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章:《幽冥恶鬼图》

    地球。

    狭小仄人,但比较起清溪村普遍的土坯房来说已然是十分宽敞的出租屋内,周胜坐在桌前,眼前摆放着的正是从李姥姥床头暗格里搜出来的两本书册。

    一厚一薄。

    厚书大约有不到一寸半的厚度,虽然已经被翻阅的毛边松散,但蓝色书皮上特别给书名留白处的四个毛笔字“坤海内经”却是依旧十分醒目。

    饶是周胜这种肚子里没多少墨水的门外汉也能看出这四个字写的极好,大气磅礴中带着某种周胜此时词穷也形容不出来的韵味。若是非要比较的话——那周胜却是认为镇上的那几个夫子、秀才没一个能写出这般好字。

    之前找出这书时,周胜翻开过几页,简单浏览,却是知道这书是类似于这地球上的《山海经》加上《聊斋志异》一类的带着记述、传说、科普杏质的集册。

    内容中多是一些东土的地理、国情、山海异兽、鬼怪狐妖和修行中人的传说、故事……而又因为结构松散,选材多是道听途说,又有后人不断根据臆断、传闻不断增补、删减的关系……周胜到是觉得这《坤海内经》也就能拿来看看,许多其中所记述的东西玄而又玄——却是不能随意相信。

    周胜拿起《坤海内经》简单翻了一下,间没有夹层物件便就此放下,准备有时间再去细看。

    伸手拿起那薄册子——触手之初,那种温润、柔软带着一丝冰凉的触感便让周胜有些不适。

    这本册子是皮子做的。

    与厚度惊人的《坤海内经》不同,这册子却是简简单单,仅有前后七八页皮子缝合而成。

    年久日深。

    皮子发生了氧化,又被人长年持有翻阅,封皮封底和边边角角处此时已然成了半黑的颜色。

    但内里保存却是尚好,而这里面记录的正是那李姥姥的修行法门——《幽冥恶鬼图》!

    翻开第一页。

    其上便是一张画风诡异的恶鬼图:那是一只肤色惨白、身形瘦长的无脸恶鬼,在画中正趴在一家农户的窗棂外向内窥探,而屋内的女人和一双可爱的儿女似乎毫无察觉。

    当时在李姥姥屋内周胜还未仔细去看,此时细看却是发现了之前未曾发觉的许多细节……譬如那恶鬼的一只长的吓人的鬼手,手爪缩回,食指与中指微扣,手腕微屈——不正是要做那敲门的手势?

    而弱再去细看,借着捧着书册对光线角度的调整就会发现——那恶鬼的脸孔和身形竟然会随着书册与光线角度的变化而在观看者眼中呈现完全另一副样子!

    周胜将角度调整到最佳。

    出现在换面上的哪里还是什么恐怖的敲门恶鬼?那明明是一位面带笑意,手中拎着两串糖葫芦的年轻农夫!

    ‘这是一个从外面回家,还给一双可爱儿女带了糖葫芦的年轻农夫!’周胜看着画面,不免联想到了这样的情境。

    然而。

    他捧着皮册的手却是微微颤抖的时候,那画面上温馨的农夫回家的场面却是也在这朦胧中隐隐显现出了那恶鬼的形象!

    尽管心里知道这仅仅是一副图而已,但那诡异的画风,这从触感到上面文字都令周胜不安的皮册子还是让周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虽然这只是一幅画。

    但李姥姥那纠缠自己的阴魂却让周胜意识到:“这画中的事情谁敢说就未曾不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想到这里,周胜神色肃然。

    沉默片刻后这才继续翻阅后面的文字。

    ……

    书册中的文字不多,包括一些后人加注的文字也不过是四五千字左右。

    十多分钟后,周胜便对手里的这《幽冥恶鬼图》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不出他所料——此图便是李姥姥修行阴魂害人的法门。

    其源流似乎是一个在上古时期被称为‘幽冥道’的修士门派。

    摒除掉文字中那些夸张的,诸如‘开冥府’、‘运转六道轮回’、‘人神大战’之类的描写,也能看出这幽冥道似乎的确是古时某一个不小的势力。

    而这《幽冥恶鬼图》便是他们修行的法门。

    以人类魂魄去观想幽冥恶鬼,凝实魂魄,增长法力,最终目的却是以人身养恶鬼阴魂!将自身魂魄彻底炼成‘幽冥恶鬼’!

    嘶——!

    看到书中所写的那些观想法门的介绍,练法以及禁忌……周胜几乎被那字里行间中无所不在的血腥变态给震的不轻。

    尽管他自问,他周胜也不算是什么良善之人,但这些幽冥道的术士们所做的事情还是令他有些吃惊。

    将皮册放回桌上。

    周胜再次沉默了下来。

    室内一片静谧,阳光从窗外洒落,形成一道光柱,灰尘飞扬其中。

    一切似乎都缓慢下来。

    半晌。

    周胜似是自言自语般的咕哝着:“凝神、出窍、夜游、驱物、显形、附体、鬼仙、雷劫、羽蜕化生!”。

    “那李姥姥也仅仅是修到了夜游境界?”。

    周胜脸上的表情变幻。

    “那便有那般神通了吗?看来……我根本不曾了解到自己世界中的秘密啊!”周胜叹息着,语气渐渐愈发低沉:“她修到夜游便有那般神通,若不是巧合之下着了我的陷阱,怕是一旦给她喘息机会,再来十次死的都是我啊!而若是按照这书中所说,那李姥姥的层次根本是还未真正修成这《幽冥恶鬼图》!”。

    “而若是到再升一层,到了驱物境界,修成无相鬼提……那才叫真正的恐怖!到那时候,只要是黑夜当中——便是十个我、百个我都要被杀害!”

    说到这里。

    周胜再次抓向了那《幽冥恶鬼图》,他心中的犹豫在这一刻尽数去除。

    那书文字所描写的力量实在是令他神往不已。

    而相比起来,那些修炼过程中所需要付出的“一点点代价”则在此时却是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

    ……

    “这就是那小子住的地方?”路边,一辆面包车内的中年光头男面色不虞的说到。

    在他旁边,一位身材虚胖,穿着一件紫红色花纹衬衫,一头卷曲的油腻头发中不断有汗水流淌下来的胖子小心的陪着笑:“老板,我哪敢跟您开这个玩笑呢!我的确看着他进这里了。”。

    光头男瞥了一眼这破旧的公寓楼,咂了咂发紫发黑的厚嘴唇,一双阴狠的三角眼里透出几分狡诈的光芒:“卖了那么多金子还躲在这种鬼地方……怕是个犯了事的吧?呵呵,这就更好了……再盯着看几天,要是没问题就做了他!”。

    “是、是、是!”花纹衬衫的胖子连忙点头。

    闷热的面包车内,几个剃着炮头,身上描龙画虎,面目阴狠的汉子都是露出了狼一般贪婪的神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