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章:休日,注视

    在进入出窍境而稳固了几天后,周胜回到了清溪村。

    虽然这离开不过是月余的功夫,但周胜的实力却是提升的极大——不但开始了阴魂修炼,而且借助阴阳鱼牌的帮助一举进入了出窍境,虽然此时阴魂尚不能影响到物质,但此等境界却是足以施展一些法术,甚至可以远在数里之外伤人杏命。对于不知阴魂存在的普通人来说,这简直是生杀予夺般的利器。

    当然周胜也不是傻子,也不会真以为自己有了点本领便不知该如何走路了,如果像是他在地球上看的几本小说中的主角一样胡乱招摇……怕不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更何况李姥姥这个“例子”就摆在眼前,那清溪村外的烧成几道黑漆漆的残荧断壁的土坯茅屋可还在那里呢!

    因此回到了家中的周胜的作为也与平日没什么差异:他修好了自家的房门,又收拾了一下午院子,顺便帮家里跑了一头猪的石头把猪从刘婶子家的菜地里抓了回来。日子过的平淡,除了米缸里的大米和挂在灶上的金华火腿,生活就如同往常一般。

    但周胜的心里却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梗在心头一般。

    本来在《僵尸先生》世界当中,每天都要进行大量的武功修行,还要和几位教习进行一对多的模拟实战。晚上则是学习戏法,就算是夜深人静了还要趁着天地间阴气大盛而修炼阴魂。

    所以忙碌之下倒也没有这种感觉。

    可一回到清溪村,尽管日常的八极拳、基本的体能训练甚至阴魂修炼也都还在继续,但相对来说毕竟是清闲了不少。

    这么一来,周胜心中那种原本被忙碌和疲累冲淡的“不安”感就这样悄然再次浮上心头……

    “到底是什么事呢?为什么我这两天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真是奇怪……”周胜摇了摇头,觉得就这样呆在家里也没多大意思。

    这样的念头一兴,他便从家中出来,锁好房门后便在村子里闲逛起来。

    可游荡了一圈,这小小的清溪村毕竟是也没什么解闷的——几个相熟的伙伴有多在地里忙活,周胜倒也不好打搅。

    毕竟农活颇为累人,就算是壮小伙子,认真干上一天也多是筋疲力竭,哪还有精神跟着周胜瞎跑?

    无趣的咂了咂嘴,周胜便晃荡着出了村,沿着路向五柳镇而去。

    十多公里的路程对于青年人来说不算什么。

    周胜晃悠着,脚程却是不慢,没多久便到了镇上。

    但和村中一样,镇上的大多数镇民也都是靠着种田为生,少数有些其他产业的,家里也会置办田地。

    毕竟在大魏朝——土地和粮食是真正令人信服的硬通货。

    就算是大魏朝最鼎盛的魏武帝在位时期铸造的‘魏武通宝’对于老百姓来说也远不如实实在在的肥沃田地和满谷满仓的粮食来的喜人。

    时值农忙,正常来说,近十天里大部分人都不会有什么时间。

    “店家!撕一只肥鸡!上一壶黄酒、再来个水煮青豆!”周胜走进五柳镇上的食寮招呼着,自己则轻车熟路的找到一处临着街面,能清楚看到街头的位子坐下。

    此时,店里没什么人。

    不大功夫,周胜点的菜便是齐了,掏了钱。

    周胜拿起筷子,夹了一口嫩滑的连皮鸡肉——这般水煮的真味和淋上去的鲜甜调料是周胜的最爱。

    往日他手头不算宽裕,每每搞到一笔钱时都要来填补一下口腹之欲,而如今他在地球、僵尸先生两个世界中都能搞来不少钱财,此时自然是不会亏了自己。

    咽下鸡肉,周胜给自己倒上黄酒,便这样一口酒,一口肉,夹着下酒用的青豆,感觉生活颇为自在。

    不愁生计财货,时间用来学武修行……有了这般生活,谁还愿意去忙忙碌碌,赚那两个辛苦钱?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那捕头赵宏的招揽他并不看在眼里的原因。

    忽地,周胜心中有了一丝明悟:‘将来要是要人为自己卖命……还是那些穷困潦倒,甚至是食不果腹,饥寒交迫之辈更为珍惜这机会。’

    周胜喝着酒,酒过三巡之后,有些微醺的他这才起身准备回家睡觉。

    不想,沿着街刚走到镇口却看见一桩事情:下五柳坡村的几个村民此时正围在捕头赵宏和几个差役的身边情绪激动的说着什么,其中几位妇女还在哭天抢地。

    嗯?

    周胜和旁人一样凑了上去,听了一会儿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下五柳坡子的几个昨晚上丢了,这些都是丢了孩子的苦主。

    ‘孩子丢了?’周胜皱了皱眉,总觉得什么事情在脑子里盘亘着,但却也不清亮。

    几位妇女哭的令人心烦意乱,周胜也就没有多呆,转身出了五柳镇。

    ……

    一路无事。

    周胜沿着乡间的土路走的慢悠悠的,今天存了休息的心思,闲逛了一天。

    此时却已是临近黄昏。

    一个人走在五柳镇回清溪村的小路上,中间下一个坡子便是那丢了几个孩子的‘下五柳坡村’。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叫‘下坡村’——那是因为在五柳镇范围内已经有了一个下坡村。本地人为了区分开,便将这个靠近五柳镇的下坡村改名叫做了‘下五柳坡村’或者说‘下五柳子’。

    天光渐暗,夕阳的余晖镀在小山坡上、镀在田野的青苗间、镀在天边的云上,给人一种闲逸的感觉。

    周胜的心情也愈加放松下来。

    过了下五柳子七八里的地方是一片低矮的小山丘,杂木丛生,平日里还是附近几个村子共用的乱葬岗子,所以平日里聚了不少乌鸦整天‘嘎嘎’叫唤,惹人心烦。

    周胜来到了此处。

    他疑惑的向着天空打量了几眼:“咦?怎么这不见这讨厌的乌鸦叫唤了?”。

    晃了晃脑袋,周胜收回目光的时候却忽地用眼角余光看到了一个人影站在路旁山坡的小树林间阴恻恻地盯着自己!

    黄昏日下,天色昏暗,田间小路,前后不着之地。

    最大的问题还是——这个位置根本就是附近几个村子的乱葬岗子啊!

    余光扫到那影子瞬间,周胜便浑身汗毛炸立!

    他猛地回头看去,却发现那影子已经消失不见!只余下一根晃悠悠的低矮树枝,像是人在招手一般。

    余晖依旧。

    惊魂未定的周胜仔细朝坡上看了看却也没能发现什么。

    捏了捏拳头。

    脚后跟焦虑的弹动了几下——这是周胜一年多时间刻苦练拳所养下的习惯,焦虑当中的他总会本能有些想要与人搏斗的冲动。

    例如这后脚跟的弹动便是他平日里发力出拳的开始。

    “呼……”吐出一口浊气,周胜收回了目光继续朝前走去:“太阳都快下山了,谁会站在那种鬼地方?许是看花眼了吧!”。

    周胜的身影在余晖的照耀下越走越远。

    而他并没有意识到:在那片背光的阴森森的小树林中,一个面若金纸的干瘦身影正瞪着幽幽发绿的眼珠死盯着他的背影……而若是走近了去看,那便能发现这一身老妪打扮,黑袄黑裤滚着花纹边,头上扎着黑色抹额的人不正是清溪村的王氏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