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7章:融合

    咔嚓——!

    佐伯俊雄的脑袋被周胜一口咬下,囫囵个吞进腹中。

    恶鬼入腹!

    一股庞大的阴气和无数如同发生在第一视角、完全真实的记录了视觉、听觉、甚至所有触感和气味,甚至连内心感情都能使人感同身受的电影般的画面疯狂灌输进周胜的大脑当中!

    “啊——!!!”阴魂几乎撕裂般的痛苦让周胜惨叫着痉挛起来,他那没有五官的白板脸孔上一会儿是他自己本来的脸,一会儿又化作了佐伯俊雄那小孩子阴郁怨毒的小脸。

    几千个声音在脑海中同时说着。

    就如同佐伯俊雄一生所听过的所有声音。

    伽椰子的温柔、幼儿园孩子们的欺凌、家中小黑猫凄厉的惨叫声……父亲发狂砍杀母亲后向躲在壁橱中的俊雄走来时的脚步声……

    这一刻周胜无法搞清楚自己到底是东土清溪村的周胜还是咒怨世界日的佐伯俊雄。

    “你已经死了,臭小鬼!现在我才是老大啊!”周胜挣扎着继续吞噬佐伯俊雄残余的身体,而此时伽椰子却已经站起来看到自己儿子已经被吞掉大半的身体顿时发狂。

    可她显然也看出了如今佐伯俊雄与周胜抢夺主导权的状况。

    于是乎。

    这名声昭著的厉鬼并没有立刻攻击周胜,而是脚步僵硬的来到周胜身后,双手环住无相鬼的头部,轻柔的安抚起来……

    她在试图呼唤佐伯俊雄!!!

    周胜立刻明白了伽椰子的目的。

    果然。

    思维内本来因为年龄较小而稍弱一些的佐伯俊雄的思维再次狂躁起来,竟然渐渐有了反客为主,控制住周胜魂体的趋势!

    淦啊!

    周胜心中咆哮——他想过吞噬恶灵的风险,可却也没想过自己第一次吞噬便遇到这样大的危机!难道说以前修炼《幽冥恶鬼图·无相鬼》这一篇的人连驱物境界都达不到么?还是说他们有什么没记录在观想图上的方法?

    此时周胜所不知道的是,其实他猜对了。

    无相鬼步入驱物境界的太过危险,以至于这章无相鬼图在太古、上古、中古时期去选择修炼它的人向来极少。

    即使是太古幽冥道鼎盛时期去选择修炼无相鬼体的门人也是少之又少。

    而且其中九成九的修炼者最后也都陷入了精神崩溃,失控化作恶鬼的悲惨下场。

    常人只知短兵相见中的危险,却不知意念灵魂之争的凶险更胜其百倍!

    佐伯俊雄和周胜两人。

    一个优势在于从小孤苦伶仃,挣扎求活所磨练出的意志,一个则是被自己亲生父亲冤杀所带来的滔天咒怨!

    两者在意识的碰撞中,周胜的总量是佐伯俊雄的三倍以上。

    但在意念的质量上——恶灵死前那短短十几分钟所产生的巨大怨念却是足以抵消普通人近十几年经历情感质量的总和!

    简单的比喻来说就是:周胜的意念像是积累了20年的泉水,清澈,但却也没什么能量。而恶灵佐伯俊雄的因为年龄较小的关系没有于生前积累下太多情感,但其死亡那一夜所积累的怨恨能量却如同石油一般可以污染大片清水。

    “八嘎!”周胜挣扎着去试图挣脱伽椰子的搂抱,但口中说出的却是本能般的日语。

    这显然意味着佐伯俊雄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周胜的一部分意识,甚至有些反客为主的前兆!

    “混蛋……怎么能被这种东西在这里打败……”周胜渐渐的稳定下来,原本因为猝不及防而失守的心神重新稳固与被恶灵污染的部分重新对峙起来。

    “无我相,无众生相。”周胜回忆着观想图中对于无相鬼融合恶鬼时的注释,努力催动意念去模拟无相鬼“无相无我无众生”的意境。

    “众生无相,皆无相。”

    “执相必经皮肉化、白骨成沙、执念空之劫难……唯有无相,众生为我,我为众生方可超脱!!!”

    周胜奋力运转无相鬼的意境。

    果然。

    随着功法运转,周胜原本如同清水一般的念头渐渐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带上了某种“洗净铅华”的力量。

    那佐伯俊雄却似乎是走到了末路。

    周胜本就数倍于他的灵魂之力不断冲刷着、稀释着小恶灵那黑色油质般的怨念和他所有的记忆。

    虽然不像最初俊雄污染周胜灵魂那样来势汹汹,但却潜移默化,一旦化解稀释掉的就再也无法重新找回……

    ……

    德永家。

    天色彻底黑了下去,天地间最后一丝阳光也告别了天空。

    在德永家长期盘踞着两只厉鬼的情况下这里甚至没有任何虫鸣鼠盗之声,没人开灯的小楼黑暗的令人害怕。

    二楼。

    女鬼伽椰子依旧抱着无相鬼状态下的周胜。

    渐渐地。

    一片黑暗静谧中,她怀中高大瘦长的鬼影竟然慢慢的缩小、缩小……最终竟是缩成了一个五岁大小,还不到寻常人腰部高度的小男孩!

    咯、咯、咯咯咯咯……

    伽椰子在发出那种她唯一能够发出的瘆人声音。

    但显然她怀里的“小孩子”对此并没有半点惧怕,甚至挪动着小脑袋在伽椰子怀里蹭了蹭,重新寻找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欧卡桑~~~”黑暗的房间内传来一个软软的清脆童音。

    女鬼僵住了。

    她僵硬愕然的低头去看自己怀里的“儿子”,却正对上黑暗中那双纯黑色,毫无眼白的眼睛。

    突然。

    从佐伯俊雄的嘴角处开始浮现出一道细细的、一直裂到耳后根的细线……

    伽椰子意识到了不妙。

    一双鬼手发力想要去扼住怀里的“俊雄”。

    然而。

    那双儿童半小小的手上却似乎有着比伽椰子更大许多的力量!反而死死的将伽椰子的双手压制住。

    缓慢的……

    “俊雄”将挣扎不得的伽椰子固定住,那脸上的细线也就此缓缓张开……露出了其中生着无数剃刀般锋利的尖锐牙齿的血盆大口!!!

    “咯!咯!咯咯咯……”女鬼的声音急促起来,身体焦躁的不断挣扎。

    然而她怀抱中的男孩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一双没有眼白的瞳孔中透着比房间内的黑暗更加浓郁的纯黑。

    恐怖的大嘴缓缓接近了伽椰子。

    女鬼的头发如同活过来一般突然缠住了对方的脑袋,根根发丝在这一刻竟然如同刀锋一般将“俊雄”的头面部割的鲜血淋漓。

    然而这一切却并未能阻止周胜的靠近。

    最终,那血盆大口还是接近了伽椰子。

    咔嚓——!

    声音响起。

    黑暗的房间内,伽椰子的身体顿时软了下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