”曹元镇这一问,人群中的周胜便是从中品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

    “听这曹县尉的口气……他好像对妖魔很熟悉?”

    周胜默默将这个细节记在心里。

    “曾家、曾家那些人都砍不死啊!他们、他们身体里还有好多虫!”

    一提到这个,捕快们都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显然曾府里的遭遇让他们心有余悸。

    一番询问之后曹元镇微微皱眉,沉吟了片刻:“体内有虫?刀砍不死,还会自我愈合么?那他们的力气和速度有没有特别大?”

    众人摇了摇头,纷纷表示没有。

    “大人,他们的力气到没有特别的大,甚至我感觉还有些僵硬的感觉!”一名捕快说到。

    “这样么?”曹元镇重新将目光看向曾府那如今大敞开的大门,说道:“在这里猜来猜去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先试他一试!”

    片刻之后。

    曹元镇已经将计划交代下去,十几名骑士拨转马头很快便退到了七八十步之外的街角。

    而几个背着弓箭的士兵则身手敏捷的爬上了附近的房顶。

    这居高临下射箭的办法倒是与赵宏的布置如出一辙。

    此时的周胜还并不知道的是——像是这种战术实际上是大魏朝廷的通行手法,像是曹元镇这种军伍出身或者赵宏这种做了多少年捕头的自然都知道这么指挥。可能区别就在于——曹元镇是在西北边关亲自用过这种方法与人作战,而赵宏更多的是从他那当捕头的爹那里学到的。

    “大人,院子里的尸体不太对劲……好像是被……控制了。”爬上房顶的西北汉子观察一会后说到。

    曹元镇一摆手:“试试他,接下来按计划行事。”说完,他也一拨马头跑回到了那些在街角重新整队的骑兵当中。

    周胜看了看他们,又回头看了看曾府的大门,然后又看了看这些骑士——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淦啊!”他小声啐到。

    他大概猜测到了曹元镇的想法。

    于是趁着其他人不注意,他转身跑到曾府大门对面的院子门口站着,手边便是一棵颇为粗壮的大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