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章:交手,闹剧,对话

    但作为一名老江湖,老者并非寻常人物:此时见到这凌厉的鞭腿虽然意外万分,但他也临机而动,整个人危机之中竟是强压双腿,在后退躲避不及的情况下直接以一个‘一字马’的姿势向下一缩!

    同时低头弯腰,双掌作势护住头部,双眼却始终紧紧盯着对手以防变招。

    呼——!

    鞭腿所带起的劲风擦着头皮顶部飞过,下一刻,周胜瞬间已经在这股鞭腿的力道带动下转了一圈,后背空门大开!

    ‘机会!’老者双眼一亮,整个人双腿腰腹生生发力,眼看着便要扑抢周胜背身。

    但就在此时。

    周胜已然旋转一周,鞭腿回收点地,借着刚才未完的力道腰身旋拧,另一条腿却是如同毒龙出洞般的瞬息反身踢出!

    旋身侧踹。

    这并非什么高明的武术。

    甚至在专业人士眼中是容易露出破绽的招数。

    但正所谓“艺高人胆大”。

    就如同地球上RB四平八稳的空手道中却极为流行“舍身技”一样,高手对决虽然讲究不能轻易露出“破绽”但同时想要击败对手往往也需要令人意外的大胆招数。

    况且对于周胜来说,这一套攻击组合他早已经练习了上万遍并且在实战中应用过不下数百次。整个动作衔接流畅、速度极快,这样一来即使是看上去危险但实际上却根本不会被轻易抓住破绽。

    而这一次老者并没能挡住周胜这阴霸的一脚,被重重的踹在了肚子上。

    “哇——!”一口气泄尽,胸腹间的绞痛几乎让老者瞬间失去了三成战力。

    幸好这战斗也并非一对一的公平对决。

    几名曾家的家仆打手眼见着在曾家地位不低的供奉受伤,立刻便冲上来准备围殴周胜。

    噌——!

    捕快宽刃单刀瞬间出鞘,毒蛇般的瞬间没入为首一人小腹。

    噗嗤!

    拔刀、抽身后退。

    始终眼观六路对周围人有几分注意力的周胜慢慢退向自己人的方向,持刀戒备着这些叫嚣着却迟迟不敢冲上来的打手。眼见周围的捕快捕头们都已经没了一拼的勇气,周胜眼珠一转,喝道:“曾家聚众持械抗法,谋逆大罪!何人再敢阻拦,抄灭九族!!!”。

    一声大喝震慑群凶。

    当即原本其实汹汹如同一群围住猎物的猎犬般跃跃欲试的曾家打手们立刻便瑟缩起来。

    胆气丧尽的捕快们却忽然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勇气,许多人嗷嗷叫着挥刀便要冲上前来。

    周胜看在眼里心中却是明了:看来无论是大魏还是地球,亦或者僵尸先生的世界当中,统治国家的权利始终是对平民百姓有着日积月累下来的威慑力的。

    他们这些普通捕快自然没有抄家灭族的权利。

    不但他们没有。

    就连他们上头的何县令也没这个权利——否则这天下早就乱套了,那些县官还不每到一处都把地刮下去三尺深那?

    但官府、律法、他们这身官和背后所代表的的朝廷却始终是对这些平民百姓有着巨大威慑力的。

    只是抄家灭族这一吓,许多人自然悚然记起祖祖辈辈,从小到大以来官府在他们心中竖立起的威慑力。

    所以立刻这汹汹之气便消了三分。

    “呦呵!?你一个小捕头还能抄家灭族?你要抄的可是这梨山县县尉曾家的产业!你们这些狗腿子可想好了——他何国兴之前那些R县令哪个得罪了我曾家还能在梨山县混下去的?!”这时曾学儒站了出来阴阳怪气的讽刺道。

    此时便见到曾家在梨山县称霸两代人的威信了。

    曾学儒这般一说,那些本来瑟缩的打手便立刻信心十足重新气势汹汹起来,而周胜这边好容易鼓噪起来的捕头捕快们却立刻气势一弱!

    过去的经验告诉他们和曾家作对绝对没有好下场。

    看到此情此景,周胜心中一沉。

    他用余光看了一眼地上昏昏沉沉被几个亲信的捕快摇晃着的赵宏,心中想要借此举报一下扳倒曾家的计划似乎渐渐的破灭了……

    他毕竟只是分管五柳镇的捕头。

    虽然此时一身功夫在梨山县也算得上是一把好手,但在这公门之中毕竟不全然靠武力排座。

    按照规矩,于情于理他这个“基层”的地方捕头也不能能在梨山县这般大的行动中咏俎代庖。

    除非他是不想在梨山县,甚至是大魏过下去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捕快和曾家的打手之间对峙着。

    最终等赵宏终于清醒过来时,周胜却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了恐惧和退缩之意。

    果不其然——赵宏狠狠的看了那老者和曾学儒一眼后,恨声说道:“撤!”。

    周胜:“……”。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

    事情的结果也随之迅速传遍整个梨山县城,而这也代表着新来梨山的县令何国兴和地方豪强曾智之间的碰撞还是以曾智的胜利而暂时宣告终结……

    ……

    入夜。

    曾智在梨山县最大的酒楼‘聚福楼’中大摆宴席,衙门中迎本值守的差人、书吏几乎全部都跑到聚福楼参加酒席去了,聚福楼中灯火通明,菜香四溢、推杯换盏、呼朋唤友之声分外热闹……

    而与此同时偌大的梨山县衙中东西六房,正堂后院,连大门口都是一片漆黑寂静。

    “散了吧……”昏暗的灯笼光芒下倍显颓废的何国兴说到。

    衙门之中此时仅剩下寥寥数人——除了下巴受伤还有些脑震荡的赵宏外就只有他那几个亲信手下和周胜了。

    众人此时都听出了何县令的颓唐,便纷纷告退。

    走出县衙大门。

    赵宏停住脚步,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般一句:“阿胜,你今天表现的很好,我都不知道原来你武功这么好。”。

    周胜转过头来看着赵宏说道:“不是我武功好,是赵总捕你大意了。”。

    赵宏没有立刻再说话。

    衙门口点灯笼的人都已经跑去吃酒,因此衙门口一片昏暗看不清人面目表情,短暂的沉默在黑暗中蔓延。

    半晌,赵宏缓缓吐出一句:“早点回客栈休息吧。”说完便带着几名亲信转身离去。

    几人身影走远。

    周胜摇了摇头,紧了紧腰间刀鞘后向着客栈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