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2章:无皮女

    “花田组?不,我要你们两个成为日本最大的黑帮头目。”。

    “可是……那怎么可能?”矢井说道。

    “可能是由我来创造的,你们两个从今天开始就负责给我收集所有组织所需要的东西吧!情报、资源、金钱、一切!”。

    “只是……你们应该从一开始就清楚的认识到——你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你们的,能给你我就能拿回来,也许到那时候还有一点小小的利息……”。

    “利息?那是什么?”井上雄一脱口道。

    矢井看了他一眼:“白痴”。

    “白痴?”井上雄一尖叫起来:“你怎么敢这么说?你知道我在道上的名号可是水货之、不,是东京街头之狼啊!”。

    “呵呵,我才不管你是什么东京街头之狼还是什么码头之虎!白痴就是白痴!”矢井讽刺道。

    “哈?看来我今天不给你点教训尝尝,你是不懂得尊重前辈了!我可是从学生时代起就混出名头的存在啊”雄一嘚瑟的说着。

    矢井:?_?

    “够了!闭上你的嘴!”周胜的身影瞬间消失,然后出现在井上雄一面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咳——!”脖颈间传来如同铁钳般的压力和冰冷的触感让井上雄一冷静下来,一旁的矢井看到这一幕后神情也开始变的有些不自然起来。

    ‘果然……这个组织的人拥有超自然的力量,至少这种瞬间移动如果使用的巧妙的话,即使再多的人也没有任何意义了……”矢井默默的想到。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周胜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并非是什么瞬间移动。

    而是他在解除阴魂显形状态后向前快速跨步来到井上雄一面前后显形所造成的视觉上的“瞬间移动”。

    如果距离再远一些,那么这样的行为就会产生明显停顿和并不够快的速度来。

    在地球上周胜所看过的许多灵异类恐怖片当中都有类似的场景——就是许多恶灵逼近人类时都会有几次明显的闪烁,例如在走廊中几次闪烁后才接近人类。而这实际上是那些恶灵不断从人类视野中消失再不断显形所产生的视觉错觉而已。

    大部分世界的空间是稳定的。

    至少目前以周胜的见识来看:除了八卦阴阳鱼牌还真没有见识过什么真正的空间移动类能力。

    即使是从伽椰子身上所获得的‘暗界’其本质上也不过是通过某一层特殊的亚空间进行本身和物质的转移罢了。

    所谓两点之间的快速移动和将人类拖进黑暗世界能力还是需要周胜自己在那个空间距离不算明显的世界中一步步去走的。

    唯一的区别是:在‘暗界’当中并没有现实世界的任何物质与能量,并存在着许多联通现实世界黑暗无光处的出入口。

    周胜明白这一切。

    可没有得到足够信息的矢井却永远不可能明白。

    不是说矢井不够聪明,而是说明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人与人之间才是最容易拉开差距的。

    这就好像一个山沟里的穷人和大都市中的富人,前者甚至无法想象后者所拥有的社会资源、教育资源、和信息人脉。

    在他有限的想象中甚至连富人所走的道路都没有想象过。

    从一开始便不在一条跑道又哪来的竞争?

    ……

    在周胜忙于在咒怨世界中布局的同时,他所住的公寓附近却发生着一件奇怪的事情……

    每到深夜。

    一个身材高挑,穿着黑色风衣,头上戴着黑色宽檐帽的女人就会徘徊在在附近的街头。

    据说见过这女人样子的人都被吓的不清。

    而她就像幽灵一样,每到深夜便徘徊在这片区域的街巷当中。

    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周胜每到深夜便回到东京各区布局花田组发展的事情。

    因而他都是完美的错过了和这个女人的相遇。

    但每天下夜班的秦晴却是碰到了对方……

    深夜下班。

    秦晴走在路上——她很早便看到了远处路灯下朝自己走来的这个女人,但她并没有思考太多。

    也许是因为这里是公寓附近熟悉的地方吧?

    也许是因为对方是个女人吧?

    总之,秦晴却是没有多想什么。

    尽管对方的打扮有些怪异,但其实这样打扮在东京也并非极为少见的情况。

    路灯昏暗的小路上两人向对而行。

    直到渐渐接近,秦晴才发现即使自己再普通女人中算是身材高挑的一类,但在这个女人面前却明显矮了一头。

    模特吗?

    秦晴不由得打量了一眼对方那高挑的身材。

    而正是这一眼却让她感觉到毛骨悚然起来……

    原来……

    女人风衣下所裸露出半截的小腿竟然并不像秦晴在远处所认为的那样:穿着深色紧身的裤子。

    而是全然裸露在寒冷空气中的肌肉纤维!

    这里值得说明的是:肌肉并不是一个丑陋的东西,作为人类生存所必需的人体器官,肌肉线条的流畅一直是人类艺术家所着力描绘的事物。

    然而,艺术家所青睐描绘的是带着皮肤的肌肉。

    而绝不是这样直接裸露在外,如同一只被剥了皮的动物一样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肉!

    试想一下。

    一只完全被剥掉皮的动物,还活生生的活着朝你走来,身上的肌肉纤维随着运动如同毛毛虫一般的收缩着……红色的肌肉纤维环节清晰,夹佑着白色的筋络,随着运动不断弹动着,宛如要飞出来一般的欢脱,整个表面还浸透出一层湿润的细胞液……

    恐惧让秦晴的动作僵硬了起来。

    她心中祈祷着就让她们这样擦肩而过吧!

    走吧!

    赶紧离开吧!

    让我回家!

    秦晴几乎被这无皮女人的恐怖样子给吓的瘫软下去了。

    然而事与愿违。

    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这个高个子的女人却是忽然将头扭向了秦晴,那张笼罩在女士宽檐帽阴影下全是肌肉的可怖面孔上露出了令人胆寒的笑容:“小姐,你的皮肤很好啊!”她说到。

    秦晴只觉得眼前一花:对方动作迅速的几乎来不及她做出太多的反应便将一张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毛巾捂在了她的脸上!

    她惊慌的挣扎着。

    可那女人的力气却比她更大,慌乱中秦晴吸入了太多那刺鼻的气息,以至于她很快便感觉到手脚绵软,头脑昏沉起来……

    “胜君……”昏迷前,秦晴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总是在她危险时将她保护起来的身影。

    ……

    当秦晴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附近的某条小巷的垃圾桶边,浑身感觉到极度的寒冷。

    “嗯?”她疑惑的爬起身,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人解开过了。

    一片昏暗中虽然看不清自己的样子,但她也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只是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支撑起身体向着巷口有路灯光亮的地方走去。

    皮肤与衣物摩擦所传来的刺痛感让她心中略带忐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