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4章:主角与命运,断案

    沉重的刀鞘狠狠的砸在了这农夫的脸上,鞘上包裹着的铜皮和里面坚硬的老木全然不比让棍棒打中来的轻巧。

    因此只是一下。

    这个大放厥词笃定对方不敢动手的农夫便喷着碎牙昏迷过去。

    而此时此刻出手伤人的西北汉子似乎也在这血腥当中被“点醒”了!——有什么区别?!

    眼前这些大魏人、许州人和那些关外的蛮族有什么区别?

    不一样是欺软怕硬,明里暗里的想让他们这些人活不舒坦吗?!

    想到此处。

    男人的眼神冷了下来,心中对于这些所谓的“同胞”也再没了多少亲切。

    他双腿一夹马腹,纵马踩在了昏迷农夫的腿上。

    这连人带马的巨大重量一下踩在农户的双腿上,剧烈的断腿之痛立刻让他痛醒了过来,抱着双腿哇哇惨叫。

    此时众人惊恐,原本有说有笑还在起哄的人群霎时间安静下来。

    西北汉子们用冰冷的,如同看待关外蛮族的眼神一般看着众人,曹元镇的堂弟挥舞着刀鞘,神态间多了几分这一路迁徙走来时都被压抑住的赤裸裸的野蛮:“告诉你们,今天我曹家买地!三两一亩!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人群哗然。

    ……

    现实不是小说,主角也没有全知全能的本事,更何况真正的天地间从来没有所谓的“主角”。

    那些自以为主角或者被他人认为是时代主角的人往往也不过是时代浪潮中的幸运者罢了。其实换一个时间,换一个选择,甚至哪怕乡间泥土路上的小石子变个位置都可能影响到这些所谓“天地气运所钟爱的主角”而使他们的命运全然向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其实只有实力才是能够在时代浪潮中尽可能但非绝对能够左右自身命运的东西。

    举个例子。

    就是无论什么作品中未成长起来的主角总是更容易夭折,也更容易被他人的举动和周围发生的变化所影响。

    修仙套路文中,那些最初筑基、练气期的主角总是身不由己。

    不怎么强大的仇家、暗中觊觎的宵小、采一株草药时守护灵药的低阶灵兽……这些都成了主角难以跨过去的坎。

    往往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相应才能勉强对付,甚至被逼的底牌尽出,狼狈不堪。

    这就是弱小所受到环境影响的例子。

    就像是水中的船舶——越小的船就越容易受到风浪的影响,而那些万吨巨轮则能够乘风破浪。

    极端的来讲。

    也许从某些宏观的角度来推演——1个帝国的灭亡未尝不是因为田埂边一颗被顽童丢弃的石子咯松了一匹战马的蹄铁。

    战马蹄铁的松脱则导致骑士战斗时的失误被杀。

    骑士的死亡使帝国输掉一场战斗。

    因为这场战斗失去的情报导致国家输掉一场战争。

    而也许就是从这一次小小的战争作为节点,整个帝国的国运开始下行……

    数年后。

    敌军攻破首都,国家灭亡。

    当然。

    如此宏观漫长的视角人类却是无法看到。

    世间万事万物、因素无数、互相应祥之间所产生的因果更如恒河之沙的亿亿万万倍而至无穷尽……

    事情可以这般去说,但也可以不必全然相信。

    而在此时此事当中周胜作为五柳镇的捕头却是这台戏中的重头角色——正在家中练功的他是在几名飞跑来的村们的簇拥下来到现场的。

    此时,几个骑马的西北汉子仍在人群的包围当中。

    五柳镇和许多人口不过数千的小城镇一样,亲缘关系紧密,此时见到外人将自己人打成重伤,练腿都给马蹄踩断了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在最初的惊慌之后,许多男人已经迅速在周围摸出些家伙与这些西北汉子对峙起来。

    一些机灵的更是飞跑到街上叫来其他镇民,许多人拎着杠棒扁担或者家中柴刀、菜刀便冲将出来。

    周胜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赶到现场的。

    分开人群。

    周胜一手按住刀鞘,一手拨开挡路的镇民进入内圈,而他一身捕头服装自然立刻引起了双方的注意。

    “胜子!胜子你快给你家张叔做主啊!这帮土匪他你张叔的腿给打折了!”一名四十多岁的妇人声嘶力竭的叫喊着。

    周胜皱了皱眉头。

    默默的检查了一下受伤者的腿后,心中难免对身边这个还在继续聒噪、狐假虎威的妇女产生恶感。

    事实上他还记得前些年他替这个所谓的“张叔”修理屋顶,打柴,收拾院子,还干了不少农活……结果到最后说好的十斤糙面也没兑现,拖拖拉拉的才给了不到三斤半。

    ‘腿废了。’周胜一摸对方膝盖碎裂的双腿便知道这伤是好不了了。

    如果说带回地球,凭借那边先进的医疗技术还有几分走路的可能的话……那么在这大魏,就凭这般严重的伤势,他无论如何也得瘸了。

    “这是怎么回事?”周胜问到,此时身边的妇女还在枯燥,周胜怒瞪一眼:“你这妇人好没妇道,这大庭广众,镇上男人还都在呢!哪轮得到你一个女人开口饶舌?!给我闭嘴!”。

    此言一出。

    那不断鼓噪的妇女立刻间便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没了动静。

    她双眼中透出愤怒,死死的盯着周胜,嘴唇反复嗫嚅着却还是不敢出声。

    一看她那模样周胜便知道这女人心中怕是已经将他恨极了。

    不过。

    像是这般聒噪粗妇周胜却是没有丝毫放在眼里!

    ‘这些年大魏的男人就是夫纲不振!如果放在父亲年轻的时候像是这般聒噪生厌的妇人早就被自家爷们几个大耳贴子后拎回家去收拾了!’周胜这般想着,手在人群中指出一位无数多岁的老者来让他将事情说上一遍。

    细细听完老者的叙述,周胜又询问了几人补充细节后转身踱步来到马前,一手看似随意的搭在刀柄上:“刚才说的都听见了?现在本捕头问你们——刚刚他们说的经过是否属实?”。

    直面周胜的是曹元镇的堂弟。

    他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了看周胜,眼神短暂的在周胜搭在刀柄的手掌上和他穿着官靴,站姿“不丁不八”的脚上停留了一瞬。

    “是,周捕头,没什么问题。”他开口说到。

    在这个瞬间,不知为何。

    曹元镇的堂弟隐隐感觉到眼前站着的这个皮肤黝黑,身材瘦削中却块垒分明的年轻人就像是一头安静注视着自己的山豹子。

    那双清澈透亮,黑白分明的眸子明明没有恶意但也让他感觉到浑身发凉。心中隐隐不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