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5章:结案,女鬼

    “你们和这张农户他们买田可下了定金?”周胜又问。

    “这是自然。”

    “有字据么?”

    一名汉子从怀里取出几张纸来递给曹元镇的堂弟,随后递给周胜。周胜拿过字据看了看,又抓过张农户等人的手指对照后点了点头:“不错,这字据的确是约好5两一亩,一共22亩。”周胜起身将字据还给对方。

    他在空地上转了一圈,目光平静的扫视众人:“按大魏律,契约作数,反悔作赖者应五倍赔付,赔付不起则卖身为奴直至还清账目。”。

    “这22亩地就是足足550两银子啊……”他咂了咂嘴,说道:“现在本捕宣布,五柳镇张德顺、王福来……等几人违反契约,出尔反尔,应按约定价格五倍赔偿于曹家。”。

    话音刚落。

    镇民立刻便是哗然一片,许多人气愤汹汹,借着人群的掩护还有人小声骂起了周胜。

    然而周胜到此却是话锋一转!

    “虽说如此,可你们在张农户他们撕毁契约后就出手伤人、甚至纵马恶意踩踏张德顺以致使其双腿折断……还大庭广众之下想要以低价强抢农田!现在立刻给老子从马上下来,明日便押你们去梨山县受审!”周胜厉声喝到。

    “……”众人愣住了。

    不过聪明人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周胜的用意:这件事情上毕竟是张农户他们耍诈毁约在先,而这些西北人的后台又是梨山县的心刃县尉曹元镇。想要完全将责任推给对方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告到了县衙,那何县令为了拉拢新来的曹元镇也多半要在其中和稀泥。三搅两搅之间怕是几人无罪释放。

    而周胜这一手则显然把对方的退路堵死了一些。

    他先是将农户毁约的事情放在前头,若是现在赔偿了曹家的银子,那么自然下面就可以单独追究曹家众人行凶伤人之事了。

    然而……

    周胜此时想的虽好,但人群中却立刻爆出一阵反对之声:“别——!别!我们不赔钱!我们没银子!”。

    “就是!就是!周捕头你就是把我们几家子卖了也凑不出五百五十两啊!还是让他们赔了老张的汤药费再补贴点就算了吧!”。

    “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干嘛搞的这么僵啊!上啥子县衙嘛!几位说是不是这个理啊?”又有一人说到。

    周胜心中一叹。

    这便是他家乡的人。

    于是,他开口道:“那这样吧,交易照旧,以五两一亩的价格购买。另外,你今天打伤张农户,需要赔偿……”周胜话还未说完,刚刚那聒噪的张农户的媳妇便再也忍不住张嘴叫道:“五十两!!!至少五十两!!!”。

    周胜看了她一眼,嘴里本来打算说出的“200两”又咽了回去。

    没办法——人家苦主家属都这般说了,他又有什么办法?

    毕竟大魏律法多是“民不举官不究”的风格,别说他一个捕头,就算是县令在人家不要求的情况下也不会再多惹事端。

    ……

    事情处理的很快。

    周胜将其中几人押住,留出一人回曹家报信后很快便有人带着曹家的和解书和银子回来。

    叫上几个苦主一番签字画押之后,事情便这样结束了。

    这般在地球观念中看来十分草率的“司法”却是大魏的“天经地义”。

    周胜虽然在地球上见识过许多先进事物,但毕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魏国人,对于许多事物仍旧是魏人的办法。

    入夜。

    周胜反锁院门,吹熄蜡烛后盘膝坐于床上。

    下一刻,阴魂出窍!

    阴魂飘飘荡荡的出了屋子,直奔镇子另一边的张家!然而这一刻周胜所不知道的是——当他阴魂出窍的时候,镇上一处不起眼的旧屋内,两名正在油灯旁打坐的女子却是忽然心有所感的睁开双眼。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将目光落在了她们之间的油灯上。

    小小的火苗此时已经燃烧成了绿色,并且火苗向着一个方向斜斜的燃烧着……

    “有阴魂!”身穿红衣,身材火辣的女人神色兴奋的说着。

    “姚姚,为我护法!”一旁的冯静则相对冷静的多,不过细看她的眉眼间也是难掩振奋之意:毕竟也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偏僻小镇蹲守了这么长时间,此时见到眉目自然难免兴奋。

    片刻后。

    小院中一道白色身影腾空而起,在大约屋顶的高度飞速向着一个方向追去……

    ……

    张家。

    一阵阴风越过墙头,落在院内一旋之间便幻化成一少年模样,与周胜这种皮肤黝黑、身材健美的类型完全不同,属于书卷气很浓的白面书生打扮。

    “呵呵,修炼这无相鬼体还需幻化万千,从中体悟之意境,如今我幻化的技术是越来越令人真假难辨,可惜却没能体会出那所谓的无相意境。”周胜喃喃着说了几句,也不多耽搁,迈步穿门便进入了张家主屋。

    穿堂入室,周胜几步来到了床边。

    此时此刻那断腿的张农户正躺在床上,一双腿此时已经上了药膏,层层布带和两块木板将其腿固定住。

    妇人此时正坐在床边,肥大的屁股险些就要挤压到张农户的断腿。

    “哎呦~~~~哎呦~~~~”张农户不住的呻吟着,似乎腿痛难忍。

    一旁的妇人却端着一盒银子,脸上满是笑意。

    “败家娘们!没看老子腿疼成这样了?还看着你的银子!就知道银子!”张农户看着眼气,开口骂到。

    那妇人被骂了却也不恼,笑呵呵的说道:“你这次可真行啊!一下就搞来了这么多银子!加上之前那人给的一百两,这可是足足一百五十两啊!过一阵咱们便买上二十亩地,雇上两个穷汉当长工给种上……咱家也算富户地主了!”。

    妇人这边畅想着,口中毫无遮拦。

    想必也是觉得这是深更半夜的自家屋内,说什么也不会叫人听去。

    周胜就站在她身边两尺之内。

    冷眼看着两人。

    ‘呵!果真有问题!’周胜暗道,同时白天时心中的疑惑顿解:若不是背后有人指使,就凭这张农户的胆子又如何敢得罪那帮有曹元镇当靠山的西北人?

    不过这幕后之人是谁呢?

    何国兴?

    周胜脑海中浮现出何县令的身影来。

    他摸着下巴,感受着用阴魂力量模拟的皮肤,思绪飘散间随意向房顶看了一眼——“啊!!!”。

    如果不是现在正处于阴魂状态,周胜几乎要吓的大叫出来!

    就在他抬头向上看的时候,他这才发现自己头顶不知何时起竟然倒挂着一只女鬼!!!

    周胜这一抬头却是正好和“她”来了一个对眼。

    那黑色长发间惨白的脸颊和黑洞洞、没有眼白的双眼在这样一个深夜忽然抬头看见,简直是要吓的人肝胆俱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