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章:货郎

    “县里要清理沙丘子的匪窝抓捕逃户,让我从即日起兼管沙丘子并且做出成绩?!”周胜看着上午刚从县里送来的公文顿时面色阴沉。

    沙丘子是个什么鬼地方,他这个本地人可再清楚不过了!

    实际上。

    沙丘子并不是一个正经的村寨地名,而是一个位于五柳镇和黄土崖这两地之间,一座湖泊上隐藏于芦苇荡和成片荒滩之间的沙岛。

    这种湖水之间的地方,旱天可能连片成岛,下上几日大雨便又可能成了一片泽国……在官府眼中这自然不能算作什么固定的土地。因此,在梨山县的地图上其实根本连沙丘子这个名字也不曾存在过。

    但梨山县本地人,特别是那些县城之外的人对于这沙丘子却是如雷贯耳!

    因为这里可是方圆数百里内最有名的贼窝子之一。

    正经八百的“法外之地”。

    所有人都知道,这沙丘子里的常住民有一个算一个:不是逃奴便是犯了罪的贼匪。

    二十多年前。

    沙丘子还只有几间渔民修起来的简陋吊脚木屋作为偶尔夜间休息的地方,到后来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附近黄土崖里的陶工为了躲避官府查赌而开始在这里赌钱,那吊脚木屋也越扩越大,人也越聚越多……最后竟也不知怎地陆续跑来了不少附近县里的逃奴和没了生计的穷人。

    如此一来这沙丘子慢慢的形成了规模,到了近几年竟是成了那些丢了田地的破产农户们最为聚集之处,人口虽没人统计过,但外人传着也有六七百人的样子。

    这县里让周胜去调查清理沙丘子,显然是发布命令的人没安好心。

    周胜用石头去想也明白自己这一进那沙丘子便要被人乱刀砍死的下场!

    “想来就是那曾家在背后作梗了。”周胜眯缝起眼睛,立刻想到了此事的幕后操手,但旋即他便想到:‘可这么大的事,那何县令就全然不知?就算他不知道那赵宏身为总捕头也该知道吧?’。

    周胜这般想了一会儿,脑子里纷乱却是也找不出什么办法。

    虽说这捕头的身份对他可有可无。

    他完全也可以抛了这身份,或者干脆在地球和僵尸先生的世界间做一个富家翁。但周胜却也觉得这点事情还不至于使自己背井离乡。

    ‘曾家、何县令、赵宏……’周胜反复咀嚼着这几个词,纷乱的脑海中也渐渐梳理出了一丝头绪。

    他意识到曾家想要借刀杀人的害自己,也隐隐的预感到对方这番布置可能主要目标还是何县令。

    但他并没有搞清楚曾家这番谋划到底是如何去做。

    背后的阴谋暗涌他也全然无法清晰。

    周胜此时只觉得自己到底是这些阴谋诡计的东西见识的太少了,否则不会在此时察觉到了危险却没办法想清楚其中关键。

    但他也并不恼。

    毕竟自己本来就是个山村少年,如果没有那八卦鱼牌带他去地球和僵尸世界中经历的一年多时间他可能连今日的表现都还不如。

    不,也许干脆他也当不上这捕头——还在清溪村后头的溪水里抓鱼充饥呢!

    ……

    两日后的傍晚。

    一位挑着担子,皮肤黝黑的年轻货郎沿着小路来到了绿水湖边的渡口:“兄弟,沙丘子走不?”货郎冲着渡口处几个正在渔船上歇息的渔夫喊到。

    其中一位戴着斗笠,敞胸漏怀的汉子抬了抬斗笠,露出脸来:“兄弟看着面生啊…去沙丘子做啥子咧?”。

    年轻货郎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这不卖货挣了点小钱打算来耍耍不是?”。

    “卖货?”渔夫瞅了货郎一眼:“卖的什么东西啊?”。

    “吃穿用度,瓜果梨桃,土布针线——只要是挣钱我都卖!大哥你们有啥缺的不?我看看我这趟挑子里有没有带!”货郎说着便作势掀开两个框子上的盖布,竟是坐地要做起买卖来。

    渔夫一呲牙:“不要、不要!这里不是你做生意的地方,要卖上里头卖去!上船!”。

    说着一下起身,头上的斗笠向后扒拉挂在背后,手中抄起撑船的竹竿。

    “好咧!”年轻的货郎赶忙将挑子搬上船头,随后自己也跳上船去。

    “站稳咯~~!”渔夫拉长调子喊着,手中竹竿往水底一撑,脚在渡口被踩烂了的木板上一蹬——小船便轻快的滑向湖中。

    夕阳西下,暮霭沉沉。

    渔夫撑着小船飞快的在湖面上前进着。

    盏茶的功夫便寻了一处芦苇茂盛的水道一头扎了进去……

    年轻的货郎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小船在渔夫熟练的操作下七绕八绕的在迷宫般的芦苇荡里穿行着。

    这一次时间花的更长,足足废了半柱香的功夫这才忽地出从一处隐秘水道中冲出了芦苇荡,来到了一片小小的沙洲荒滩之前。

    ‘咯噔!’渔船轻快的滑行着直接冲上沙洲半个船头。

    脚下一顿,货郎连忙马步站稳这才没一下摔倒。

    “到了,小伙子,上岸穿过这片沙洲往里走就是沙丘子了。”渔夫招呼一声看着货郎把东西搬下船后这才翻身赤脚踩在沙洲上推着船头向水里猛冲几步,随后敏捷的跳上船头撑船离开。

    ……

    货郎当然是周胜假扮的。

    他看着渔夫离开,这才挑起担子慢悠悠的向着沙洲深处走去。

    担子稳稳的在肩上挑着,随着周胜走路的节奏一上一下的微微起伏着:周胜深知自己不是什么聪明之人。

    所以他从小就喜欢踏踏实实的把一切事情做到熟稔。

    就像小时候没有火镰周胜就要钻木取火一样……若是不把钻木取火的窍门掌握熟练了,是根本没办法快速引燃火种的。

    还有为了填饱肚子而去捉鱼。

    幼年丧父的周胜又哪里买得起渔网这般金贵的工具?

    他捕鱼的法子无非是站在溪水的中用手去捉,或是用树枝竹子编制鱼篓来做陷阱。

    要是掌握不好捉鱼的技巧便要挨饿,所以这都逼着周胜去尽可能做的尽善尽美。

    十多年来孤苦无依的生活磨练了周胜的耐心。

    所以即使是只想要假扮上一次这货郎的身份,周胜也仍旧是在地球和僵尸先生的世界里来回准备了足足大半个月的时间。

    除了每天正常的修行外,周胜甚至专门找来了货郎的担子每天挑着走上几十里路去贩卖杂货。

    如此至今,周胜挑担和与人讨价还价的样子才有了几分模样。

    周胜那一身特地在地球上定做又故意做旧磨损的衣服也特别在肩膀处加了几层补丁。

    一阵喧闹人声从前方传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