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0章:《泉之声》

    中村的失踪是到了早饭时间才被发现的。

    尽管几个年轻人还以为他只是去附近转转,但知晓内幕的樱木飞鸟却是第一时间用无线耳麦通知了树林中的樱田组成员在树林中帮忙寻找。

    但这显然是无用功。

    因为昨夜刚下过雨的关系,泉公馆门前的空地和小路上已经有些泥泞,而这些进出泉公馆的地面上却没有半个脚印……

    ……

    周胜是天黑以后才再次来到泉公馆的。

    而此时公馆内原本以为中村只是在附近转悠的几名年轻人也已经意识到了同伴的失踪。

    可此时外面再次下起了雨,森林中一片黑暗,仅凭几名高中生显然很难寻找到失踪的中村。

    气氛凝重了下来。

    几人大多数是心存忧虑,而唯一知情的樱木飞鸟心中域更多的是恐惧——暗中保护他们的樱田组成员在外面已经搜索了一天可是还没有任何结果,就好像中村整个人都蒸发掉了一般。

    甚至到现在众人也没相出中村到底是什么时候出去的,这是尤为让樱木飞鸟感觉到恐惧的地方。

    无相鬼静静的看着年轻人们有些焦虑的讨论。

    了解了事情的过程之后他便向上穿过了天花板来到了二楼。

    他走到中村的房间,此时房间的门已经被整个推开,站在门口便能看到那被几个同学翻找过的痕迹。

    当然,房间内并没有任何中村留下的字条。

    他只是失踪了。

    周胜站在房间中,仔细打量着屋内不多的物品:床铺、靠在窗口的书桌和一张椅子、散落在地上的鞋子和拖鞋……以及中村那打开的行李箱、放在桌上的洗漱用品和那把倚于桌边的吉他。

    ‘如果坐在椅子上,吉他就在手边……嗯,是在弹吉他么?’周胜想到。

    沉吟片刻。

    周胜脑海中大致勾勒出一幅画面:深夜,窗外下着雨,其他人的房门紧闭。精力旺盛睡不着的中村关好房门后轻轻拨动着吉他……因为公馆墙壁厚实隔音很好的关系他的练习并没有打扰到其他人。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中村忽然消失了。

    不,不是“忽然”。

    按照最初发现这件事的岛田的描述——房间内的灯是关着的,吉他被好好的靠在桌边,房门被打开……

    中村不是突然失踪的。

    ‘他是自己离开房间的……可附近没有脚印他又是如何离开公馆的?这个恶灵拥有可以带走活人,类似于伽椰子暗界的能力?’周胜推测着。

    楼梯上传来走动的声音。

    樱木飞鸟几人在楼下讨论无果后决定等明天天亮后便到附近有信号的山坡上向外界求助。

    周胜看着他们各自回到了房间后重新沉入地板回到了一楼。

    他站在客厅当中。

    近处是还在燃烧着的壁炉以及那台表盘上亮着昏黄亮灯的收音机。

    走廊通向后面的餐厅、厨房和储物间,另一侧则是一楼的书房和钢琴房。

    在餐厅、厨房和储物间里转悠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疑点之后,周胜来到了书房当中。

    穿透内部夹了隔音材质的木门,周胜来到了这间尾田荣一的小书房当中。

    已经融合了伽椰子所有记忆的周胜对于日语的阅读早已经毫无障碍。

    他悬浮在书架前看着架子上一排排的书名——都是些音乐相关的书籍,从乐谱、乐理知识到音乐人的传记小说之类的书。

    “音乐爱好者啊……”。

    随后周胜便在书架上发现了尾田荣一的手稿和几盘录音带。

    因为没有相关音乐知识的缘故,周胜看不懂这些乐谱,不过从那些歌词上却是能看出尾田荣一至少在作词的水准上只能说是平庸。

    唯一写的好些的都是几句描绘大海或者渔民生活的句子。

    ‘嗯?这张乐谱好乱啊!’周胜随意翻查着乐谱,忽然从中发现一张字迹格外凌乱与其他乐谱干净整洁的风格完全不同的乐谱。

    墨迹、褶皱、狂躁中划掉的音符……并且没有一句歌词。

    周胜皱眉看了一眼这张乐谱的名字——《泉之声》。

    目光落向一旁的磁带。

    周胜很快便从者不多的磁带中找到了一张用同样潦草字迹标注的《泉之声》的磁带,空白处还标注了时间。

    “咦?这不是他被发现失踪前不久么?”周胜回忆起樱木崎曾经提到过的事情。

    “最后的创作么?”周胜若有所思的看着磁带和乐谱上凌乱的字迹。

    ……

    书房里有可以播放磁带的录音机。

    周胜调小了音量,将《泉之声》的磁带放进去按下了播放键。

    ‘滋啦——’短暂的噪音后,一个男人在房间内坐好、移动椅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是我最完美的创作,我要将它记录下来……这首曲子一定会成为音乐史上的经典!’一个中年男子充满疲惫感,有些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叮——’钢琴声奏响。

    雨夜。

    宛如与世隔绝的深山公馆书房中,清冷的钢琴声从录音机中缓缓流淌出来……一片黑暗的书房内,凡人所无法见到的无相鬼就那样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听着这首曲子。

    邪恶的意味随着乐曲渐渐宛如实质般的开始在房间内充溢。

    某种莫名的阴冷感渐渐产生。

    随着钢琴的奏乐。

    周胜似乎看到了‘叮叮咚咚’的泉水从一片黑暗的洞穴中缓缓涌出,沿着不知多少万年冲刷出的古老裂隙汩汩流淌……在小小的落差和碰撞中发出那本应该令人愉悦,但细听起来却令人感觉到阴冷的流水声。

    以人类音乐审美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一首好的曲子。

    它并不符合悦耳音乐的大多数要素——节奏、韵律、或者乐器调整到那令人耳最为舒适的范畴之内。

    这只是一首单调的、甚至是寡淡的钢琴独奏。

    在这个过程中,一切乏味的、冰冷的、沉重压抑的音符就那样在演奏者的手指下干巴巴的流淌出来。

    虽然周胜不太懂乐律,但即使是以一个外行人的角度他也能听出演奏这首曲子的人不像是一位演奏者、一位创作者,到更像是记录者——尾田荣一更像是在把他所曾听到过的声音,自己感受到的那种莫可名状的感受所以钢琴重述了一遍。

    这是一首没有灵魂的音乐。

    但正是这干巴巴的、不断重复着、好像就在模仿一眼在黑暗洞穴中流淌了无数岁月的泉水的音乐却又不知为何的拥有了一种令人心悸的感觉。

    周胜感受着体内属于伽椰子和佐伯俊雄部分的“雀跃”,忽然心有所感——这曲子怕不是写给鬼听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