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4章:钓鱼,卖僵尸

    五柳镇上。

    周胜再次走进张农户家,此时地上的两具尸体已经被牛车运去了县城,只留下地上的血迹。

    “第一现场”这个概念周胜是在一些电影中学到的。

    比起地球上那完备的刑侦体系来说,大魏对于罪案调查的手法显然是粗陋不堪的。甚至捕快自己就会主动搜刮财物将现场破坏的一塌糊涂——反正过后少了什么钱财就直接栽赃到罪人身上便是了。

    好在张农户家已经被周胜命人保护起来了,所以这里面的样子大致到还保持了发现尸体时的原状。

    “好了,让我来猜猜这里都发生了些什么吧!”周胜搓了搓手,在屋内细细的观察起来。

    很快。

    一些细节便浮现出来。

    ‘张农户的媳妇不是个勤快的,家里的地面上积了不少尘土……脚印驳杂,即使粗略分辨也至少有数人进入这室内,围绕着尸体部分更是有几个不全的血脚印,显然是砍杀张氏夫妻时踩在血液上又移动位置所造成的。’

    ‘按照发现尸体时的位置来说,张氏先死……应该是被人一刀刺中喉咙。而张农户想要逃走,或者下床却被来人砍杀在地上。’

    ‘这血液喷溅的角度……果然。’周胜蹲下来仔细看着张农户尸体所在位置旁边的床腿和桌腿,不意外的看到许多从低角度喷溅上的血迹。

    “刀是仿制西北刀的样式,动手的人身强力壮却不算什么用刀的行家——目前也只能看出这么多了。”周胜思索着,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什么破案的好手。

    虽然他比大部分镇民所能看到的要更多一些,但这仍不足以使他侦破此案。

    忽然。

    他有了一个想法!

    盏茶的功夫后,他一脸喜色的从张农户家中大步走出来,在围观镇民好奇的目光中大声对石头说道:“发现证据了!呵!这些人真是百密一疏啊!石头你去找些绳子来将张家的院子封起来!等明天我便去县里请赵总捕和县令大人来看看这屋内的证据!”。

    一边说着,周胜一边为自己浮夸的演技感觉到尴尬。

    好在什么都不知道的石头这时接上了话。

    “胜哥儿,你到底发现了什么?那帮西北人还掉了什么东西不成?”石头一脸震惊的问到。

    “呵!一切等明天自然就水落石出了!我先回去休息一会,你可要看好这里啊!千万别让人把房子给烧了!”周胜大声说着,分开人群径直回到了家中。

    当然。

    说发现什么证据都是假的。

    这纯粹是周胜没办法破案而临时想出来的,烂大街的钓鱼执法的伎俩。

    先是当众放出口风,然后等晚上再以阴魂去张家蹲守。

    若是运气好,那些贼人若是真像那些电影中演的一样会派人回到现场观察情况的话……到还真有些希望!

    ……

    入夜。

    周胜阴魂出窍,卷起一团阴风从屋顶直飞上低空,贴着小镇一路急行便来到了张农户的院落上空。

    盘旋一圈后,凭借着阴魂对活人的特殊感知他知道这院子内外已经没人看守了。

    他没有特别吩咐值夜。

    那石头可不是什么责任心极强的人,能在门外看上一白天已经是最多了。估计这会儿他已经在自家的塌上睡的昏天黑地了。

    阴风聚敛。

    化作鬼影的周胜缓缓落在张农户家的院落当中,那接近四米的巨大身高让周围的院墙才将将抵到他腰部,就算是张家的房顶也不过是到他胸口。

    夜幕中。

    凡人肉眼所不可见的阴魂就这样站在张家的院子中等待“鱼儿”上钩……

    ……

    梨山县北角。

    县城大牢便坐落于此处一片荒废的破败宅院和四处滋生的杂树荒草之中。

    此时这间不大的监牢内站着四人。

    狱卒老王和小李正与这半夜跑到监牢里的人对话。

    对面这两人都罩着斗篷,前面这人是老王的相识——否则老王也不可能这大半夜的给他开门。

    但后面那个人浑身罩的严严实实,两人确是摸不准底细了。

    “老刘,什么事这么急非得这时候说啊?”老王朝自己朋友问到。

    这大半夜的。

    跑到大牢里来……莫不是?

    老王狐疑的看了一眼两人的打扮,心道:莫不是来求我办事?可这牢里最近也没人押着啊?

    “老王,你看这里是十两银子,你把那关在地井里的僵尸卖给我们呗?”老王的熟人将一个小布包递了过来。

    “僵尸?”老王一愣,赶紧摇了摇头:“你买那玩意作甚?”。

    “老王……你看这位公子家里人得了怪病,听人说必须得用这僵尸做药引子才能治好。所以我这不是给搭个桥么!”被称为老刘的男子这般说着。

    一旁始终默不发声的小李冷眼打量着这所谓的“公子”,可对方遮的严实,也看不出什么。

    老王咂了咂嘴,出声拒绝道:“老刘,兄弟不是不给你面子!可这僵尸是当初赵总捕带人抓回来了,万一他哪天想起来要看看……”。

    话说到这。

    老刘却是又从怀里掏出一只布包:“再加五两!再加五两成不?你看——这僵尸没了不怕啊!你到时候从这边上的乱葬岗子里刨除具尸体来拿火一烧,说是这僵尸自燃死了不就完了么?”。

    “自燃?!你给我自燃个看看?!”老王一瞪眼。

    “哎——!你别死脑筋啊!早些年高家庄的老太太不就是半夜自己自燃死了么?当时还闹得沸沸扬扬,说是天谴的、说是烧炭把棉袄点着的……你不记得啦?”

    “那老太太自燃是自燃了,可这事万一被发现了……哥们儿这身皮子可就……”老王面带难色。

    与他相熟的姓刘的男子翻了个白眼,脸色上带着些许肉疼:“行行行!再给你五两!一共二十两!你要是再涨价,这事咱就吹了吧!”。

    见到他这么说,王姓狱卒立刻喜笑颜开起来,将钱一把接过来:“你看你还急了!兄弟我这也是风险太大啊!要是这玩意万一跑了……到时候我们可就惨了!对了——我可得嘱咐你!这玩意买就买了,回去就赶紧给处理了!万一……”。

    “行啦!能出什么事啊?这位公子可是大户人家!人家有分寸!”刘姓男子见事情谈成,立刻急吼吼的便朝着牢房一角的地井走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