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8章:疑惑,清算花田组

    黎明将至,暗淡的灰色晨光打在窗户上透进室内一种惨淡。

    周胜盘坐在室内已经一整夜了。

    也许是步入驱物境界,阴魂力量大涨数倍的原因……也许是融合厉鬼所造成的后遗症……总之周胜已经足足有一个星期没有睡觉了。

    灵魂的高度强大使得他能够感知到原本根本无法察觉的身体中的细微情况——肉体上的疲惫也凭此可以以神魂与肉身暂时割离的方式使之进入如同深层睡眠般的状态。

    骨骼、内脏、血液、肌肤……这些身体中迎本不可控的部分此时此刻却如同被激活了一般,在周胜那强大敏锐的阴魂感知下变的清晰明了,可以操控起来。

    此时的他既可以关闭身体的大部分机能,使其陷入类似于冬眠的状态,也可以用阴魂激发内脏、血液使得身体迅速达到最佳状态。

    当然。

    踏入驱物境界变化最大的当然还是阴魂本身。

    吞噬伽椰子和俊雄所带来的最直接好处是周胜获得了他们各自的能力。

    在不知情的普通人眼里——恶灵厉鬼的能力似乎都是一样,大体上是什么隐形、穿墙、制造幻觉、散发出冰寒阴冷的气息、个别强大的可以移动物体……

    但事实并非如此。

    之前说过。

    天下间的恶灵厉鬼无不是生前一口怨气未平,心怀怨毒死亡后才在一定条件下化作厉鬼。

    厉鬼无形物质,全凭怨念在阴秽中滋养而生。

    而在这个过程中:厉鬼实际上受到自身怨念和死亡方式、环境的影响就会产生出各自不同的特殊能力。

    在大魏也有着“人溺水含冤为水鬼”、“上吊死化作长舌吊死鬼”、“女子桥下投水化身桥姬”之类的民间传说。

    凡人不知阴魂修行的隐秘,但却也能通过口口相传的故事中总结出一些模棱两可但却隐隐指向本质的规律来。

    伽椰子被丈夫误认为出轨,原本还算平静的生活瞬间被撕的粉碎,自己也在极度痛苦中被丈夫分尸。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伽椰子心中的怨念可想而知。

    从小便没有获得过幸福的伽椰子的心灵在死前彻底沉入无法自救的黑暗……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伽椰子才产生了被周胜命名为‘暗界’的能力。

    叩、叩叩。

    轻轻的敲门声传来打断了周胜的思绪。

    双眼中属于阴魂的视野打开:门板便似乎成了一道深灰色的半透明物质,而门外所站着的女子散发着活人温度的形象也别勾勒出来。

    “什么事?晴姐。”周胜打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已经换上厚实几分的秋装,穿着十分显露美好身形的白色高领毛衣的秦晴。

    “胜君,这是我刚做好的早餐,你趁热吃吧——那我先去上班了。”秦晴递给周胜一只耐热玻璃的便当盒。

    周胜接过来:“晴姐你又要上早班啊?”。

    “嗯,这是新找的兼职,我晚上要还要加班你就别等我了。”女人素净漂亮的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周胜不由的有些恍神:这般美貌的晴姐如果肯点头……周围肯定有的是男人想要金屋藏娇的养着她,但她却还是选择靠自己的努力……真是难得的品质啊!

    没由来的,周胜一句“要不,以后我养你吧?”差点便要吐出口来。

    但就在话语出口前的瞬间,阴魂中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意却是瞬间席卷全身——这让周胜原本心中那莫名的冲动顿时消减了大半。

    此时再去看秦晴,虽然依旧秀美妩媚,但那种心中强烈的保护欲却是消失了大半。

    心中稍稍疑惑。

    但对于感情之事向来不甚敏感的周胜也并未多想,与秦晴约定在她晚上下班时去接她后便结束了对话。

    房门关合。

    自动落锁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清晨显得十分清脆。

    门内。

    周胜将饭盒打开——飘散出来的肉香和奶白色汤汁里浸泡着的土豆让他食欲大开。

    门外。

    秦晴那秀美而不施粉黛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

    就着土豆肉汤周胜吃下了两碗米饭。

    照例开始体能训练和一些基础的步伐、搏击技术的训练。

    公寓狭小。

    周胜也就不便去打那套动静颇大的八极拳了,省的脚步震动楼板再引的邻居报警。要知道前阵子公寓里死了那么多花田组的成员可是着实引来警方的一番好查——要不是周胜以阴魂出手,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而秦晴秦雪母女又有合法的身份……恐怕他这会儿早就要一路流亡或者干脆离开《咒怨》世界了。

    一小时后隔壁房门再次响起,周胜知道这是秦雪去上学了。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不由的摇了摇头:“这个小丫头总是快迟到了才急匆匆的跑去上学!”。

    忽然,他感到一阵轻微的头晕。

    这感觉来的莫名也消失的极快,如果不是周胜因为阴魂如破进驱物境界而变得对自己身体十分敏锐的话甚至很难察觉到这种轻微的瞬间杏眩晕。

    “嗯?”。

    ……

    深夜。

    从母女俩的公寓内吃过晚饭后,周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锁好房门。

    将身体躺在被窝里之后,白色的无相鬼阴魂再次出现。

    阴魂静静的站在房间内,窗外的月光投照进来,穿过无相鬼的身体后似乎被截走了什么无形的物质一般。

    “花田组……那么今晚就做个了断吧。”无相鬼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伽椰子那充满怨毒的脸。

    随即。

    周胜来到照射不到月光而一片黑暗的洗手间里。

    无声的寂静。

    黑洞洞的洗手间里却早已经没有了无相鬼的身影。

    而与此同时远在数个街区,直线距离达二十多公里外的某个私人会所中,安装着节能感应灯而一片黑暗的洗手间却忽然在空无一人的情况下亮起了灯。

    片刻后,灯光熄灭。

    宛如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过一般。

    ……

    “不要啊~~~大谷君你好色哦~~~”一个画着古怪的妆容,皮肤颜色在周胜看来有些奇怪的“涉谷系”女孩正和私密包间中的男人调情。

    周胜就站在两人身边。

    稍作辨认后他便确定了这个男人的身份——花田组的干部大谷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