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章:滚落田埂

    “斩首示众?!”赖三悚然一惊。

    他那两个打手也顿时奋力挣扎起来,好巧不巧,那捆着三人的绳子却是已经朽烂不堪!这三人身强力壮又有些拳脚功夫,奋力挣扎之间竟是一下挣脱出来!

    “啊呀——!”那县里来的张捕头一惊,本能的要去拔刀却可能是忽然想起自己是来捞这赖三的,于是动作一滞。

    那赖三却是毫不犹豫:合身一扑,一抓这捕头的领子,脚下一个又快又狠的绊子便将这张捕头放倒在地!

    而同时另外两人也是状若疯狗,各自打倒一人夺过刀来。

    此时张捕头奋力挣扎。

    那赖三却已经抽刀在手,眼神中闪过狠辣之色:噗!

    反手一刀将这张捕头钉在地上,反手便砍向一边还没来得及反应,惊慌失措的捕快。

    “好贼人!”此时周胜才一声大喝拔刀冲上前去。

    嗤——!

    偷袭一刀刺中一名打手大腿后周胜立刻抽身躲开对方的还击,扑向正抵挡着石头几人刀锋的另一人。

    手起刀落,正中这人后心!

    “啊——!”这名打手后心中刀,前面抵挡的动作一滞:前面围着他砍的石头几人虽然不通武艺却也是会抓住时机,顿时一阵乱刀上去将这人砍了个血肉模糊。

    一切只发生在瞬息之间。

    此时赖三眼见不妙,转身便逃。

    镇公所的大门一直开着,赖三毫不犹豫的冲将出去,门口本来围观张捕头和周胜吵架的镇民们哪敢阻拦纷纷让路。

    赖三便这样冲了出去。

    这时腿上受伤的打手还想再跑却是已然来不及了,看着围上来的众多捕快,心中防线一溃便弃刀投降了。

    周胜命人将其押住,带着石头几人拿起地上的弩机便去追那赖三。

    沿着街道一路狂追。

    这赖三虽然奋力奔跑,但毕竟这镇上到处是人,周胜几人跟着指引便轻松的跟上了赖三。

    “别跑!”石头咋咋呼呼的喊着。

    前面的赖三跑的更快了。

    几人追,一人逃,一追一逃之间几里地的功夫很快便过去了。

    众人也追到了镇外无人的田埂间。

    在地球进行体能训练时几乎每天都要快慢交替的跑步十公里的周胜还没觉得多累,那前面的赖三便跑不动了。

    呵呵。

    周胜笑着,拎着刀就这么吊着赖三。

    赖三却绝望了。

    他意识到今天跑不了了。

    “哈……哈……”他喘着粗气,手中染血的捕快刀颤抖着指向周胜:“狗官!你害我!你害我!”他声嘶力竭的喊着。

    看着眼前这个早上还嚣张无比,此时却已经走上绝路的男人,周胜忽然觉得一阵令人颤栗的快感冲刷全身。

    他喜欢这种感觉。

    就像他喜欢在搏击中将对方打的血肉模糊、拳拳到肉的感觉一样。

    他喜欢这种感觉。

    他感觉到兴奋。

    ‘我还真不算是一个好人啊……’周胜想到。

    那些弩机、箭矢当然都是他的杰作!

    ‘地球上的网购购物还真是方便……连定做样式、做旧这种事情都这么容易。’周胜想着,一旁的石头将上好箭的弩机递了过来。

    赖三还在叫骂着。

    周胜单手举着弩机瞄了瞄:嘣!

    “啊——!狗官!小兔崽子!你竟敢射老子!”赖三捂着钉进身体几寸深的箭矢惨叫着、咒骂着。

    田埂上,四下无人。

    石头再次将箭上好递给周胜。

    周胜看了身边几人一眼,笑道:“做的不错,等这赖三伏法以后我就给兄弟们求个身份!”。

    几人顿时精神一振。

    虽然众人并不知道这弩机是周胜做假栽赃给赖三的,但用那朽烂的绳子捆绑的事情却是周胜提前交代石头去做的。

    几人不是傻子便也能看出周胜想要一步步逼死这赖三的想法了。

    可是……

    此时又有谁会站在这坏事做尽,遭人怨恨的赖三一边呢?

    在场的几人更是平日里土里刨食的普通农家青年,眼看着周胜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儿能将他们拉进公门吃上一口皇粮……哪里有人还会说出心里那自己都觉得不靠谱的猜测呢?

    嘣!

    弩弦复位,歪斜着射出的弩箭再次扎进赖三的小腹引起他一阵咒骂。

    嘣!

    ‘这弩的劲道好软,怪不得那弩贩子推荐我买那些复合材料的猎弩。看来地球人制造木制弩机的技术已经退步了……至少是这些网店贩子没有这份技术了。’周胜心里暗想。

    嘣!

    赖三跪坐到了田埂上,手里的刀向周胜扔来,却远远的就掉落在田埂边。

    嘣!

    这一支箭再次射偏了,扎在了赖三的肩膀上。

    ‘大魏军用的重弩据说能射二百多步、还能入榆木半箭……却不知是何法制造?’周胜想着再次随意的单手用弩机对准赖三扣动扳机。

    嘣!

    众人此时已然惊悚,木然的看着周胜如同玩耍般的重复射击那已经没了大半条命的赖三。

    嘣!

    弩弦归位,射出箭矢的声音令众人不由一颤。

    嘣!

    黄昏下,田埂上周胜冷酷的重复着射击过程的样子就这样深深的烙印在了众人心中。

    嘣!

    嘣!

    嘣!

    赖三声音渐渐微弱,嘴里流淌出发黑的粘稠血液。

    周胜将弩机递给石头让其上弦,对方却愣愣的摇了摇头:“没箭了。”。

    “嗯?”周胜回过神来,看着已经只剩最后一口气,跪在田埂上半死的赖三对众人说道:“你们退远一些,我有话和他说道说道。”。

    此时此刻。

    众人对于周胜的命令再无异议,纷纷退出老远。

    周胜拎着刀踱步来到赖三身侧,他看了一眼远方渐渐落下的夕阳,悠然叹息道:“赖三啊……你还记得早上说过什么来着?呵呵。”。

    赖三没有出声。

    “你说——你完了!你保证我死定了!我今天不弄死你,你早晚就要弄死我?”周胜重述着早上赖三曾经叫嚣过的话。

    “你好狠毒……我……”赖三已经没多少气了,尽管这些弩箭的劲道不足没有立刻杀死他,但如此多的箭矢扎了满身,许多箭矢更是射穿了内脏,赖三已然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周胜绕到赖三侧面,双手握住对于双手握持有些偏短的刀柄,在赖三的脖子上比了比位置:“赖三啊,你本来可以活的——你老老实实的拿钱走人,平白还赚上二十两银子!那可是整整五六亩地啊!或者买上几个丫鬟够你用了吧?可你偏偏就要那马三家破人亡!你就是不知足啊!”。

    弥留之际的赖三瞪大了眼睛,费力的扭头看向周胜:“你竟……为了那个……卖豆腐的就下这般毒手?!”。

    “呵呵。”周胜笑着,年仅十八的他脸上是那般的阳光,在夕阳下令人感觉到如沐春风般的舒服:“那些弩机不过是我对付你的后手,你要是老实拿钱走了,我就当是损失二十两银子便罢了。可你现在的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啊!”。

    “我赖三……就算是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赖三似乎是回光返照了,面色在夕阳下出奇的红润起来。

    “厉鬼?”周胜笑了。

    “我周胜杀人——从来只教你魂飞魄散!”话音刚落,周胜举起手中长刀猛然斩下!

    喀嚓——!

    手中微微一阻。

    夕阳下,人头滚落田埂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