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1章:迷茫,新县尉

    清晨。

    周胜准时醒来,院内的树冠内传来阵阵鸟鸣,他伸了一个懒腰,赤裸的上身在窗格投进室内的阳光下显得块垒分明,肌肉在光线的阴影下更显发达,整个人就好似年轻的猎豹一般矫健。

    洗漱过后。

    周胜喝了一些水便开始了一天的晨练。

    事实上,借助着八卦阴阳鱼牌的便利周胜始终维持着‘地球——僵尸先生——东土’这三个世界之间的生活。

    对于他来说。

    尽管获得捕头的身份让他在大魏的生活比以往的水准高了不少,但仅凭着这份薪水想要维持高强度的练功生活却还是有所不逮。

    无论是修炼武功所需的各种道具、陪练的人手、所需的时间都是不小的问题。

    所以僵尸先生世界中省城的周府才是最便利练习的地方。

    而相对的,从地球上获得的“货源”则是供应僵尸先生世界物质的基础,另外在许多训练设施和理念上也可以形成互补。

    如果周胜只待在其中一个世界的话,他的实力便决然不会进步的如此迅速。

    空击、步伐练习、八极拳的套路、单刀的套路以及基本功练习……一样样练过来,足足一个多时辰才算彻底结束。

    吃过热好的饭菜,周胜挎好单刀出了门。

    曾家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何国兴似乎并没能趁着曾智的死亡而掌控住梨山县——尽管他把衙门里面已经梳理清楚,但这梨山县的大户人家可并不只有那曾智一家!曾智家族的败亡中流出了太多的血腥,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有没有这位县太爷的手笔。

    这些地方豪强就算是被曾家的下场所震慑也绝对不是什么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背上黑锅的何县令反而令这些人更加离心,虽然便面上听话,但实际上却更加疏远戒备了。

    若是有个合适的机会,恐怕不少人就要联合起来逼走何国兴了。

    局势变幻。

    梨山县辖区内的差人们都在重新洗牌站队。

    许多人投靠向了何县令,级别不够的小捕快们则是多半投靠了赵宏。

    衙门里的老油子们都知道:虽然梨山县总捕的政治地位不高,但权威却是不小,又因为朝廷规矩的关系极难撤换。

    如果这赵宏不傻,几年稳稳当当的做下来必然就稳如泰山。

    到是县太爷过几年便可能升迁调动,拍那赵宏的马屁显然更为长久。

    当然。

    衙门中的聪明人即使是恨人入骨,面子上也极少撕破的,多是两面讨好的套路,因而一时间这梨山县衙门口里也是分外热闹起来……

    周胜身在其中自然也嗅到了这份气息。

    然而此时的他与周围忙于钻营、走动关系的其他差役不同,他的内心中已经隐隐开始对这份捕头的工作有所不满。

    甚至于。

    即使让他担任梨山县总捕的位置,周胜也认为如同鸡肋,食之无味。

    武道修为和阴魂修行的逐渐深入让他意识到:自己曾经连奢望都不敢去想,用尽一生也许才能勉强达到的东西是如此的毫无颜色。

    什么捕头身份、什么一日三餐、什么能在镇上买下一处砖瓦小院……这些东西都在周胜获得阴阳八卦鱼牌,一步步走到今日的过程中逐渐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眼界的打开让才刚刚十八岁的周胜心中难以平静。

    最近他经常去想——这一份五柳镇捕头的工作、五柳镇上的一处院子、或者说将来迎娶一个和王茹差不多的村姑就是他想要的么?

    也许。

    许多人还会惧怕。

    他们惧怕会有一天突然失去阴阳鱼牌的便利后连五柳镇捕头的工作都没的做。

    他们怕吃不起三餐饱腹的生活。

    怕回到村中的土坯茅屋中居住。

    同时还会用“道德”、“初心”、“平凡是真”之类的道理来告诉自己这一切是合理的,王茹那样的女人是美好的,不要奢求太多之类云云……

    但周胜骗不了自己。

    或者说从小成为孤儿,十几年来都没人教导过他任何道理,所有道理都是在疼痛、失去或者得到中自己体悟到的。

    他是一块原石。

    文化不多,但心中有自己的道理。

    别人的“道德”和“稳定”都无法束缚于他。

    虽然此刻还未完全想通,但这思想的苗子却已经在周胜心底深处悄然种下……

    ……

    按部就班的乏味时间总是过的飞快。

    在梨山县中跑动拍马的人们刚刚有些筋疲力竭的时候,一支车队拿着一纸任命来到了梨山县衙!

    许州府任命的X县尉到任!

    这个消息顿时小小的震动了本来有些疲惫的小县衙,也让许多没能抱上何国兴或者赵宏大腿的“边缘人”们再次燃起了希望,对于这位空降的县尉大人也多了几分期待。

    “C县尉,这边就是您办公的地方,小的已经给您收拾干净了。”一位衙门中年轻的书吏热情的说着。

    言语间却是“不小心”把一起收拾屋子的其他人给遗漏了。

    梨山县衙门按大魏规制建设。

    入大门,描虎绘鹤的影背墙后是开敞的院子,水磨青石的地面,出了正当中的衙门大堂和后面连接着的供县太爷一家居住的后衙外便是这主院两侧的六间办公室。

    左右各三,分别对应衙门各项事务。

    县尉的办公地就在右首靠近大堂的第一间,体现出县尉一职虽然理论上不受县令辖制但在非战争时期权利较小的情况。

    衙门中的差人们都是人精,知道这新来的县尉第一天过来一个个都在各自门前徘徊,此时偷眼瞧着这位县尉大人,却是心中暗自掂量着对方的能耐、脾杏。

    “做的不错。”曹元镇对领路,并且“收拾”了房间的书吏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担任何职啊?”曹元镇似乎是随口问到。

    那书吏却是立刻面露喜色,回答道:“小的……”。

    看着对方一脸阿谀的笑意曹元镇心中哂笑:呵!小小一个书吏,这般喜形于色,拍马屁也如此露骨……也不怪呼混到三十几岁还是这般酸样!

    面上。

    曹元镇却没有任何表露,只是温和的挂着几分笑意:“好,这般却是劳烦你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