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章:六

    离K县衙一段距离后周胜停住了脚步。

    他缓缓拔出刀,斜着指向铺着条石的地面:“出来吧。”。

    话音刚落,街道两侧巷子的黑暗处几道身影便迅速冲了出来,分两头将周胜的前后退路封死。

    借着月光不难看出这些人全部都是一身黑衣黑裤,手中拎着兵刃的壮汉。

    为首两人虽然蒙着半张脸,但周胜上下打量几眼便笑了:“曾学武!吴坤!”。

    被周胜一语叫破身份。

    曾学武一把扯下蒙面的黑布,手中两把宽刃短刀一挥:“你怎么认出来的?”。

    周胜笑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平时虽然面目表情不甚丰富,但每当想要杀人时却是特别爱笑。以前他在地球武馆中训练时曾经听到过那些地球人之间打趣的对话,其中一句似乎是什么“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差?”。

    但在他看来——爱笑也许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中几乎沸腾的情绪。

    心中杀意有多么炽烈,脸上的笑容就多么灿烂。

    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曾经以阴魂暗中观察过曾家每一个人,也曾在阴魂状态下窥破沙丘子大名鼎鼎的“灵狐吴坤”与曾家的勾结。

    “梨山县除了你曾家会对我一个小小的捕头摆出这般阵仗也不会有别人了。”周胜糊弄着对方,另一只手随意的插进怀里挠着。

    曾学武还没说话,他身旁的吴坤便压着嗓子说道:“二少爷不用和他一个小小的捕快废话——这种自以为有些功夫就能横行无忌的后生还是赶紧料理了为好。”。

    呵呵。

    周胜轻笑出声,实际上借着转头的动作一双眼睛却是在观察着众人的位置和一些之前未曾来得及细看的地方。

    5人。

    前面的曾学武、吴坤,后面三个都是体型矫健,拎着加长握柄的宽刃砍刀的打手。

    拿着这些攻击距离更远、被砍中便可能断手断脚的长兵刃,人数优势且不去提……这掌法早已经不亚于曾家那老汉的曾学武和沙丘子中也算一位头领的吴坤亲自出手……这果然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周胜暗道。

    身后曾家的三个打手虽然没什么高深的功夫,但显然都是身强体壮、身手敏捷,也许曾经都为曾家在矿场和乡下打伤打死过人的凶悍角色。

    此时都拎着长柄砍刀悄悄围了过来,将周胜的退路封死。

    “好大的阵仗,你们真正的目的是赵宏吧?”周胜忽然说道。

    也许是曾学武觉得此时已经是胜券在握了,便直接开口承认了:“不错,你小子到有几分机灵!你不过是个添头,那个占了我位置的赵宏才是主要目标。本来他当了何国兴的走狗也不至于立刻便要他死——可他今天竟敢带人来查我曾家,却是不能让他再活下去了。至于你……呵呵,为了防止何国兴再扶持一个总捕,也只能先把你料理了!”。

    说完。

    曾学武摆开架势,探马步向前一转一绕,双刀看走,便是摆出了一个他与那供奉学来的金玉缠丝手配套刀法的架势。

    一旁的吴坤也从腰间抽出一把铁扇子,在手中一甩,根根刀锋便从展开的扇骨中刺出,竟是少见的异形兵器。

    周胜挽了个刀花,脸上轻蔑的一笑:“呵呵,就凭你们?老子单手就砍死——”。

    砰砰砰砰——!!!!

    周胜的话刚说到一般他便突然从怀里掏出早已经子弹上膛、在怀里打开保险的手枪连开四枪!!!

    震耳欲聋的枪声和这些人从未见识过的枪口火光闪烁中被镇住的几人还来不及反应,那就站在周胜前面六七步距离的曾学武和吴坤已然中枪!

    曾学武愣住了。

    胸口处传来的剧痛和迅速蔓延全身的凉意让他意识到了不妙。

    暗器?

    什么暗器?

    我要……死……么?

    好快……

    心脏和肺叶已经被打穿,并且在背后开出三个茶杯口大小窟窿的曾学武连一句狠话都没放出来便重重的摔倒在了青石路面上。

    从小便喜爱舞刀弄棒、苦练武功十多个寒暑,一身掌法修为早已经自诩是梨山县三甲的曾学武就这样草率的死了。

    什么金玉缠丝手、什么双刀刀法、什么耗费数千两银子购买名贵药材、虎骨熊肉滋补出来的身体在这一刻都成了泡影。

    一戳就破的那种。

    吴坤也中枪了。

    虽然周胜先打曾学武的那三枪给了他警觉,但这种他从未见过的,发出巨大响声的“暗器”还是让他的反应比平时慢了一拍。

    因此,当他闪身躲避的时候还是被子弹打中了胳膊。

    他只觉得手臂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随即便整个麻木、失去了知觉。

    铁扇再也把握不住、掉落在地上发出脆响。

    吴坤踉跄着想要施展轻功,同时侧头去看那周胜却恰恰看到对方仅仅小幅度调整手臂便重新对准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

    砰——!!!

    他拼命的向前一扑却低估了子弹的速度。

    小腹中弹带来的剧痛和身体被穿透的恐惧迅速攫取住了吴坤的心神。他终于再也保持不住所谓高手的“风范”,大声惨叫了起来……

    “不!”

    “不要杀我!”吴坤倒在地上拼命的挣扎着,向着直冲过来的周胜伸出手掌。

    这时被镇住的三名打手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们只是看到了少爷倒地,吴坤的狼狈,甚至没有意识到对方手中那块黑漆漆的怪异铁块是多么的致命!

    “去扶少爷!”一名打手似乎地位更高一些,指挥着另外两人。

    砰——!

    子弹打碎了吴坤的半个手掌,挡在周胜枪口前的手掌上的食指、中指、无名指都被打飞出去,子弹也仅仅是稍稍有了一点微小的偏转、滚动的迹象后便没入了他的颧骨……

    瘫坐在地上的吴坤翻倒下去,那只手却因为神经僵直而伸着,在月光下呈现一个可笑的“六”的手势。

    打手已经冲到了周胜背后,眼看便到了举刀能刺的距离时周胜迅速一个旋身:砰——!

    手中捕快刀向上一撩,将这个被子弹打中后瞬间扑倒的打手头子也彻底了了账。

    闪身,两个大跨步杀到在弯腰去扶曾学武的两个打手身侧。

    那人弯着腰、脖子伸着,一手夹着武器还去扶曾学武的动作对于周胜来说实在是太棒了!

    喀嚓!

    干净利索的斩首。

    然后在另一人的惊慌中一脚将其踢飞,刀身一横,切断了他半个脖子。

    血喷了周胜一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