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上架……姑且算‘感言’吧

    本来不想在书中插太多的回复,平时也是能不说就不说的。

    比方说生病几次,可能只说一次。

    因为我觉得一些个人鸡毛蒜皮或着其他事情没有必要干扰到看书的读者,现代每个人都很累,想要追求舒服的阅读体验,我自然选择尽可能不去干扰这份体验。

    但最近随着几次推荐,越来越多的读者中自然出现了一些建议和声音,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做出回应的。

    首先是那些随便说上几句批评刷一波存在感就离开的。

    我个人其实觉得无所谓,毕竟也是写书十年的老作者了,虽然还是个扑街,但这种事情并不能影响我太多。

    “因为世上不可能存在一本让所有人都满意的作品”几乎是一件必然的事。

    但其实从将来想要走职业路线的角度来看,也未尝没有这种书评会让一些读者产生离开想法,甚至赶走一些刚刚点进来的新读者的情况。

    因而多少是有些忧虑的。

    但其实换个角度想想——我现在的身体越来越糟,心脏越来越频繁的出问题,肺叶也开始有不详的疼痛,加上腰伤和时长在走动中瘸掉的腿……其实这点烦恼有算什么呢?

    啊……

    说回正事吧。

    评论区和手机端书评中的一些意见其实我都认真的看过了,大概有一半说的没有毛病,可能读书多年的老读者都是敏锐的。

    那些关于剧情、人物描写、主世界和副本世界之间的问题其实也是我所担忧的。

    从我最开始的想法和大纲来说,这本书总体的设定其实是相当长的。

    在这之后起点开始了买断计划也很可能因为我将来的篇幅超长而无法享受。

    但我觉得这是值得的。

    因为这本名为《苍生皆下》的书更多的是我一种内心积蓄已久的全新尝试。

    仙侠克苏鲁——这个被很多人称之为“天魔”文的东西其实根本不是那样的。

    至少我想的根本不是那些域外天魔之类的东西。

    而仙侠也并非诸位所惯常认为的那种“练气、金丹、元婴”的仙侠。

    在这个网络小说同质化严重的时代,我想做出一个新的尝试——这当然是极度冒险的行为,其实是相当不理智和不划算的。

    稍微懂的一点网络文学创作支出和收益情况的人都明白这大概率的只是给未来大神铺路的行为。

    也许某个写手或者大神正是从此类扑街的先行作品中吸取了经验——也许不是最多的,但应该是最关键的那个组成部分。

    然后才会形成那一本本让诸位惊叹的仙草大神作品和大量体系结构成熟的干粮。

    对于我个人利益来说,最简单的当然是写我最擅长的。

    重复、重复、套路、套路……循环下去,保证数量和基本质量的情况下不用太累便能在某些小站获得每月固定的收益。

    这可比尝试新作品的时间、精力成本要低得多。

    但我并不是那样的人啊……

    我要是安分就不是我了啊……

    我从始至终就是那种半路胆敢选择辍学写文,然后扑街数年,每一本都尝试不同写法和题材,好容易有一本要火的作品却作死的人啊!

    两年后我还打算辞掉稳定的政府职员工作,以这样一副残躯,两手空空毫无技能的情况下去做职业写手的人疯子啊!

    说到这里其实你们就可以理解我的行为了。

    我在不断的尝试新的写法和旧的写法。

    其实,这本书更像是一种混沌迷雾中的摸索吧?

    我想摸索出一条新的道路。

    于我,于所有人。

    因而,所有失败的尝试可能会让一些地方稍稍有些怪异——但若是完全中规中矩,那么世界只要有一本书就好了。

    关于各位书友的宝贵意见,其实我从心底吸纳了许多。

    对于剧情、副本世界和人物把控上的东西,除了最后一条我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历练,前两者实际上已经在行文安排中做出了调整。

    否则《咒怨》世界按照原定大纲还至少要将‘阿弥壳断层’‘中国富江’‘深海’‘异次元’和‘黄泉列车’等部分完全讲完,最终在‘旋涡’和‘地狱星’迎来一个惊悚的终结。

    但应许多人的建议,我重新思考之后决定回归主世界,将基调定下。

    毕竟作者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要一条路走到黑,自说自话可是不行的。

    除此之外的另一个反应最为激烈的问题其实是关于伏笔的。

    很多人觉得这些伏笔埋的令人不爽——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特别是最近一直在追乌贼的《诡秘之主》对于他的掌控力我自叹弗如,心中产生了深深的羡慕。

    比起许多大神大气磅礴的文风,许多人轻松幽默的诙谐……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丑小鸭一般。

    这些伏笔也许真的如朋友们所说“令人不爽”。

    但其实相当多的部分只是还没有真正展开罢了。

    要知道这是一本我都不知道会写多长,写多久,写成什么样子的全新题材的故事啊!

    但我只能说:至如今的每一条伏笔背后所埋设的东西都是牵扯到整个世界完整的剧情线。

    也许很多剧情不够巧妙,甚至老气……但就如同蛛网一样,没有细枝末节又哪来的天罗地网?

    作为一个水平低幼,身体和精神都不怎么好的扑街(gai)。

    我不敢承诺给诸君什么东西。

    但我也想要表达出我的心意那就是:“我喜爱着讲故事这件小事,并且我想用此生所剩的时间给大家讲好多好多个故事……也许这些故事有好有坏,也肯定不会让每一个人满意。但我想要让人记住这世上曾经存在过一个这样的人:他不帅、不强、不高大,讲的故事也不是最动听的……但他就那样在角落中平静的讲着自己编造的小故事,静看客官往来,他会微笑,会哭泣,会开心,会落寞……但他永远在那,你无论何时来,何时要走,他只是淡淡的冲你点点头继续用他那干巴巴的声音讲述着那些平白寡淡的小故事。他不会张罗着、吆喝着让所有人来听,他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努力也不会成为最好的那个说书人。他会为此落寞但绝不会忘记想要讲故事的初心,因为他只是想讲一个故事,又一个故事……”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

    大雁南飞形影单

    何人知我望孤鸿

    此生不欲求富贵

    但请诸君听我……万千言。

    ……

    补记:前些日子金大师走了,这几天斯坦李走了,其实这世上无时无刻离开的、辞别的、永不归来的人又何止一两人?

    有一位做心理学的至交朋友说过我是一个背着所有过去走的人,所以我越走越累,越走越辛苦,直到将自己压的血肉模糊……他说只要我放下一点我就能快乐的活着。

    可我就是那样一个有“囤积癖”的人啊。

    我可舍不得扔掉那些东西。

    衣橱中的衣服许多是十年前买的。

    永远喜欢吃几种食物。

    每天向习惯的人说习惯说的话。

    也许那些生活的烦恼和过去的羞耻我早就想要丢掉了。

    可翻着翻着……

    有些东西我却怎么也不舍得丢——小时候爸爸给做的蜻蜓网的样子、触感和我拿着它走在田埂上,盯着那些停留在枝条上的蜻蜓的记忆。

    我跨在比自己都高的自行车上冲下斜坡时的兴奋、恐惧、还有身后小伙伴的尖叫声、笑声……

    一元钱的草莓牛奶。

    五分钱的糖果。

    三毛钱的雪糕在太阳下融化到小手上的黏粘感。

    已经那些离开的、走掉的、仍在但也改变了的人们啊……

    我不想忘掉拿着蜻蜓网跨过小河去奶奶家,奶奶给我珍重的拿出那些养病才会吃到的好吃的,然后靠在墙上给我讲故事的样子。

    我不想忘掉爷爷的烟袋和奶奶走掉后他望着窗外的发呆的神情。

    我不想忘掉在我儿时最为孤独自闭,我甚至怀疑是阿斯伯格症的时候所臆想出来的和草莓牛奶的味道总是挂在一起的那个虚拟的朋友。

    我甚至至今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存在过,亦或者只是存在于我的幻想当中。

    五分钱的糖果总是让我想起那个跟在屁股后面的丑丑的小女孩。

    自行车和房子边的火车道是我儿时所有对远方的幻想。

    我不舍得忘掉啊……

    因为我担心有些东西若是连我也忘掉了……那么他们会不会就真的不曾存在过了?

    此致敬礼。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