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7章:翻墙

    哗啦——!哗啦——!

    两根在长棍顶端绑了刀刃的简易长矛刺破门楼的瓦顶,赵宏连忙翻身才险险的躲开了这次攻击。

    “给我撞门!”他大喊着。

    说着他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发出落地的巨大声响。

    捕快们朝着大门冲去。

    然而这可不是寻常人家的薄木板门,至少两寸厚的水曲柳木在多道工序后已经变得坚硬无比。

    十多个捕快反复去撞只是把大门撞的‘咣咣’直响,却是根本没有半点能撞开的意思。

    “上墙!上墙!”有人大喊着。

    “上旁边的屋顶!里面有长矛!”赵宏连忙喊到。

    不一会儿乱哄哄的捕快们就搭着人梯爬上了曾府旁边几户人家的屋顶。

    然而大多数屋顶的高度却才将将高过曾家的院墙,并不能完全俯视到院落内的情况。

    “弓箭呢?!有人带弓箭了吗?快射!”

    周胜皱着眉头看着这帮乱成一片的同僚——以这种素质和配合,能够安安稳稳的管理着整个梨山县……也不知道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盗匪还是另有什么隐情呢?

    吱吱嘎嘎……

    一名终于在屋顶站稳的捕快拉开了弓。

    不过还好。

    这人既然随身带着弓箭来的,却也能说明他在梨山县一班捕快中能算得上是擅长射术的人了。

    只见他开弓之后稍一瞄准便撒开了弓弦。

    嘣!

    弓弦归位,被拉到八成满的弓身所释放出的力量推着弦上的箭矢瞬间射出。

    嗖——!

    箭矢的黑影只是一闪。

    那院落中便传来一个箭矢射中人体所产生的闷响。

    射中了!

    众人气势顿时高昂起来。

    “哎!他们又躲到门洞里了!我这边看不着了!”射箭的捕快再次搭箭后却发现目标已经全部躲回了门洞中让他失去了射击的角度。

    周胜不由的将目光落向了这名捕快对面的一棵树。

    “去个人上那边的树上去!快!”赵宏稍后也看到了这棵可以和那边屋顶形成互补的大树。

    又是一番折腾,两名稍有射术的捕快爬到了高过墙头的树杈间。

    嗖!啪啦!

    箭矢顺利射出和弓弦打在树枝上导致箭矢掉在地上,弓身也受到一些损伤的声音同时响起。

    看到弓箭已经压住了曾府里的人,赵宏立刻命令捕快们找来梯子在一处墙外排好,准备强攻进去。

    这时赵宏看到了人群中的周胜。

    “小周!你冲第一个!”他说道。

    “?!”周胜看了他一眼。

    短暂的沉默后周胜将刀抽出来,单手拎着走到了一具梯子前。

    赵宏皱了皱眉:周胜刚刚看的他那一眼和短暂的犹豫让他有些不爽!我可是梨山县总捕啊!难道给你一个巴结我、在我面前表现的机会都不肯?还觉得我给分派了难做的事?

    真是不识好人心!

    你身手那么好,不派你难道派老丈人是葛大财主的小王?或者他爹是梨山县实权书吏的小徐?

    他们可不能出事……赵宏这般暗想着。

    周胜当然不知道赵宏心里所想的,如果他知道,恐怕立刻便要一脚揣在对方脸上。

    他爬上梯子。

    下心的朝着院内看了一眼,此时几个家仆打扮的人正从屋内搬出两张桌子去抵挡左右两边屋顶上射来的箭矢。

    “上!”周胜向后面的捕快们比了个手势,但在众人真正爬上来之前他也没打算立刻跳进院子。

    让他第一个上?

    行啊!

    但你可没说第一个和第二个进去的时间要差多少!

    用余光看到旁边的人已经登了上来,周胜一翻身越过院墙跳进了院子里。不过,他没有立刻去找那帮家丁,而是小心的守在了原地等其他同僚跳下来支援。

    然而第二个人却磨蹭了半天。

    他笨拙的样子完全和平时全然两人。

    周胜:“……”。

    这时曾家的家仆们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于是立刻分出几人拎着斧头、柴刀和棍棒冲了上来。

    嗖——!

    屋顶上的弓箭手找到了机会,一箭射在了一人背上。

    正打算迎击的周胜看到这人背上中箭,这人却只是微微晃了晃便继续朝自己猛冲……顿时脸色一变,抽身而退!

    说时迟,那时快。

    还没等周胜理清思路,这几名面色犹如病痨鬼的家仆便已经冲到了刚刚跳下来的两个捕快身前,举起手中木棍便是当头砸去!

    这捕快惊叫一声,连忙向后去躲,手中捕快刀仓促的去迎——只听‘当啷’一声,那足有女子手腕粗细的木棍狠狠的砸在捕快的刀上,这人抓刀不稳之下竟然是将这刀一下打落在地!

    也许是惊吓的成分居多。

    被打落了手中武器的捕快竟然失了平衡,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周胜神色一动,准备援救却认出这人不正是赵宏的铁杆跟班中的一个?心中顿时不愉,手脚上的动作也就迟滞了几分。

    砰!

    喀嚓——!

    这一秒不到的迟滞所带来的就是这家仆一棍砸在了这无处可避的捕快头上。

    这沉重坚硬的木棍一下便将那捕快的脑壳砸的塌陷下去一块,骨头碎裂的声音几乎让院内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扑腾!扑腾!

    又有两名捕快拿着刀跳了进来。

    周胜则趁势挥刀一撩,在追上来的另一个仆人胸口斩了一刀。

    不出意外的是——这人就如同没事人一般继续用手里的柴刀向周胜砍来。

    翻腕抬肘。

    周胜用刀锋一挑,却是将这人毫无章法的柴刀格开,借着腰身瞬间回转的力道和脚步的小幅移动,在瞬间便完成了格开柴刀后的反向一抹——恰恰好是这人脖子一侧的位置,手腕翻转下拉的动作快而轻巧,结合着转动腰部和向同侧拉出的脚步赋予给刀锋上的‘拖刀’的力量就轻易的剌开了一道近一指深的巨大伤口。

    就当周胜本能的想要稍微放松下肌肉的瞬间,却是察觉到了危险。

    刷——!

    柴刀几乎擦着周胜的头皮飞过。

    如果不是周胜最后关头瞬间弯腰闪避的话,那么这把柴刀恐怕已经砍在他脑袋上了。

    “怎么——?!”瞳孔急速收缩间周胜这才愕然发现:对方那脖子上的伤口中竟然没有血液喷出!

    取而代之的……

    竟是一丛弯弯曲曲,不断蠕动着的肉红色蠕虫!

    ‘那是什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