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7章:咒怨世界

    关于《咒怨》的故事周胜并不了解。

    对于选择这个电影作为八卦玉牌开启的第四个世界也只是因为周胜在网络上根本搜索不到有阴魂修炼体系的世界而找了一个有鬼怪的灵异世界罢了。

    日本东京街头。

    冷冰冰的秋雨从空中落下,在这座霓虹闪烁,世界第一大的都市圈里令数以千万的人们感觉到了寒冷。

    饶是周胜体魄强健,如今只穿着单衣忽然来到这深秋冷雨的环境中也不由的连打了几个寒颤。

    阿嚏——!

    他打了个喷嚏,抱着肩膀揉了几下手臂但显然有些无济于事。于是周胜立刻钻出这条小巷,沿着街道走了起来,同时四下打量着可以买到衣服的地方。

    “真是失算,没想到会这么冷!”周胜跺着脚,尽管在这座繁华的不夜城中多得是服装店和各种提供温暖空间的场所……但对于此时并无现金的周胜来说却是毫无用处。

    虽然背景都是地球。

    但《咒怨》世界的时间线发展显然有些滞后,所用钞票也并非是地球上现行流通的那一版纸币。

    这一点小小的区别便让在地球上稍作准备的周胜只能揣着两根“大黄鱼”来到了这边。

    但住酒店显然不能直接用大黄鱼。

    否则周胜敢保证不出一个小时自己这个没有身份的黑户便要被带回某个派出所内细细审问。

    ‘好在提前对东京的情况做了调查,还有那种地方可以去……也许还能找到兑换金条的途径。’周胜所选择的地点便是一处华人聚集区域。

    因此没费太大功夫,周胜便从一家华人开设的典当行里兑换到了一些日元和购买身份证明的方式。

    当然,这个身份是伪造的。

    不过在这个网络还不算发达的位面,这些伪造的几乎以假乱真的临时居留证件足以应付过一般公寓入住的身份检查。

    当天傍晚周胜便拿到了公寓入住的钥匙。

    冲公寓的管理员点头致意,周胜迈步走进房间。

    狭小的空间中显然有些日子已经无人居住,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淡淡的霉味,狭窄的玄关,门口一侧紧挨着的天然气灶、厨房水池和密集的橱柜便是这狭窄公寓的厨房空间。

    朝里又走两步。

    不出意料的是一间仅能放置下几张榻榻米的正方形空间——姑且就不计较这到底是客厅还是卧室了。

    墙壁一侧的橱柜和用小门隔开的,狭小空间内还生生挤下的马桶、洗手台、浴缸的典型日式卫生间配置。

    周胜扒拉一下水龙头,内里喷出的热水到是压力十足。

    “好了,这就开始了!”周胜盘膝坐在屋子中央,闭目观想间阴魂出窍!

    ……

    阴魂刚一离开身体周胜便感觉到了不同。

    一股令人不安的“臭味”直冲上他的鼻子。

    当然。

    阴魂是没有常规嗅觉可言的。

    周胜在大魏、僵尸先生世界和地球都无数次阴神离体可也没“嗅”到过什么味道。

    然而此时他却就是“嗅”到了某种臭味!

    “这是……?!”周胜皱眉,如果不是阴魂不会呕吐的话他几乎就要被这味道薰的大吐特吐起来了。

    很快。

    周胜便发现这臭味似乎是从地下传出来的……

    然而他这间公寓却是二楼,周胜好奇的控制着阴魂下潜到一楼也并未察觉一样,只是发现这臭味的来源还在一楼地板之下更深的某处地方。

    “真是奇怪!”周胜摇了摇头,因为无法继续下潜的关系也不再纠结,而是以阴魂状态在公寓楼内细细的游荡了一圈……将自己的“邻居们”看了个遍这才阴魂归体。

    “臭味就臭味吧,总比五柳镇上那穷追不舍的阴魂要好。”周胜自言自语道。

    ……

    叩叩叩。

    几天后,周胜在一阵敲门声中打开房门,一个女孩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个半透明的塑料盒子。

    看到周胜开门,女孩轻轻鞠了一躬,嘴里吐出一串柔和的话语:“#%@amp;……”。

    是日语。

    周胜大致能猜到对方说的不是什么类似于“打扰”之类的话,但对于不懂日语的他还是一头雾水。

    于是他只能比划着用汉语回复对方:“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然后摆了摆手。

    他可没打算和这个世界中的人有过多的交流。

    从一开始他开启这个世界的目的便是在其中练成无相鬼体,然后顺带见识一下所谓的‘鬼’和阴魂的区别,积累下与此类东西的战斗经验罢了。

    然而女孩的反应却出乎周胜意料。

    听到他说汉语之后,女孩原本腼腆拘谨的脸上忽然多了几分轻快的笑意,口中的话语也瞬间变成了汉语:“原来您是中国人?那太好了!”。

    周胜愣了愣。

    他不是中国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甚至也不是任何一个平行世界的地球人。

    但他所说的话却和汉语极为相似就是了。

    这一点也曾经让他感觉到疑惑:如果说开启的电影世界对应使用相同的语言也就算了,但为什么东土和地球上中国的语言也是相同的呢?

    然而有价值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

    空想也不可能梳理明白,所以周胜也就一度放弃了探究的念头。

    但此时眼前的事情却需要应付。

    于是他也礼貌的点了点头:“您也是中国人?”此时再去上下打量这个女孩,周胜也“聪明”的发现对方的确和许多他这几天看到的普通日本女孩有所不同。

    至少对方那双包裹在柔软鹅黄色裤子中的笔直长腿便不算多见。

    当然——穿裤子这一点在周胜观察中,日本女孩也要比中国女孩更少的选择裤子。

    在这个即使周胜也觉得寒冷的天气里,他每次出门也都发现满大街穿着短裙或者中裙露着小腿的女孩。

    “我叫上海人,前些年才移民过来的。我看您好像不会说日语,您是留学生吗?”女孩好奇的看着周胜,也许是不常遇见中国人的关系,女孩此时看上去很是活跃。

    “啊……”周胜不想和对方多做纠缠,一会就要天黑了,他还打算继续修炼:“算是吧,你这是?”。

    他想要将对话尽快结束。

    果然,见他这么一问,女孩举了举手中的塑料盒,脸上带着羞怯的笑意:“这个是妈妈做的,让我带给新邻居,请多多关照。”。

    周胜看了看那个塑料盒。

    “谢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