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1章:各方

    公馆一楼。

    音乐播放完毕,磁带还有大半在录音机里空转。

    周胜沉默着。

    那属于无相鬼特征的,没有五官的脸上没有任何可供辨识情绪的特征:“泉之声么?这就是你失踪的原因吗?”。

    听过了整首《泉之声》后,周胜自然能感受到这音乐中所带的某种影响灵魂的能力。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的确光是听到这首曲子就会感受到很大的不适,一些精神状态比较差的人甚至可能出现幻听、噩梦之类的情形。但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怎么看也不可能将已经回到东京的学生影响到那种程度。”

    “中村的杏格开朗,而且他昨天也没有几乎听到这首曲子……那他的失踪显然和这《泉之声》根本没有关系。”

    “看来这件事里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一番推测后,周胜得出了一个模糊的设想。

    他手中的这盘《泉之声》显然和整个发生在泉公馆的灵异事件有关。

    但这并不是灵异事件的主因。

    因为这首曲子的力量根本不足以真正去影响人类。

    但可以确定的是建造这座泉公馆的尾田荣一应该就是整件事的第一个受害者了……他在写下这首曲子的时候显然精神状态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以周胜来看:尾田应该是在录下这张磁带后不久便失踪了。

    而他失踪的地方……

    显然就是这里。

    ……

    一夜的时间说快也快。

    当天光渐亮,照射进公馆窗户的时候,周胜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见。

    但如果有人去打开录音机的话便能发现一张写着《泉之声》的磁带还放在机器内已经转到了A面的尽头。

    “起来了,吃完早饭我就到之前经过的村子去找警察,你们几个要注意安全。”身材高大的岛田在走廊上挨个拍打几人的房门。

    “雨停了吗?”岩永挺着肚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没停,不过不算太大,我穿雨衣下山——我怕再耽搁下去中村就危险了。”岛田正色道。

    “还真是可靠啊……”岩永咕哝了一句。

    这时,七濑和飞鸟两人也换好了衣服从各自的房间内走了出来。

    “静~~~!”樱木飞鸟看自己的闺蜜还未开门便凑上去拍打起来。

    然而。

    她几番呼唤,房门内却依旧是一片安静。

    一种不好的预感自然而然的在几人心底产生,走廊中,几人的目光短暂的发生了碰撞,然后便都从其他人眼中看到了一抹深深的担忧和隐隐的恐惧。

    “静!静?你开门啊!”樱木飞鸟的声音大了起来,一只手使劲的拍打起了房门。

    这种声音和动静之下只要屋内有人,怕是睡的再熟也要被立刻惊醒。

    房间内依旧毫无动静。

    众人的眼神和脸色已经完全变了。

    “不会吧……”七濑捂住了自己的嘴。

    众人找来备用钥匙打开了藤原静的房间,而不出所料的是……房间内空无一人,明显睡过人的床铺边还摆放着藤原静的鞋子。

    她和中村一样并没有带备用的鞋子,所以,她无疑是光脚离开了房间。

    可门为何是从内部反锁的?——恐惧在几个年轻人之间蔓延,樱木飞鸟悄悄打开了通讯用的耳麦。

    片刻后。

    刚刚回到一楼的众人还没出门,从屋外突然涌进来的十多名穿着西装,拎着各种东西的樱田组成员便吓了除樱木飞鸟以外的人一大跳。

    经过一番三分真七分假的解释,这些还只是高中生的年轻人被樱木崎派来负责女儿安全的干部说服继续留在公馆。

    而这些原本驻扎在附近树林中冻了两天两夜的黑道分子们进入公馆后则很快便将一楼的各个房间占据。

    壁炉里添加了足量的木头,将室内的温度很快拉高了许多。

    矢井和雄一夹于人群中,靠着壁炉取暖。

    趁着室内众人没有注意到他们,井上雄一悄悄的碰了碰矢井的手肘:“哎!哎!”。

    矢井将目光看向他。

    “什么事?”

    “什么事?”井上雄一瞪大了眼睛,表情中带着几分抓狂:“你还问我什么事?已经失踪了两个了!是不是那个男人把事情搞砸了?”。

    “他搞砸了又怎么样?你想干什么?”矢井戏谑的看了他一眼。

    “干什么?当然是跑路啦!难道等这个大小姐失踪以后这些人抓我们去给樱木崎交差啊?”井上雄一瞪眼说道。

    “跑?往哪里跑?从这里到最近的村子可还有几十公里的山间公路!再说如果樱木崎的女儿出事了,你觉得他一个东京势力前三的组头还抓不住你?”矢井白了他一眼。

    “那个男人到底在搞什么啊?”雄一颓然的说到。

    ……

    夜幕下的东京市。

    樱木家。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樱木崎挂掉卫星电话,目光炯炯的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周胜。

    当然,这还是无相鬼所幻化的黑西装男的形象。

    “已经失踪两个孩子了!阁下到底想要干什么应该告诉我了吧?”樱木崎沉住气问到。

    他对面的沙发上。

    周胜平静的看着眼前强压住怒气的樱木崎,神态轻松的说道:“樱木先生,你说面对未知的危险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樱木崎愣了愣,稍后说到:“当然是避开危险了!”。

    周胜摇了摇头:“不,因为是未知的危险……所有逃避的行为未必有效。就像之前的飞鸟小姐离开了公馆却仍然被某种东西缠上的结局一样——实际上盲目的逃避只会让危险延迟发生,甚至会弄巧成拙的让事情变得更糟。”。

    “你的意思是?”作为在社会上沉浮二十多年的帮会老大,樱木崎几乎立刻便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一变。

    看到他懂了,周胜的笑容愈发灿烂:“面对未知的危险,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提前避开。但若是已经牵扯其中……比如飞鸟小姐这种情况,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推几个人上去试试有什么危险,收集情报——将未知的尽可能变成已知,那么解决的办法往往也就应运而生了。”。

    “所以,你竟然用那两个孩子的杏命去做试探?!”饶是樱木崎平日里手段很辣,但眼前人的举动还是令他感觉到一阵不适。

    “不,飞鸟小姐同学的死可与我无关——相反我还在尽量的保护他们。所谓‘试探’也不过是我在事后所收集到的信息罢了,导致他们今天这样的其实更多的还是樱木先生为了给女儿立刻凑齐这支‘度假小队’而在幕后所做的事情吧?”周胜说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