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章:锻体经,买卖田

    暗格中的东西不多,仅仅是一件衣服和包裹着的两本书册。

    周胜摊开衣服——若是这一幕落在肉眼凡胎的常人眼中必然是极为惊悚的“衣服自己凭空展开”的闹鬼景象。

    除非是阴魂有意现身,否则常人在阴魂面前比瞎子也好不了多少。

    看着床榻上铺展开的衣物,周胜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阴魂制造出皮肤的触感和按压的弹杏还是有些虚假,禁不起推敲。

    “这果然是件僧衣啊!”周胜瞧着这件尺寸颇大,显然就是那武大旺自己曾经穿过的衣服自言自语到。

    “没想到那莽汉还真是个和尚!却不知如何跑到这里来了……”周胜没有将注意力多在这破旧的僧衣上久留,很快便拿起旁边的书册看了起来。

    可以看得出两本书出自同样的地方,装帧、纸材都是极为近似的泛黄莎草纸。

    “经书?”周胜打开第一本翻了翻便丢在一旁。

    薄薄的莎草纸页上一行行经文毫无价值,这种玩意在大魏国驱逐佛教之前便没什么价值,只有一些村里的老太太才愿意从寺庙里求上一本——也不知道大多数人根本不识字要这个干嘛?

    翻开另一本书后周胜却是眼前一亮:“金刚锻体经?”。

    看着书中图文兼备的内容,周胜兴奋了起来。

    武功秘籍?

    这就是大魏的武功么?!

    周胜恨不得立刻将这本书带走,不过思索一番后他还是放弃了这种“竭泽而渔”的念头。毕竟这沙丘子众人似乎还有着不少的秘密……

    半个时辰后。

    周胜把一切恢复原状。

    ……

    梨山县街道上,一队骑士策马飞奔。

    马蹄铁在条石地面上发出“嚓嚓”的摩擦声,肩高超过常人锁骨的西北马虽然不算是战马中最为高大的,但却是耐力极佳的战马。

    像是这般能用于战马的类型在大魏内陆是极为少见的。

    反倒是前些年从东晋舶来的四肢纤细、体型优美的东部马颇受大魏国贵族富贾们的欢迎,曾家的大少爷曾学儒曾经便有那么一匹,不过前些年在乡下踩中田鼠洞把腿给撅折了这才被处理了。

    骑士们呼啸而过。

    街道上的百姓连忙让开,生怕被这些闹市上策马疾行的人撞到。

    “淦里娘!骑的这么快去赶着投胎啊?!”一名狼狈躲闪的菜贩子啐骂道。

    旁边一同摆摊的菜农笑道:“小声点吧你!那可是咱们新来县尉的家属!要是听到你臭嘴骂他们不还给你几个巴掌?”。

    菜贩子眼珠咕噜一转,啐了一口:“淦他娘!县尉了不起?还能比曾家了不起?不还是一样说完就完了?”。

    “呵呵,你就死鸭子嘴硬吧——不过说起来那曾家一门四个男丁现在死了三个,就剩下那孤儿寡母也不知怎么过的?”。

    “嘿!能怎么过?”最初叫骂的菜农斜了一眼对方,随即一脸狡黠的说道:“我可是听说那曾智的老婆可是个大美人呢!”。

    话刚说完。

    一旁的菜农便撇了撇嘴:“还用你说?当初那可是咱梨山县数一数二的美人,要不能被那曾智看在眼里?不过这女人也是命苦,本来她娘家那边就没什么人了,这下又死了丈夫和两个儿子,现在拉扯着一个小儿子还得应付那些闻着味凑上来的亲戚……呵呵。”。

    两人在这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刚刚策马飞奔的骑士们却已经通过了街道,通过城门飞奔出去。

    “娘了个巴子的!五两银子一亩地这帮龟怂还敢涨价?这次去非叫他们明白明白咱曹家的厉害!”为首的骑士一张嘴便是一口浓重的西北口音。

    而他身后的几人虽未说话,但却策马紧跟上去,一个个腰后横挂着样式贴近于西北蛮族的马刀,一脸木然。

    几十里地的距离对于骑马来说并不算多远。

    没多久众骑士便来到了五柳镇。

    此时此刻。

    五柳镇外几个本地农户却是正和两个西北汉子撕扯在一起,嘴里激动的嚷嚷着什么。旁边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不少镇上的本地人,你一言我一语之间到是让两个西北人陷入了围攻般的境地当中。

    “滚开!滚一边去!”带头的骑士心中恼怒,立刻便策马挤压上去,反手将刀连着刀鞘拿在手中右向拥挤的人群。

    哎呀!

    被打中的人立刻痛呼出声,而力能千斤的马匹挤压的力量也轻易的分开人群将这些看热闹的镇民冲开。

    几人立刻策马而如,来到了人群当中。

    骑士骑在马上,高高的睨了正与自家兄弟争吵的农户一眼:“你他娘的龟怂!就是你带人抬高之前商量好的地价?!”。

    被这突然来到的几个西北骑士所慑,情绪激动的几个农户瑟缩了一下。

    但心中对于银子的渴望却立刻让他们重新充满了勇气。

    领头的农户一跳脚,一梗脖子说道:“怎么着?怎么着?就十两银子一亩地!否则免谈!滚蛋!”。

    “你——!”马上的西北汉子怒火攻心,作为县尉曹元镇的堂弟,他如何也没想到自家大哥交代的购地的事情会办成今天这般模样。

    之前本来和这些农户谈的好好的,以市价五两一亩的价格购入土地给搬迁到梨山县的曹氏一族一个安身立命的根基。

    可未曾想这两天的功夫这帮人就变了卦,坐地起价,还一下翻了一番!

    要知道他们曹家出身西北苦寒之地哪里是什么富户?

    如今这买地的钱也多是曹元镇和他们几个年轻人在战场上拎着脑袋搏来的本金,要是十两一亩的高价购入……不但买不了多少土地不说,恐怕现在打算买下的宅子的钱也无处可出了。

    这却是他所无法忍受的。

    “怎么?没话了?”农户见到汹汹而来的西北汉子没有动手的打算却是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他就是这杏格:见到老实人就搂不住火!

    于是他几乎本能的便立刻张嘴嘲讽道:“你瞅你们那个样子吧!一身臭烘烘的破袄子,一口臭鳖味,一个个土的掉渣还想来我们许州?老子就是涨价怎么了?老子自己的东西爱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你不是那个什么狗屁县尉家的么?有本事你让他来抢啊?!看看他一个县尉敢不敢强抢民田?”。

    “告诉你们!今儿你买的起就把银子放下!你买不起还是滚回西北喝风吧!哈哈哈哈哈~~~~”。

    周围众人也有不少人哄笑起来。

    呜——!啪!!!

    一声恶风。

    刀鞘狠狠的抡在了他的脸上。

    笑声戛然而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