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章:两人对戏,新捕头

    镇上的青壮和一众捕快们涌上来七手八脚的将王氏死死的按在地上,周胜甚至看到乱葬岗那稍微有些松软的泥土都被按出一个浅浅的人形印子来。

    用粗麻绳套在王氏的脖子上,两个捕快手脚麻利的给她来了个五花大绑——这是公门里的手法,据周胜所知这些捆人的捕快其实都是专门去县里和那些精于此道的老捕快学过的。虽然一般人也未见得学到其中的精髓,但这普通的几种捆法却足以应付大多数情况了。

    比如眼前捆这王氏的手法便是极为好用,绳子绕着人的前胸后背,将颈部、手臂、手腕、手肘全部锁死在身后,利用股沟、腰部、颈部的连环套使得被捆之人根本无法通过扭动摩擦之类的方法使绳子松动半点,只会越挣越紧。

    周胜曾经听过一位犯过大罪,在府里受过刑的朋友说过:在那府城大牢里的狱卒更是可以仅凭着做了手脚的捆法便能把一个拳脚功夫不错的壮汉给捆成废人!

    有些时候,一些人想要灭口便找那牢头把钱足了后更是有一种被称为‘封口包子’的捆法,被捆的人血管、筋骨被死死勒住,第二天老爷上堂提审时把绳子一松,气血上涌,那人登时便要上了西天!

    到时候只消跟老爷推说是这人身体虚弱,便把事情遮掩下来。

    只是这手法却不能经常使用,因此想要弄死一人,却也是要花上不少银两。

    回过神来。

    山下的队伍此时也姗姗来迟,赵宏一声令下,众人用送上来的木杠穿了绳子,抬着姑婆尸下了山。

    一路无事。

    众人打着火把一路夜行回到了五柳镇,等天色刚一发亮便再次抬着化作僵尸的王氏赶往县城。

    得知案子破了的何县令几乎立刻便从后衙迎了出来,询问过事情经过,又亲眼见到了姑婆尸和几名捕快从那大坟里找出来的小孩尸骨后立刻命人前去丢了孩子那些村子让家属来认尸。

    等一切落定,却是已经到了正午时分。

    烈日之下,王氏病恹恹的瘫在地上早已经没有了昨天晚上的凶厉。

    周胜看在眼里却是在心里应证了那《坤海内经》中对于僵尸进化的描述:

    初化僵尸,力弱体僵,怕人畜。

    用血食,则渐凶厉。

    再食亲眷之血则更为凶厉。

    血脉至亲亡尽,则凶厉异常。

    按照书中的描述,天下间僵尸种类甚多,甚至坤海内经中所记录的也不过是其中部分罢了。

    但无论是何种僵尸,通常都以‘日久年深’、‘吸收日月精华’变的更为强大,或者是吞食生灵来使得自己更为强大。

    昨天周胜未曾来得及细想,而今天何县令在此审案他却只是配合赵宏应付,闲暇之际去琢磨此事却是觉得有几分异样——僵尸靠时间累积,吸收日月精华变得更为强大,或者食用血食变强他都能理解。可这吞食亲人之血变强却是为何?莫不是亲人血液中存着什么东西才使得僵尸吸收后实力变强?

    但是如果仅仅如此的话……那么吃掉一个亲人不就可以了吗?为何又说血脉至亲死绝了会让僵尸再进一步?

    周胜思考着却怎么也想不通。

    此时赵宏和何县令的汇报也已经到了尾声,在那些哭的声嘶力竭的苦主们一片的感谢声中拍下惊堂木,宣布梨山县连续丢失童子案件结束。

    ……

    县衙后堂。

    何国兴没有于意那些嚎啕大哭或是千恩万谢的百姓,再遣走他们后便带着赵宏和周胜两人来到了自己居住的内衙。

    下人端来茶水,借着喝茶的功夫何国兴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站在堂前的两人。

    五柳镇捕头赵宏他是知道的。

    虽然没来到这梨山县的时日尚短,没和这赵宏有过太多接触,但平日里几次往来工作当中何国兴却是也能看出这是个成熟老练的捕头。

    而且更妙的是……这赵宏似乎和那县尉曾智的关系并不融洽——虽然两人之间似乎也没什么仇怨,但比起那些直接投靠向曾智的捕头差人们来说,这始终没有明确倒向曾智的赵宏似乎就颇为令曾智不喜了。

    想到此处,何县令不由的心中冷笑:呵呵!那曾智是个什么货色?狡猾是够狡猾了,可毕竟是只土鳖!明明是这梨山县的豪族,可这偌大的家族里竟然不知道要培养一些读书子弟,整个家族三百口竟然连一个举人都没出过,真是有辱门楣!

    本来何国兴对这赵宏是没多少兴趣的。

    可如今全县辖内这么多捕头,昨天自己开出重赏,他连夜便把案子破了!虽然这有些机缘巧合的成分,但不得不说……两人所汇报中和那僵尸的搏斗之惊险令他着实是捏了一把冷汗。

    何国兴也是听闻过僵尸为祸的事情的,在他老家就曾经发生过一整个村子在一夜之间被僵尸杀光的事情。

    对于眼前这两位能够力战僵尸,甚至将其生擒的“高手”,在这梨山县苦于没有帮手的何国兴自然起了拉拢之意。

    于是他便将二人带到了这后衙,一阵问询摸底之后心中渐渐定下了主意。

    “赵宏!”何国兴突然提高嗓门。

    赵宏心头一紧,但何县令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心中狂喜起来!

    “本县在昨日许诺过——凡是抓住贼人的就立刻担任这梨山县总捕头一职!赏银百两!我现在就履行承诺!你可愿意为我、为朝廷承担起这梨山县除暴安民、缉拿盗匪、管理牢狱、执行刑罚的重担?!”何县令中气十足的说道。

    赵宏此时却是已然热血沸腾!

    眼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位置就放在了自己眼前,他不由得呼吸急促,整个人几乎要激动的颤抖起来:“县、县尊!”。

    他喘了口粗气,看着眼前目光烁烁,不怒自威的何县令突然脑子中的回路重新接通。灵光一闪之间,在衙门里混了小半辈子的赵宏如何不明白何县令的意思?

    于是,他心头一热“噗通!”一下双膝跪在堂前:“县、县尊!我愿意!县尊既然信任于我赵宏,我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愿意为朝…为县尊、朝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不负县尊大人的信任和栽培!”。

    何国兴目光烁烁,脸上不怒自威,嘴角却微微翘了起来,他哪里听不出这赵宏的意思?

    “哈哈哈哈~~~”他哈哈一笑,上前将那赵宏一搀:“赵捕头!不,从今天开始这全县上下便要称呼你为赵总捕了!今日破案真是我梨山县百姓之福啊!是本县要代这梨山县百姓,和受害苦主们来感谢你啊!”。

    周胜在一旁看着,不由微微皱眉。

    他对这何县令了解的不多,所以虽然觉得两人这般交流有些异样,但也只当是这何县令的确很想破案又看重人才了。

    但这赵宏失态的表现确是让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在五柳镇上名气颇大的男人似乎有些“不符其名”了。

    一县总捕一职固然令人艳羡,赵宏得了这职位之后可谓是摇身一变,从此便成了真正的“官身”。

    在这梨山县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不为过。

    可周胜总觉得他这般样子是不是太过失仪?

    堂堂男儿,又是习武之人不说一定要不动如钟,至少也不能这般模样吧?

    两人又交流几句,都是些赵宏表忠心,何县令笼络人心的话。周胜不尴不尬的在旁边听着也没吱声。

    这时,何县令终于结束了对话,短暂的将注意力放在了周胜身上。

    周胜注意到此时赵宏已经从站在自己身边的位置移动到了何县令左手一侧。

    “这位便是昨夜在擒拿僵尸事件中立下大功的民间好汉?怎地看着这般年轻?”何国兴刚收下一员大将,心情大好的他笑呵呵的问到。

    赵宏立刻回道:“回大人,这周胜是我辖内有名的拳脚高手,这一次也颇出了些力气。大人看他面嫩,果然慧眼如炬,他尚还需要两三年才能行冠礼。”。

    “哦?尚未二十岁便有如此勇力?那果真到是一条好汉!”何国兴又细打量了周胜一眼说到。

    “对了。”何国兴忽然问道:“赵宏,这几日你便来县衙赴任。不过那五柳镇何人接替你可想好?”何国兴目光微烁。

    赵宏愣了一下,张嘴刚想说让自己侄子接班猛然间便看到了何国兴这番细微的表情,心中顿时一突!

    心思急转:他哪里还想不到这里头的关节?!

    自己昨日破案,乱葬岗上擒拿僵尸其实多半是因为周胜的带路和出力,虽然自己刚才在外衙描述过程中本能的已经将自己突出,轻描淡写的弱化了几分周胜的功劳……可事情经过那么多人看到,自己也没胆子乱说。

    何县令又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在这里面周胜的作用。

    本来乡下一个小捕头的位置何县令又怎会过问?

    如今这般来问……怕不是——考验自己?!

    ‘好险!如果我刚才说了让侄子补替五柳镇捕头的位置怕不是在县尊的眼里就成了那过河拆桥、见利忘义的小人!怕是对我接人总捕一职再生波折啊!’赵宏心中叫险,于是嘴上赶紧转了一个弯儿:“县尊,本来小人曾想过让自家侄子补位,可昨天这周胜立功颇大,所以下官想提议这周胜担任五柳镇捕头一职!”。

    “嗯?!”周胜一愣。

    并不知道何县令曾经给这帮捕头许诺的事情,此时这赵宏和何县令的一番对话却是让他猝不及防。

    但何县令和赵宏此时哪里管他如何去想?

    两人不动声色之间已然“切磋”一番。

    何县令哈哈大笑:赵宏的表现让他十分满意——要知道对于他来说,担任这梨山县总捕头的人不但能力要强,要能为他分忧。比能力更重要的却是他的忠诚!

    否则等他给赵宏补上位置了,这赵宏却忽然反水跟了那曾智岂不是给自己添堵?!

    如今这番试探便是看看这赵宏是不是那般见利忘义的杏格。而赵宏的表现显然让何县令十分满意。

    “好!那本县就任命周胜为五柳镇捕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